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一十三章 田美娘暴露了
    李昭又面向众人道:“你们也不用觉得委屈。

    你们不仅没有亲眼所见不说,我还能提供证据。”

    她提起肚兜晃了晃:“这个肚兜根本就不是我的,不信心肠好的大娘们可以比量比量我的身材。”

    说完,随意在身后绕一圈,都不用哪到前来,根本就扣不上。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虽然这动作有些让人觉得轻浮,但是也要看谁做,是在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李昭神色肃杀愤慨十分,而这是替她自己正名的时候,倒是没人敢笑她行为不端了。

    而不要用女人,正常的男人扫一眼,也觉得不合身,所以这证据根本就不足以为证。

    人群中又发出议论声。

    肚兜是田美娘的啊,田美娘是希望李昭名声越坏越好,所以才想着嫁祸,但是当时没想尺码的事,以为李昭会百口莫辩这件事就成了呢。

    谁知道这女人这么较真,众人看着她她不躲起来哭,还能为自己开脱。

    而本来嫁祸于她的证据,轻轻松松就成了洗白她的物证。

    田美娘在人群中不由得吓白了脸。

    李昭将肚兜在刘大海面前晃了晃,然后道:“所以,根本不是我的,这肚兜你哪来的?为什么说是我的?谁指使你的,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,不然我就要叫官府的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叫官府的人来,那事情不就闹大了吗?

    人群中像是有一把无形的剪刀,一下子剪断了各种声音。

    眼前的女子还是用那种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他,但是这次多了一些讽刺,眼里的光如淬冰的刀子,让胆寒畏惧。

    刘大海双腿不由自主就跪下去:“李娘子,千万使不得。”

    李昭晃晃手指道:“不想听废话,你的最后一次机会,不说,我就叫官府来。”

    大海有些坚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:“李娘子,得饶人处且饶人,叫官府来,对你自己名声也不好呢。”

    李昭目光一挑,顺着声音道方向看,就见田美娘从人群中走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正是她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这刘大海跟田美娘脱不了关系,田美娘出来才能彻底为她洗脱罪名。

    李昭回头道:“你这是在劝我?”

    秦姑姑还没想道这件事跟田美娘有关,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子忒烦人,蹙眉道:“怎么哪里都有个你?”

    这次没有她不行了。

    怕刘大海出卖她,李昭可是说要找官府来啊。

    自古民都怕官,她也怕。

    所以姓李的应该也怕吧吧?

    田美娘看了秦姑姑一眼,这次以前那种傲慢的凌厉眼神全部都收起了,闪烁一下,然后走到李昭面前,拉着李昭的手道:“李姐,算了,本来是小事,叫官府来就是大事,你一个女人家,这对你名声不好,官府还要过堂,多吓人啊。”

    周围人中也有人道:“是啊,算了,大海是老实孩子,反到你一个女人叫什么官府。”

    李昭怒道:“真是日了狗,你们说的是人话吗?

    有人污蔑我对名声,你们不为我平反就算了,还想让我息事宁人?不叫官府难道要你们随意拿捏我?这天子脚下可有说理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说完看下刘大海:“打底谁指使你的?不说等着官府打你板子说吧。‘

    刘大海吓的身如筛糠。

    李昭的眉眼都十分有英气,如今立起来,飒爽狠戾,让人感觉她不会罢休。

    田美娘心跳如擂鼓,对刘大海喊道:“你是不是因为穷,所以想讹诈李姐的银子?是不是,一定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他都是为了她啊。

    刘大海抬头诧异看向田美娘,田美娘眼里却全是警告。

    刘大海低下头,心好似被刀子硬生生刮了几下,在流血。

    可是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啊,怎么也不能让美娘受苦。

    他点头道:“是,我手头紧,所以就想污蔑李娘子,想讹诈点银子,我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田美娘松了口气的同时骂了句,傻到家了,最后一句不用说。

    刘大海都亲口承认了,那肚兜也真的不像是李昭的,人们信了大半。

    毕竟还是讲道理的多,之前都在责怪李昭,现在有一半左右的人开始谴责刘大海了。

    刘大海把头恨不得低到地底下,任由人骂他,他长得瘦,那骨头支棱着地补丁衣服,在寒风中看着有些可怜。

    可是真的可恨啊。

    李昭可不同情他,回头看向田美娘:“田姑娘厉害啊,你说怎么样刘大海就承认怎么样,不然你去大理石当审案的得了。”

    明显的话中有话,田美娘其实就是怕刘大海找不到借口,帮他啊,怕被李昭发现了,她忙解释:“没有啊,哪里,是他太穷了吗,不为了钱又为了什么呢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是啊,不为了钱为了什么?可是他突然间有遇到花钱的事吗?

    一个老实人,不说遇到什么事,不会想到敲诈人的。

    故而我倒是怀疑,是有人指使他。”

    田美娘硬挤出笑道:“不能吧,怎么会有人指使?”

    李昭等的就是她这句话,举高了肚兜道:“那不然呢?你们都说他老实,父母双亡,没有定亲娶妻,家中没有姐妹,他的肚兜哪来的?

    哪个女人的?

    所以不是一个女人指使他是什么?”

    刘大海听了骇然的看向田美娘。

    田美娘毕竟才十八岁,哪里经得起李昭这样推算,吓得三魂出了七魄,一直支支吾吾,却说不出来话。

    而李昭引出的问题,也成功的勾起了众人的注意,街上人都在猜测到底是哪里来的。

    李昭将肚兜比量向田美娘:“是你的吧?看着很合身,如果不是你的,你又为什么这么紧张刘大海?

    所以田美娘,你和刘大海不清不楚,还诬赖我头上吗?”

    田美娘急着否认:“你红口白牙可不要污蔑我,你看见了?你凭什么说是我?我,我出面,都是想帮你,女人叫什么官府”

    可是她涨红的脸,有种狗急跳墙的慌张感。

    叫的越大声越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,而且还有肚兜跟着呢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指指点点起来。

    秦姑姑抬手给了田美娘一巴掌:“这个小贱人,原来是你在作妖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