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六章 我们亲夫妻
    眼前的气氛太压抑,田美娘识趣但是不甘心的走了。

    她走后,张永和谷大用发现杨大爷哼着小曲回屋,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张永心想不对啊,这个醋缸竟然不生气?

    杨厚照心想,阿昭什么人我不知道?

    我又是什么人阿昭不知道?

    他们好着呢,阿昭怎么会看上别人的男人。

    平时生气也不是生阿昭的气,是那些男人不识相。

    但是说阿昭会背叛他,打死他都不信,都是别的女人妒忌她妻子有这么好的他,所以造谣,哼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杨厚照这边又准备走了。

    宋涵佩却真的在李昭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因为前面在装饰,根本没地方接待他,就请到了后院堂屋。

    李昭让宋涵佩坐,宋涵佩坐在客人的位置上,正襟危坐,目光看着远方就是不看人,十分拘谨。

    可是他是来找她的呀。

    李昭先问道:“宋公子,您是碰到了什么难事吗?”

    宋涵佩很想问她和杨兄弟进展到哪里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东西十分私人。

    那杨兄弟一表人材背景不俗,李娘子一个下堂妇,如果再嫁当然要找更可靠的后盾才行。

    所以杨兄弟没什么不好,十分优秀,他诋毁的话根本说不出。

    但是自己内心的焦虑总是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磕磕巴巴几下,他道:“女子不易,诗中说做人莫作妇人身,百年苦乐由他人。

    我娘常常跟我说,奶奶活着的时候就特别不容易,处处看人家白眼,时时要接受讽刺。

    所以李娘子,你的难处我都能理解。

    祝您找个好人家,杨兄弟是不错,但是感觉年岁也不小了,而且家中好像很有权势,这样的男人,不会没有妻子,您自己小心。”

    李昭有些诧异,他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宋涵佩要表达的就是祝福李昭,但是希望别被杨兄弟骗了。

    但是交浅言深是大忌,而且男女授受不亲,他能说的也只有这些了。

    匆匆站起,红着脸道:“告辞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是属兔子的啊?

    但是李昭直爽也见过人情世故,宋涵佩支支吾吾的样子让她感觉自己不是误会。

    她叫道:“宋公子,请留步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宋涵佩听的胸口砰砰跳,李娘子会对我说什么?

    李昭走到宋涵佩面前,笑道诚然道:“隔壁的那位杨寿兄弟,就是我的丈夫,我们是原配夫妻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啊?”

    宋涵佩所有情绪都凝结在脸上,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李昭。

    李昭点头道:“还请您保密,本来也没什么,可是现在大家都认为我们是新相识的,那就这样吧,免得天天被人舆论。

    其实我们是原配夫妻,但是婆婆因为我两年没有生育,所以我们起了矛盾,我就自己搬出来了。

    相公怕我在外面吃亏,所以追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对我很好,能迁就我,不是坏人。

    钱三郎欺负我,我之所以敢勇往直前,就是因为知道我相公会护着我,不然什么都没有,我哪来的勇气啊?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还没有下堂。

    她的正直也是因为有人呵护,所以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怎么会是这样?

    真是……

    宋涵佩很是恼怒,他可是当真了,竟然骗他?

    但是又一想,人家骗他什么了?人家从来没有掩饰婚姻的状况,人家也什么都没对他承诺过。

    反而发现他情绪不对,主动澄清,就怕是有后面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所以人家也没什么亏欠他的。

    倒是人家夫妻两个人拯救了他的祖产和这条街。

    哎呀。

    宋涵佩无奈一笑,用原来如此的讽刺笑容看着前方,然后又止不住的笑着看着李昭:“怎么会这样,你们是两口子怎么不早说?

    呀,真是,不过是原配夫妻,杨兄弟能做到如此,真的是个好人,您好福气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的笑意扩大,刚毅的下巴有种尴尬的释然,最后是彻底释然,爽朗的笑。

    这种消除误会还能不计前嫌继续来往的笑容真好。

    李昭也笑了,问道:“宋公子,我还能问您一个非常私人的问题吗?”

    宋涵佩道:“我没有成亲,还没定亲呢,这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还是在怪她和杨厚照装陌生人。

    李昭笑道:“我想问您,为什么会考不中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让宋涵佩羞红了脸,然后道:“自然是技不如人。”

    李昭摇头道:“真的是吗?四书五经背的不好?文章不会写吗?我看公子的为人,可不像是不刻苦的人,也不像是写不出好文章的人。”

    是他的文章太犀利,曾经也请教过先生,说他言语刻薄,会让考官不喜欢。

    宋涵佩将老师的评语告诉了李昭。

    然后羞愧道:“也可能是老师抬举我。”

    并不会如此,别以为科举是多么了不得的事情,换个说法,不就是读书游戏吗?

    谁玩这个游戏玩的好,谁就过关。

    而既然是游戏,是闯关的程序,就肯定有规则。

    考题都是四书五经里的话,官方指定书籍是朱熹的注解,然后写作格式都是八股。

    这是明面上的规则,而暗地里的规则还包括考官的喜好,毕竟阅卷子的是人啊。

    所以文章要写的好,还要打动考官的心,这样才能有好成绩。

    宋涵佩的性格很可能太偏执,考官都是经历过宦海浮沉的人,很少有人会喜欢刺头,所以一看文章就能看出性格,排挤他也有可能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送公子一句话,叫做刚者易断。

    还有一句话,但是这句话说之前,我想问一下公子,你希望自己中榜吗?”

    宋涵佩诧异道:“当然?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事开太平啊,读书人哪有不想中榜的?

    光宗耀祖是一面,还能实现理想呢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道:“我就等公子这一句呢,读书人实现所有理想的基础都是中榜,所以公子应该明白,暂时的委曲求全是为了以后的大展拳脚。

    如果您连写迁就性的文章都不会,那么这世界不是非黑即白,您怎么能宦海扬帆,保护好自己呢?

    自己都保护不好,又怎么能拯别人实现理想?

    这是个本末的问题,到底哪个是基础,哪个是顶端,您好好想一想。

    祝您高中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