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一十四章 还是要报官
    见田美娘挨打,刘大海一下子从地上起来,抱住田美娘。

    随后他嗜血的眼睛看着秦姑姑,精瘦的拳头攥紧了,像是一头饿极几天的疯狂野兽。

    秦姑姑毕竟是女人,吓得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李昭挡在秦姑姑面前道:“刘大海,你想干什么?你还没有王法了?”

    她这高声凛然的气势,让刘大海一下子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后支支吾吾道:“她打美娘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打你们怎么了?女人的清白养起来要一辈子,一辈子不能行差踏错,多不容易,但是毁起来只在须臾之间。

    你们两个毁我名声,打死都不为过,还敢还手打人?”

    一席话,让刘大海彻底蔫了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也都因为她那句“女人的清白,养起来要一辈子,行差踏错都不行,可是毁起来很容易”而动容,都对刘大海和田美娘不齿起来。

    田美娘吓的呜呜的哭:“我没有,跟我无关,是刘大海自己要这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可是刘大海现在就护着她啊,她的强辩显得多么无力苍白。

    人群中有人看不下去了,问道:“李娘子,你要怎么处置这两个人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当然是要报官,天子脚下朗朗乾坤,我都说了,有能为我正名和出头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给小鹦鹉一个暗示。

    小鹦鹉明白,是要叫大理寺的衙役来。

    他高声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然后就跑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真的要报官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啊,对于绯闻这种事,不藏着掖着,还要报官?

    人群中有人敬佩,也有人觉得李昭自己不要脸,当然,也有人认为这样的刑法对于刘大海和田美娘来说太过了。

    所以就有人劝说李昭。

    田美娘吓得半死,也问道:“你不是说刘大海承认污蔑你你就不追究了吗?怎么还要报官?”

    她说的是刘大海供出幕后主使,可是这个人冥顽不灵啊。

    再说,她怎么可能放过她?

    “官府是给老白姓说理的地方,我有冤情为什么不报官?我什么时候说要放过污蔑我的人了?”

    李昭回身拿了一根棍子抱在怀中,又看向众人道:“我再说一遍,我虽是下堂妇,但是还没到了人尽可欺的地步。

    我于杨大爷两情相愿,他没有正头娘子,我没有丈夫,我们正是天做之和。

    而有些人,认为我能于杨大爷好,就能跟你们好,那就大错特错了,女人再下贱,也不是败类能得到的。

    再有一点,今后谁敢污蔑我,我就告官抓他,你们敢污蔑,我就敢告。

    我清清白白一个人,凭什么因为畏惧人言,就让你们一帮王八羔子得逞?

    再有下次,可看见我的棍子了,先打你们个残废再报官。”

    说完目光一扫田美娘和刘大海,最后落在叫的最欢的那个老婆子身上:“一群令人恶心透顶的人。”

    她那目光冷若冰霜,森寒中透着戾气,让人望而却步。

    本应该最热闹的街头,此时缺比没有人的时候还安静。

    大家心里都有个念头,这个女人不好惹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就在官府要来之际,田母和田父赶来了,有其女,难免就要有个更张牙舞爪的母亲,田母开始不讲理的骂李昭。

    李昭拿着棍子打人,然后丢下话道:“看官府怎么收拾你们。”

    本来事情就要闹大的时候,官府真的来人了,问清楚情况之后,把刘大海和田美娘都带走了。

    田父田母哭的撕心裂肺,那田母还要找李昭算帐,最后旁人告诉她,还不快去救美娘,还在这里纠缠,等着女儿进牢房吗?

    女子进牢房,那出来就没人要了,于是二人感觉走了。

    吵闹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是非就这么停止了,李昭也没心思招人,于是关了门,她进屋后街上看然闹的人也都散了,日报门口又恢复了早上起来之前的安静。

    小鹦鹉要去打点官府里的人,跟着衙役和田美娘等人一起走了。

    屋里只剩下李昭和秦姑姑。

    秦姑姑气的摸着胸口道:“不行了,这十年不出门,民间的刁民怎么这么多?娘娘,奴婢都要受不了了,咱们回宫吧。”

    李昭坐在长椅子上喝了口茶,然后人靠在靠背上长吐一口气:“终于过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看下秦姑姑:“一会告诉杨大爷的人,这件事谁都不许告诉杨大爷,如果说了,我肯定在这里就呆不了了,还不想换地方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一听,这人都这样了,还不想回家。

    蹙眉道:“这外面有什么好?”

    李昭神色变得哀愁但严肃,道:“姑姑,外面不是什么好,而是我也有理想,我也要奋斗啊。

    你想,今日被污蔑的人是我,你们都知道我和大爷的关系相信我,还有你和小鹦鹉帮忙。

    也因为我不肯低头,所以这件事才能澄清,我的名声才得以保全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不是我呢?

    你想过一个年轻的寡妇,或者被休掉的女人,没有产业,没有背景,就因为没有男人依靠,就要被指指点点和污蔑吗?

    如果再长的好看一点,可能满街的妒忌都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所以这些人可怕不?这样的悲剧主角可怜不?”

    秦姑姑也是女人,她就在李昭身边,李昭什么样的人她最了解。

    却都有人红口白牙污蔑李昭,而且说的有模有样,她可以感同身受那种无力感,就在方才,真的想打人。

    所以如果这个人不是李昭,是个真的寡妇,现在应该被人游街呢吧,快要死了。

    因为感同身受,她有些不安的看着李昭:“那太太真的不回去了?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:“不回去,我要活出个样来给这个街道上的人看,下堂妇可以再嫁,再嫁的女人也不是脏脏下贱。

    我还要把报社办起来,让他们看看,什么叫妇女能顶半边天,谁说女子不如男。

    当然,我还要教训田美娘他们呢,当然不能回去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娘娘说的好慷慨激昂,她也不想回去了呢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食肆的后院厢房,那正是田美娘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因为冬天门窗都紧闭着,十分扛风也隔音,可是如此,也关不住田美娘撕心裂肺的哭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