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二章 还是报官
    院子的建筑有点像四合院,前面是门市,后面是个正房加两间厢房。

    因为如此,正房当在后面,因为冬天为了挡风,后窗是封死的,所以人就算从后面的院墙跳过来,也根本不可能进屋。

    这人是从耳房棚顶爬下来了就说得通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的人方才都堵在后院,却没感觉抓到人。

    李昭顺着绳索的痕迹看,后摇头道:“他不是从这边跑的,那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秦姑姑想到了一个地方,她转身就往外外跑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厢房和前面门面之间还有一段墙的距离,她跑到经常和张永聊天的地方,那里的砖头倒了一块,可见是有人碰过的。

    可是这几天张永不在,她都没来过,是谁?

    她回头叫道:“肯定是从这里跑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和小鹦鹉过来看,然后目光同时看向杨厚照院子的方向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因为怕人最后还没逃走,他们三个人,谁也不敢丢下谁分开,这样小鹦鹉就不能去找外面叫暗卫。

    院外也没动静了,不知道事情进展的怎么样。

    三人在院子空地里等着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他们的门框响了,是暗卫首领的声音,小鹦鹉急忙去开门。

    那人进来,先是无声的给李昭行礼。

    李昭手虚抬一下,然后道:“不必拘礼,人抓到了吗?”

    暗卫的神色十分惭愧,道:“他从大爷那边跑了,跑的都是别人家的院墙,我们没带工具,没他腿脚快,他混入钱三郎家后面的那片林子,就再也找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钱三郎家被抄了,后院要盖后花园的地空着没动,那是非常大的一片地,附近的人也被钱三郎欺负走了,所以很好逃跑。

    小鹦鹉听了低声骂道:“废物,大爷当时是怎么交代的,太太出了一点差错,你们几个脑袋够掉的?”

    暗卫吓的脸失血色,急忙跪下来,然后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李昭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非常尽职了,如果不是他们惊动了贼人也叫醒了她,今天还不知道什么状况呢。

    毕竟谁都不会想到,真的会有贼人入室来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这个人是之前针对她的人,还是什么人,他头上套了头套呢。

    李昭沉吟良久,后对那暗卫道:“再调些人来护我安全。”

    娘娘没有怪罪他们护卫不周,这已经是死里逃生了,那暗卫声音激动道:“奴婢再不敢有差池,定要将院子护的蚊子都飞不进来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,就是要这样,然后看向小鹦鹉:“去报官,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屋里的三人都有些差异。

    后秦姑姑低声道:“太太,报官就闹大了,这贼人可是进了院子的,您现在的身份,对您名声不好。”

    李昭摇头,暗卫只要保护她的安全就行,明面上,她要做个普通的老百姓。

    如果是普通的女人遇到这件事,大多数会选择沉默,可是她不。

    就像在街上田娃对她不轨,她有依仗,就是要打人,要喊叫,才能让对方得到教训而害怕。

    所以她必须选择报官。

    她绝对不会为了什么名声而沉默,惩罚犯罪才是她这个受害者应该做的。

    她义正严辞道:“这种事不仅要报官,而且还要嚷嚷开,做贼的人为什么都是晚上来?因为做贼心虚,只有这样,他才能对你畏惧,才会觉得害怕,以后才不敢加害于你。”

    娘娘都这样说了,秦姑姑和小鹦鹉也只好照着去做。

    之前暗卫着人,已经惊动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这下小鹦鹉明面上出来,敲锣打鼓的说家里进贼了,然后连夜去找街上的寻街。

    这样没用到了早上,街上的人都知道李昭家里进贼了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早上,小鹦鹉把门板卸下来,就有好多人来说话。

    隔着三个铺子的王嫂子用闪着某种光的目光看着李昭:“那贼还进你屋了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到了门口,我一喊他就跑了。”

    王嫂子突然变得神秘兮兮的,低声道:“这种事你怎么好嚷嚷到处都是呢,对你名声不好。”

    李昭站在门口,用清冷的目光看着支棱起耳朵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这王嫂子真的为她好,何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呢?

    其实就是想知道她有没有被糟蹋,就是想笑话她,还要装好心。

    她用冰冷的语气道:“我为什么不敢说呢?又不是我跑到别人房里去,我不偷不抢,我人在家中祸从天上来,我有冤情为什么不可以报官?

    为什么不可以嚷嚷?做坏事的又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她站立在门口,高挑的身影如一尊门神,是那么的凛然正气。

    一时间围在门口的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王嫂子尴尬一笑,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知道嫂子说怕人笑话我嘛,那我就更不懂了,拿着做贼的,偷抢的大家不去笑话。

    钱三郎天天打压你们坏事做尽你们不去笑话。

    我从来没有欺负过谁,相反对街上还有帮助,你们却要笑话我一个受害人?

    这有天理吗?

    别说我没被贼人怎么样,就算真的怎么样了,大家就应该对我指指点点嘛?

    这是什么世道,我什么都没做错的反要活的畏畏缩缩,真正歹人还逍遥法外。

    我看谁敢笑话我?

    今后被我听到一句,你们就等我的大耳刮子吧。”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千百年来,人们都在排斥女人失贞,而跟男人有一点绯闻的女人都要夹着尾巴做人,大家还从来没看过这么理直气壮的。

    可理直气壮之后,她的话不由得让人深思,是啊,笑话她什么呢?

    李昭说完一甩袖进屋去了,围观的人闹个没趣,于是都散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站在屋里看了会,明白娘娘为什么要闹大了,可是就是等着有人来说她,她好放出这些话。

    娘娘说毕竟这世道是软的怕硬的,根本不是因为你人好人坏,懂了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田美娘因为李昭报官,所以也听说这件事了,她实在在后院呆不住了,于是早上不顾母亲的交代,跑出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当然她也听到了李昭理直气壮的一席话,等王嫂子等人过来的时候,她叫住王嫂子,然后呸道:“说的她像个人儿一样,这贼人怎么不跑我房间来?

    怎么不跑别人房间来?

    还不是她天天站在门口勾搭人,苍蝇不叮无缝的蛋,一看就不正经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