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一十八章 雪人寄相思
    过年有风俗,就是不宜出门,据说这天地府也要大赦天下,所以小鬼们都会出来过年,活人要给死人让路。

    所以李昭行为反常,秦姑姑就问:“娘娘您到底要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李昭回头道:“这还用问?”

    她开始在地上滚雪球,先来个中不溜的,再来个大肚子,然后垒起来,初步形状就定下了。

    北方的孩子都明白,这是在堆雪人。

    秦姑姑和小鹦鹉也来帮忙,不过秦姑姑还是不懂:“娘娘,您就想玩吗?这么冷的天?”

    李昭看着已经插好胡萝卜当鼻子的雪人摇摇头:“不是,万岁爷一定很想我,我们不能一起过年,但是其实我们没分开。”

    所以她要堆两个雪人代表他们两个今晚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两个大雪人堆好了,李昭找来自己的衣服和杨厚照的衣服给雪人穿上,真是越看越爱。

    她忙碌的时候,秦姑姑和小鹦鹉在一旁看着,渐渐的,二人的脑袋凑在一起。

    秦姑姑语气嫌弃道:“你说幼稚不?”

    小鹦鹉道:“姑姑,我也去拿我的衣服,有万岁爷和娘娘的地方就应该有我,我是阿谀奉承的小太监。”

    说完蹭蹭蹭人就跑回去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琢磨琢磨,那也得有我啊。

    刚说完别人幼稚的女人,也会屋子拿衣服去了。

    李昭这边把雪人打扮好,想了想,又在她的身边捏了一个小的,手拉着手——这是他们的孩子,今年她要是能生个孩子就好了。

    皇宫那边,慈宁宫的院子里,也并排堆放着三个雪人。

    杨厚照叉着腰站在雪人前面,然后满意的点着头:“我们一家三口。”

    张永看着这两个大的和一个小的,捏着下巴问道:“万岁爷,娘娘真的会在堆雪人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当然了,朕跟皇后心有灵犀,她肯定在干这个。”

    张永听了暗暗记下来,在背光的地方也堆了两个,一个是他,一个是……嘿嘿嘿!

    太后听见外面那么热闹,有心想出去看看,但是怕冷,就问道:“王云啊,皇儿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王云把歌舞叫停,走到宝座前躬下身子:“万岁爷带人在院子里堆雪人呢,一家三口,堆的惟妙惟肖,可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他刚要说尤其是惺子,不知道宫女哪里找来的小衣服,看着很可爱。

    王太后在坐上一下子就笑了,道:“一家三口啊?皇儿就是孝顺,什么时候都不会忘了哀家的。”

    王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赞美的话都说不出来了,他顿了下,后想,得,赶紧让人再堆个大的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除夕过后,天骤然回暖,地上的雪都开化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雪人渐渐不成形状,可是小鹦鹉和秦姑姑还是舍不得推掉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约好的,要等皇上来给皇上看,再说给皇上听,娘娘是多么想皇上,这样皇上就高兴了。

    可是皇上都过了初二还没来。

    他们又“山高皇帝远”的,不知道皇上在宫里干什么,所以很是担心。

    因为初二有人来串门,还有孝子敲门要糖果吃,李昭去接待客人了,回来一看,两个人站在雪人面前耷拉着脑袋,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道:“怎么了?都化没了,清了吧,不然满院子淌水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抬头道:“娘娘,您不想大爷啊?咱们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能不想吗?除夕不能来,初一不出门,初二可以串门了,应该出来了啊,可是还没来。

    秦姑姑见李昭眼睛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,悄悄撞了小鹦鹉胳膊一下。

    可是小鹦鹉心中担心,根本没收到秦姑姑的提示,低声嘟囔:“不是万岁爷有新欢了啊?”

    过年的时候李昭没在后宫,宴请和接待女眷都是王太后来操持,太后一心要给皇上立妃,她好抱孙子,就难保证趁着这个节骨眼给皇上塞人。

    其实秦姑姑也担心,但是更怕李昭伤心,这次不用暗示小鹦鹉,直接道:“闭上你的乌鸦嘴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这才想起来这种时候不能扰乱军心,皇后肯定比他们更着急,于是赶紧捂住自己的嘴。

    他们的担心紧张还有刻意的照顾,李昭都尽收眼底,她回头看向院门方向,冬季里天空是白色的,跟天际一样,混在一起没有尽头。

    也像是蒙了一层窗户纸,看哪里好像都不那么透彻,所以她也看不准杨厚照吗?

    不,杨厚照不会背叛她,她坚信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说初二皇上要汇客,初三要和内阁做预算,那初四初五总有时间了吧?

    何况他晚上还有办法溜出宫,但是到了初五,杨厚照还是没来。

    街上倒是有流言,皇后两年不孕,皇宫又准备采选。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流言,秦姑姑也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天李昭要开门迎客,可是秦姑姑非要她回宫。

    二人就在堂里争执起来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既然做出这种选择,就不会后悔,杨大爷如果真有别的女人了,那是他的缘分,我和他再见就是,我如果因为怕他有女人就回去,那太后更不会重视我了。

    话在反过来说,如果只分别了几天他就有了女人,我回去,早晚不还是个被冷落的下场,不如在外面活的自由自在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宠爱,有时候也要争取的,两个人相处真的应该顺其自然吗?如果都是您这个心态,就不会有开始。”

    是啊,爱情总要有个人念念不忘,才有回想,要么两个人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如果都是随意的人,根本不会相爱,因为没机会。

    可是杨厚照喜欢征服,他不喜欢顺从,她要做一座高山让他征服,而不是流水围绕在他身边,不然必败。

    李昭还是摇头:“杨大爷不会喜欢别的女人,他会来找我的,不来,只能是遇到了很棘手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阿昭,阿昭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比一声高,就是杨厚照喊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李昭和秦姑姑相视一眼,闭了嘴的同时,二人眼中都有惊喜,可是随即,李昭的惊喜就变成担忧。

    秦姑姑没看出来,道:“奴婢去打帘子。”

    可是还没等她到地方,那个长身玉立的男子已经顶着寒风进来了:“阿昭,爷遇到大事了,爷想要出关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