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一十章 抓现行
    李昭让杨厚照放她下来,然后道:“您先去休息,不然怕您见了他生气,我也是惜才的人,他找我应该是为了报馆的事,也不能不理他是吧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;“真的?真的只是惜才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这是在帮杨大爷招揽人才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摸着她的头道:“那你快点过来,别让爷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垫着脚在他嘴唇上咬了一小口,然后柔声道:“等人家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甜美,故意说的婉转,魅惑至极。

    杨厚照舔着嘴唇道:“可快点啊,爷先去更衣。”

    看着杨厚照进了跟后堂的连接处,李昭暗暗松口气,让他知道肯定要闹人,好在这小子总是逃不过美人计。

    李昭笑完,转身去找宋涵佩了,可是她不知道,就在她笑的奸诈的时候,穿堂后的一双精明的眼睛正躲在门板后看着她。

    杨厚照心想,主动示好非奸即盗,小李昭,你当爷还是要入洞房时候的酗子吗?

    敢招惹别的男人,你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李昭让秦姑姑把宋涵佩放进来,宋涵佩一见到她就道:“李娘子,真是对不住,我娘什么都不知道,就乱找人提亲,我也是才知道,真是对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他确实才知道,因为方才蒋媒婆去他家了。

    李昭直指后面,然后道:“我都知道了,就当没生过,这件事今后可别再提了,我们家大爷回来了,知道了肯定要火,你不知道,我家大爷的脾气……”

    宋涵佩刚要点头,却看见杨厚照从穿堂里走过来,他背着手,脚步无声,用警告的目光看着他。

    宋涵佩怕李昭接下来说什么对杨厚照不好的话,杨兄弟再生气,一边用尽可能不暴露的神色给李昭示意,一边道:“杨兄弟是很好的人啊,李娘子,我不准你这么说杨兄弟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刚说到一半好吗?

    还他不准,他和杨兄弟什么关系?

    难道他了解杨兄弟还能胜过她?

    宋涵佩突然间的正气李昭没有反应过来,她不服气道:“就是,我家杨大爷就是爱生气,所以你千万不能说出去,咱们都得当没有这回事。”

    宋涵佩急的只咬嘴唇,李昭终于现他的异样,问道:“您怎么了?不相信啊?”

    杨厚照在她身后道:“他就是信了,才担心你,让你别乱说。”

    妈呀!

    李昭张大了嘴,倏然回头,杨厚照嘴角挂着抓她现原形的奸笑,然后捏着手指,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讨好的笑了一下,然后回头用埋冤的目光看着宋涵佩。

    宋涵佩是个直爽的人,见事情已经败漏,他对着杨厚照赔礼。

    然后诚然道:“真的不关娘子的事,是我娘自作主张,来找娘子提亲的,而娘子早就告诉我了,你们是原配夫妻,这都是误会,叨扰到了二位,真的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奸笑变成恼怒,手指捏的更响了,质问的话从牙缝里挤出来:“小李昭,还提亲呢?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怒向宋涵佩:“你还说?”

    宋涵佩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是傻子,想了想道:“你们夫妻先聊,叨扰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对宋涵佩挥着手道;“有空也少来,最好不要来了,以后有事找我。”

    宋涵佩一个跟头差点没摔在门槛上,有这么送客的吗?

    更不给客人脸面的事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宋涵佩还没出门口,杨厚照揪着李昭的耳朵道:“有人提亲了小李昭?了不得啊,爷才两三天没回来,你看看你领回来的那些人,爷就说穿的花花绿绿不是好人吧,走给爷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李昭疼的垫着脚:“杨大爷,不要拉耳朵。”

    “杨大爷,呀,我耳朵本来就大,不要拉耳朵。”

    “姓杨的,你都提到天上去了,啊……我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杨厚照站在地中央生闷气。

    这个李昭,当着别的男人的面说他小气还爱生气。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小气了?

    什么时候爱生气了?

    呀,他没有,真是气死了。

    “李……”回头要去骂李昭,刚好李昭给他赔罪,倒茶过来,他一回身,李昭猝不及防,茶碗撞在她身上了,刚倒的茶,泼了前襟都是。

    杨厚照见李昭胸前冒了热气,吓得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叫道:“阿昭啊,快脱衣服,脱衣服,烫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能喝的茶水,根本没那么热,还隔着好几层,李昭没觉得烫到。

    道:“没事,就是湿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手忙脚乱的帮她擦着,扯开衣服往里看,没看到烫红的肌肤,倒是细嫩的肉雪白一片。

    李昭胸口比脸还白呢,杨厚照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如今两个鼓鼓的包包在肚兜里,若隐若现,他所有旖旎的遐想都被勾起,如果宋涵佩不捣乱,他现在已经把玩着小旺仔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舔舔嘴唇,然后抬起手来。

    李昭见此,不满道:“干什么?不是在跟我生气?我也不理你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胖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厚照指着他的胸口:“旺仔胖了,我方才摸到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半天一晚上的时间都在房里度过,什么正经事都没做,当然,如果非要说生孩子是正经事的话,那么他们就一直在做正经事。

    早上李昭先醒了,秦姑姑在门外候着呢。

    李昭要爬起来,杨厚照一直胳膊就把人按住了,然后用慵懒的声音问道:“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李昭看他没睁眼睛,道:“您再睡会,我还要起床忙呢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突然放软了声音,轻声道:“阿昭,跟朕回宫吧,你就一直装病,不见母后,你在外面朕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可是那伙人还没引出来。

    她也不想呆在男人的后院里。

    李昭用脑袋在杨厚照胸口蹭着。

    这就是摇头的意思。

    杨厚照被蹭的痒痒,把她摁在身下道:“到底回不回去?”

    李昭摇头:“不回去,我的理想还没实现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看你都招来了些什么人?”

    社会人,与人接触是不可避免的,形形色色,好的坏的,这才构成了丰满的人生。

    如果怕接触人就回后院了,她当初出来干什么。

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:m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