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章 非礼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杨厚照要准备出行,为了怕那些老头子们碍事,他的行动都是在暗中进行,要谋划的事情很多,就没空常常来看李昭,匆匆几次,住一宿就走。

    到了二月初四,年彻底过去了,他和李昭做了真正的道别,然后就带着谷大用去往居庸关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内阁的大臣到处找皇帝,最后接到准确线报,皇上偷偷出城了,晚上就跑了,现在追不知道来不来得及。

    内阁诸臣吓的个半死,就这么一棵独苗啊,皇子还没生,万一磕磕碰碰的千刀万剐了他们都赔不起。

    其实磕磕碰碰还是小事,像英宗一样被蒙古人给逮着了,难道王朝又要有个带路皇帝?

    一时间朝廷上下无不痛心疾首的跺脚,昏君,无赖,这就是个蛮子,从来没见过这么不听话的皇帝。

    但是到底人已经走了,一方面内阁派人去追,还要派兵保护,一方面朝廷大事还得继续进行。

    比如之前已经勾了红的要砍钱宁的奏折。

    在二月初五这天还是要执行。

    比起赵瑾,钱宁的名头就小的多了,因为他没有大揽朝政。

    但是刚过完二月二,等于年过完了,一年的忙碌开始了,百姓为了生计,都开始走动起来。

    这天天气回暖,没有风,只穿小袄就能出行,所以菜市口看行刑的人还是很多。

    李昭说要找个大事件来写第一篇报道,代表他们报馆开张,挑的就是这件事。

    徐长远和顾岚青都来看行刑,为的是把场面描写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走访李昭给的证人名单,二人开始编写第一手资料。

    于是乎标题为“内侍钱宁,都做了哪些坏事”的头条新闻,就这么诞生了。

    上午排版,下午就要印刷发行。

    印刷的东西李昭都准备好了,就在大堂里,看着那一一张张印着文字的纸从木板上刮下来,徐长远和李昭都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随后徐长远问道:“这些要怎么卖出去?”

    他问到了点子上,这就是发行的问题。

    之前李昭已经让小鹦鹉联系了几个衙门口,他们会强制订阅一批,还有剩下的,就是要在民间广而告之。

    但是新鲜事物,别人不见得认可。

    所以这第一版不卖,要上街上去发。

    李昭跟徐长远商量完,叫着小鹦鹉和顾岚青都过来,等印刷了二百份,让他们拿走。

    家里暂时就这两个青年壮力,不用他们用谁。

    可是徐长远觉得这是他文章第一次广而告之,也顾不得什么文人的面子,只觉得激动,也跟着去发。

    这样屋里就剩下李昭和秦姑姑。

    李昭自己保留了一份,然后想了想,叫上秦姑姑:“咱们也去发吧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本想拦着李昭,毕竟她身份特别,可是一想如果娘娘是普通女人,他们现在怎么会在这?

    于是一脸期待道:“也好,太太是贵人,来个开门红,希望我们一本万利。”

    本来她是财奴的嘛?现在变成秦姑姑了。

    李昭看着秦姑姑哈哈笑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街上的人对报纸感觉很新鲜,不管识字不识字的,都来要。

    李昭怕他们拿回去擦屁股,所以还是要挑识字的人发。

    这样她发的很慢,一炷香时间,也就发出去九份,忽然眼前一暗,李昭以为又是有人来要,道:“您要一份嘛?”

    抬头一看,有个跟她差不多高的男人正在盯着她的胸口看。

    李昭眉头立即竖起,全身心也起了防备。

    对方却在这时道:“李娘子,您不认得我啊?我是田大郎,就住在您家对面。”

    李昭上下一扫,他长的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,倒是和田美娘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只是人胖了,作为男人个字不高,这五官长在田美娘脸上是美艳大方,长在他身上就可惜了。

    原来是田美娘的哥哥。

    对于田家人,李昭没什么好印象,问道:“你有事?”

    田娃对李昭觊觎已久,但是他赌博,一般时候不在家,所以李昭和田美娘打架的经过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回来才知道妹妹差点被收监。

    细细一问,田美娘说是李昭和刘大海有奸情被她撞破,所以刘大海被收监了,但是李昭污蔑她,所以李昭就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田娃迟迟对李昭不敢靠近就是觉得她人清冷,自己也有产业,怕她不好接近,但是连刘大海那种人都能有奸情,他差了什么呢?

    这男人也是奇怪,不知道为什么,以为一个女人能跟别人,就肯定能跟他,自我感觉良好的情绪不知道是谁给的。

    说回到田娃身上,田娃今日出门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李昭站在街头。

    她相貌明艳动人,身姿窈窕,今天穿着深红色的缎子面衣裙,新鲜的颜色就让她更加抢眼。

    田娃看着看着,眼睛不由自主就移不开,脚步也就跟着过来,于是就有了方才那一幕。

    可是具体要问他干什么?

    有点羞于出口。

    田娃四顾一下,来来往往都是行人,但是没有熟人,他胆子大起来,道:“李娘子,我也是鳏夫一个,你正好也没有婆家,不如咱们两个凑成一对,我可比刘大海厉害多了,不信你试试,你说好不好呀?”

    说完油腻腻的手来摸李昭的手,一口黄牙笑的猥琐。

    李昭抬手就给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附近人听到响声全都伫足来看。

    面对着质疑或观赏性的眼光,田娃感觉自己瞬间成了焦点。

    可这并不是什么好事,他的右脸还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他恼羞成怒道:“你个臭婊子敢打我?”

    李昭大喊道:“来人啊,这里有个不要脸的男人要非礼我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等人就在附近,听到了喊声隔着老远就在骂。

    田娃知道李昭有下人,一下子怂了,骂人的话再也不敢说,缩着头就跑了。

    他走后,有人问李昭怎么了,李昭都说是这个男人不正经,看她好欺负要调戏他,于是街上的人就开始对田娃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这件事很快传到了田母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晚上一家四口吃饭,田母问道:“你没事去惹那个骚婊子干什么?她到处说你坏话,现在街坊都不来店里吃饭了,尤其是家里有女人的,害得家里这两天没什么进账。”

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:m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