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一章 家里进贼
    田娃媳妇活着的时候,刚生完孩子,娘家妈和妹妹来家里串门,家里就是开食肆店的,可是田母一个鸡蛋都不肯给亲家吃,为的就是能压制住这个媳妇。

    田家媳妇偷拿了两个给母亲和妹妹炒了,被田母知道,打骂了一场。

    田家媳妇就顶了一句嘴,说那是我妈,田母就说媳妇是老家贼,什么都往娘家运,还忤逆她,让田娃打媳妇。

    田娃也是个混账的,不由分说就把媳妇打了。

    可怜田家媳妇刚出月子,一气之下吃奶的孩子都不要,喝耗子药死了。

    从此后田母的刻薄就出了名,田娃再也没有好人家女儿愿意给。

    而这田娃本身也不务正业游手好闲,调戏女人是常有的事,他自己名声早就坏了,不然是李昭喊一声就能坏的?

    女人的名节更容易被人质疑,可是这次却没人决定李昭有问题。

    是街坊邻居住了几十年,谁家人品什么样大家还不知道?

    不过是前面又有田美娘坏名声,现在田家人是到了狗都嫌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不过田母和田娃很明显的没认识到是自己的问题。

    田娃道:“她自己要去街上买弄风骚,和过往的行人勾勾搭搭,我就问她几句话怎么了?

    本来还想娶她回来,谁想到她这么不识抬举。”

    把人娶回来?田母眼睛一立,谁要娶那个伤风败俗的下堂妇?

    忽然又想,要是真能娶回来也好,把女儿害的那么惨,还不好好拿捏她?

    不过最后她还是摇摇头,算了,那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,儿子只碰她一下就大喊大叫,这种人怎么可能被拿捏?

    她不满的看下田娃:“以后你给我离她远点,丧气。”

    田娃将饭碗一顿,生气了,下桌不吃了。

    田美娘见大哥被骂的生气,眼珠一转,将饭碗放下,然后去找田娃。

    见田娃回到屋里在找钱币,看来是要去赌博了。

    田美娘叫道:“大哥,你就这么放弃那个李昭了吗?”

    田娃听是妹妹的声音没有回头,只道:“那是个泼辣货,我今天都没碰到她,她就给我一巴掌,不想再吃那个亏。”

    田美娘可真心希望李昭能嫁到家里来,嫂子都被母亲折麽死了,还能绕得了李昭吗?

    不过这需要大哥配合。

    她低声道:“大哥啊,那个李昭可是很有钱的,你看她的穿戴,还养下人,自己一个人说开店就开店,你要是真的和她成了,还愁没钱花吗?”

    田娃好逸恶劳,是伸手要钱的人,但是母亲把钱财管的紧,他花起来很是不痛快。

    田美娘的话让他停下来数钱的动作,回头认真的想了想,后又摇摇头:“可她不干啊。”

    田美娘道:“大哥,你碰她一下,她就满街的喊,其实你怕什么呢?坏名声的是她,烈女也怕缠,她一边把名声赔给你,你再缠着她,这事儿十有**就成了。

    大哥呀,妹妹这可都是为了你好,你想想她的长相,虽然是被人家不要的,但是满条街,你看谁有她长得好?”

    田娃不由得想起李昭如丝的媚眼和窈窕的身姿。

    他舔了下舌头,确实馋啊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徐长远和顾岚青都下班了。

    小鹦鹉去插门,秦姑姑和李昭准备用餐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一直有人,秦姑姑没说,摆碗筷的时候她问道:“娘娘今天吓坏了吧?这民间怎么这么可怕?什么人都有。”

    李昭顿了下,后无奈的点头道:“是啊,所以女人干点什么事多不容易,不光要付出同样的劳动,甚至还要更多心思去应付流言蜚语,但是这就是现实的社会,你若是细想就寒心。

    只能咬着牙活着了,挺过来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笑道:“咱们也要这么活吗?奴婢觉得田娃这种人,还是应该惩戒一番的好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:“这世间有不平,就会有正义,为什么我一定要忍受不平,不能充当一回正义的使者呢?”

    说完回头叫道:“小鹦鹉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关门回来了,小跑着道:“太太,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去查查这田娃有没有做过什么作奸犯科的事,如果有,直接丢到官府里,这样他是罪有应得,可不算我扰乱司法了。”

    田娃不务正业,流里流气的,还真说不定有前科。

    小鹦鹉也准备为娘娘报仇呢,于是郑重的哎了声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吃完饭就是黑天,李昭洗漱完看了会书,然后就躺在炕上了,外面清冷的月光从门窗的缝隙中投射进来,地面有一层淡淡的暗影。

    李昭不由得想到关外明月,她的男人离京了,也不知道走到哪里了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这次不能出关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隐隐有着不安,可能就是想念吧。

    这样胡思乱想,她闭上了眼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耳边陡然间传来叫喊声:“抓贼,进贼了。”

    她睁开眼,正好看见一个人影划开门闩闯进她的门口。

    那人头上戴着套子,李昭看不见他的脸。

    她立即大喊:“来人啊,救命。”

    那人显然没想到她还醒着,身子一抖,接着就匆匆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李昭穿好鞋拿起枕头底下的菜刀就去追。

    因为都是平房,等她追出来的时候,两边隔壁的秦姑姑和小鹦鹉也都光着脚跑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。”秦姑姑看着她带着询问的喊道。

    李昭晃着菜刀四处寻觅:“有人闯进我屋里了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这时道:“好像是咱们侍卫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怕李昭有危险,所以布置了二十个侍卫在房前屋后轮流把手。

    现在屋后一片喊声,可是好像是进不来。

    那贼人怎么进来的?现在人呢?

    这个人能逃脱侍卫的眼线摸进院子里来,看来腿脚功夫不一般。

    李昭仨人站在屋檐下没有看到贼人,后院的叫好声已经往东偏移了。

    是不是人真的跑了?到底几个人呢?

    李昭对秦姑姑和小鹦鹉道:“咱们分头找找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怕她有危险,还是跟在她后面。

    小鹦鹉提着灯笼进了正屋的耳房里,不一会的功夫他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当时李昭和秦姑姑在西厢房外面往屋里看呢。

    小鹦鹉叫住二人:“应该是从耳房的天窗爬进来的,有绳索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李昭提着菜刀看了秦姑姑一眼:“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:m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