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一十五章 李君子
    官府过问之后,刘大海对他污蔑李昭的行为供认不讳,所以打了一百打板,一直腿折了,还要收监七天。

    可他到最后也没供出田美娘,肚兜他说是偷别人的,不是田美娘的。

    田美娘自己就更不会承认诬陷人的事,所以被告诫了几句就放出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刘大海在街上护着她的动作都被人看见了。

    肚兜的事也是在官府审问,旁人不知道,所以她的名声在街上就坏了。

    回来就有人对她指指点点,又过了一趟衙门,往后她的婚事就更艰难了。

    田家夫妇二人接女儿回来,都在田美娘屋子里呢。

    女儿哭的肝肠寸断,田父愁的一脸褶子,后道:“别哭了,再不济还有大海,孩子老实肯干,还对你好,嫁给他也行。”

    田美娘:“……”

    恨不得哭的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田母眼睛一斜,瞪着丈夫骂道:“我嫁给你个怂货,难道美娘还要走我的老路?嫁给刘大海,想都别想,不说他一个穷鬼,从官府里放出来就是瘸子,谁嫁给他?你这老鬼说话不经过脑子,我看你是疯了。”

    田美娘有了母亲这句话,才稍稍收了些眼泪。

    田父最怕妻子,低下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田母随后看下田美娘,道:“你也是,你没事招惹刘大海干什么?”

    田美娘据理力争道:“谁招惹他了,是他自己要招惹那个李昭,他看不过李昭家朝三暮四,你不知道那个女人跟新来的杨大爷好了,还勾搭着宋大哥。”

    要说宋涵佩这个人,田母是极其喜欢的,她跟宋太太说过很多次,要把女儿嫁给宋涵佩,但是宋太太那个老狗都委婉的谢绝了。

    如今女儿名声已经毁了,看来宋涵佩是更不会娶女儿了。

    田母心中一阵阵愤恨,道:“那姓宋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他愿意要一个破鞋,今后他就算跪下求你,你都别理他。”

    田父心想也不知道是谁疯了,人家宋涵佩能来求你?哎,还没睡醒。

    田美娘哭道:“我倒是想他来,可是我出了这么大的事,他也没来看我啊,要说他有事,我都会去看他。”

    所以这宋涵佩顶不是个东西。

    田母就这么把无辜的宋涵佩给恨上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问田美娘:“那个杨大爷到底是什么来历?你了解他多少?不能做正妻,跟李昭一样,做个贵妾也行啊。”

    李昭当着众人的面说了,杨大爷没有正妻,他们情投意合,所以她下堂妇可能成为正妻。

    田美娘不提这事还好,一说又泣不成声:“为什么又是她,她都是别人不要的货了。”

    所以宋涵佩也笼络不了,那个杨大爷又不知根知底。

    田母寻思了一阵,安慰田美娘道:“这几天娘叫媒婆来给你找个好人家,先别想了。”

    而因为刘大海的事肯定街上都会议论他们家,她又道:“你这几天也别帮忙了,就在院子里呆着,若是找到好人家直接就准备婚礼吧。”

    女人年纪确实不小了。

    田父觉得这是妻子这些年来做的最明智的一个决策,不由得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田美娘不想如此,可以知道谣言的厉害,所以只能答应母亲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自己喜欢的人却得不到,媒婆说媒不知道又要说个什么样的,如果媒婆靠得住,她也不会**八还会留在家里了。

    父母走后,田美娘到底意难平。

    而宋涵佩的无情这时候她倒是没记恨多少,倒是那位杨大爷英俊不凡的样子总是浮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杨大爷年轻英俊家族还有背景,这样的人怎么偏偏会看上李昭一个下堂妇呢?

    不甘心。

    田美娘坐在床上,自己把自己气的手上青筋凸起,到底要怎么报复回去才解恨呢?

    忽然眼前一亮,刘大海是个不中用的,但是她还有个混账大哥呢。

    他大哥教训女人可是很有一套,不然嫂子也不能喝耗子药死了,所以如果李昭被大哥拿捏揍是怎么样?

    田美娘感觉天上的乌云都散了,她见到了万丈光芒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报馆后院,李昭和秦姑姑在包饺子,小鹦鹉从外面回来,告诉李昭田美娘已经放出来了。

    见李昭只是点点头,像是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秦姑姑蹙眉道;“太太,又心软了?为什么不让小鹦鹉把田美娘也关进监狱里,然后打死她。”

    他们毕竟还有杨厚照罩着呢,想要影响司法,最简单不过。

    李昭抬头道:“您知道小人和君子的区别吗?”

    秦姑姑撇嘴道:“就是傻瓜和聪明人的区别。”

    李昭嗔怪道:“讨厌。”

    然后神色变得肃然:“不开玩笑,我生平最讨厌司法不公这件事,所以轮到自己头上,怎么会干自己最讨厌的事呢?

    刘大海不肯供出田美娘,这就是证据不足,官府判的没有错。

    而且田美娘污蔑的是我的名誉,现在她自己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司法上,已经是受到了惩罚,您说弄死,那刑法就过了。

    岂能因为我个人的恩怨,就去影响司法,此例一开,我就成了小人了。

    君子和小人的区别就是君子从不会陷害人,哪怕身居高位,也要讲道理,小人就会运用手中的权利,以权代法,为所欲为,这不是我们最痛恨的人吗?”

    秦姑姑无奈道:“行,您是君子,难怪天下人都愿意跟君子交往,没危险啊,迂腐。”

    因为君子不会害人嘛。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,确实蛮迂腐的,那田美娘总是污蔑她,她就陷害了田美娘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可是还是不忍心司法部门被人说立法不明,处罚不公。

    还是希望通过正当的途径,光明正大的维护自己的权利。

    低下头,她蓦然就笑了,道:“您说我愚蠢也罢,迂腐也好,哪怕有天我被小人害死了,我还是要做个君子,不然怎么对得起读书人三个字。

    人家也是读书人呢。”

    读书人为天地立心,为生命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,走捷径一时解恨,可是终归会成为污点。

    她眼睛明亮清澈,容貌娇媚但不失英气,那凛然的气质如山巅松柏,傲然不可攀附。

    是啊,君子坦荡荡,有什么不好?

    秦姑姑所有讽刺的话都收回去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