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七章 田美娘让光棍找李昭提亲
    轻柔但却不失力量的声音像是一记闷雷,轰隆一声震荡了宋涵佩的心房。

    宋涵佩恍然的看向李昭。

    身后的女子一如他初见时美丽特别,如今在寒风中却又多了一层智慧感觉,他像是七色花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朵的颜色会是怎么样的惊喜。

    他暗暗道,这样的女子做妻子,杨兄弟真是好福气。

    李昭见宋涵佩认真的看着自己,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叫住宋涵佩一是澄清自己,再一个,她很欣赏这个人才。

    “希望后年春闱,您能高中。”

    宋涵佩袖子底下将拳头攥了一下,然后回头笑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院子里,冬季的风有些凛冽,可是用目光道别的二人都没觉得冷,反而有种超然男女情爱的情绪在升温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腊月二十,还有十天过年了。

    街上忙的脚打后脑勺,但是看看人来人往的热闹,田美娘却一点也提不起兴致,而以往,这是她最高兴的时候,因为快要穿新衣裳了。

    刘大海最近柴火买的都很快,他收了摊位,见田美娘在门口站着看着对面,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走过去叫道:“美娘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就没话了。

    田美娘不耐烦道:“有屁就放。”

    刘大海红着脸道:“美娘,你骂人真响脆,好听。”

    田美娘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暗暗白了刘大海一眼,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。

    但是毕竟是被人恭维着,心情好了一些,她挑眉道:“你卖完了?”

    刘大海问道:“美娘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?怎么不高兴?”

    能高兴的起来吗?

    被杨大哥赶出来之后,杨大哥家就两天没开门了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宋涵佩会厌恶李昭,可是好像两家越来越好了,那李昭说要办什么报社,邀请宋涵佩写文章,反正她不懂了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李昭说会介绍好的先生给宋涵佩。

    呸,她算个什么东西,认识宋涵佩一个读书人就不错了,还能有好先生,竟往自己脸上贴金。

    可是到底宋涵佩没有厌恶小寡妇,小寡妇还是得到了那么多的爱慕和欣赏,让人生气。

    所以到底要怎么能打破这种局面呢?

    田美娘目光一扫,看向刘大海:“你是不是还没定亲?”

    美娘为什么问他有没有定亲?

    美娘是不是已经开始关注他了?

    他家里穷,而且没有长辈帮忙张罗,没办法定亲。

    不过若是美娘肯嫁给他,他会好好努力挣钱的。

    刘大海激动的有些磕磕巴巴:“没,没呢,美娘,没有呢。”

    田美娘眼珠一转,指着斜对面的方向道:“你的条件也找不到什么好姻缘了,对面的李寡妇看过吧?经商又年轻,你找人帮你去跟她提亲,就是嫁过人而已,但是她能养你啊,我帮你挑的这个婚事不错吧?”

    刘大海听的脸色一白:“美娘,我……”

    田美娘眼睛一瞪:“你什么?不然不找寡妇你还能找什么样的?非等着带孩子的你要啊?”

    刘大海垂下肩膀,其实他赞了不少钱了,在家附近娶个村里的媳妇也能娶到。

    他不过是喜欢田美娘而已,但是现在田美娘把他往外推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颗心拿给了你最爱的人,她却毫不客气的扔在地上踩两脚,疼的他呼吸都觉得费力。

    “美娘。”

    刘大海鼓起勇气问道:“你让我去找李娘子提亲,是不是想破坏李娘子和宋大哥的婚事啊?”

    田美娘眼睛一跳,心想这个傻瓜也不真傻啊。

    她放软了声音道:“不然呢,宋大哥是咱们知根知底的大哥哥,连亲都没定过,凭什么娶个别人用过的女人啊?她哪里配得上宋大哥?”

    刘大海道:“可是我也没有定过亲啊。”

    潜台词,他怎么就要娶别人用过的女人。

    田美娘就是想找人恶心李昭,这刘大海一无是处,李昭有产业还年轻,街上的人不是都挺推崇她的吗?

    被这么一个一棒子打不出来屁的穷鬼提亲,肯定会被人笑话的。

    而笑话还是其次,如果李昭真的答应了,那可就太好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刘大海好像不识抬举,田美娘一脸怒意道:“你不提就算了,我找别人去提亲,以后也别在我们家门口摆摊了。”

    刘大海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田美娘生气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是不是我娶到了李娘子,你就会永远记得我?”

    田美娘眼睛一亮道:“你如果有本事娶到她,我就认你当亲哥哥。”

    亲哥哥有什么用?

    他想娶她,不过这样也好,会在美娘的心里永远有个他。

    刘大海抿了下嘴,然后从袖子里拿出他买了很久的篦子递给田美娘:“美娘,为了你我什么都肯做的,我这就找人去跟李娘子提亲去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李昭从床上做起,看着窗外泛白的天空,问道:“初几了?杨大爷几天没回来了?”

    秦姑姑已经穿好衣服进来伺候了。

    道:“已经二十二了,明天小年,应该更不会过来了,年底藩王们还要进京,内阁天天都在找大爷商议朝中大事。”

    李昭暗暗点头,已经两三天没见小狼狗了,还挺想念的,但是分开才是常态,黏黏糊糊的不是生活。

    她准备穿衣服起床,秦姑姑问道;“太太,过年了您也不回去主持大局?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还真要感谢杨厚照了。

    李昭笑道:“杨大爷不是已经昭告天下,我病了么?病人就要休息,不露面也没人会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只是多了许多猜测罢了。

    但是皇上没逼着娘娘回宫,说明太后那边还没搞定,秦姑姑也就不说什么了,给李昭递衣服。

    李昭穿衣服的时候想到了什么,突然问道:“对了,宁王来了吗?”

    秦姑姑眨了眨眼睛:“去年来过了,今年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李昭蹙眉道;“你不是有张公公那个老奸细,怎么会不知道?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当奸细就够了危险,还要骂人家老,公公真可怜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秦姑姑明白自己有时间得问问张公公宁王的事了,不过现在张公公跟着皇上走了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他们主仆三人吃过饭,就要忙碌一天的事物。

    店铺已经改造好,娘娘说今天的任务要贴告示出去,招揽读书识字的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