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三章 官府靠不住
    ,!

    王嫂子等人之前被李昭说的不敢说话,如今离开了李昭压迫感的气势,听田美娘这么一说,都回过味来。

    那可不,能让男人起歪心思的女人,当然不是好女人。

    所以她还有什么可理直气壮的?不是她自己行为不检点才让人盯上了吗?

    因为李昭说了听到了会打她们,王嫂子几个女人和田美娘一起,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开始编排李昭,但是都不提姓名。

    这就有点难办,对方没有点名道姓,过去纠缠不清不说,兴许会吃亏。

    秦姑姑站在门口想了一下,最后还是摔帕子回到屋里。

    到了屋里李昭坐在长案前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秦姑姑负气道:“太太,真的还要做君子吗?把这些女人的嘴撕烂了算了,她们说话的嘴怎么那么肮脏?”

    向来为难女人最多的,都是女人自己。

    李昭头都没抬,用轻飘飘的语气道:“不用理他们就是,天天编排这个女人那个女人的女人,肯定都是活的不如意,是嫉妒。

    难道她们不知道?真正歹人会害的只有老实好欺负的人,跟行为检不检点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信一个女人手持大刀脱光了走在街上,也不会有人敢觊觎她,怕的是她手中的锋利。

    相反,有的女人从头遮到脚,该被欺负还是被欺负,因为女人力气小,人也是畜生,弱肉强食才是本性,就这这么个道理。

    所以不用理,让她们放屁去吧。”

    理是这么个理,到底意难平。

    秦姑姑等了一会,见李昭依然忙碌着,根本无暇看她。

    过一会徐长远和顾岚青都来上工了,他二人暂时还不知道人品,秦姑姑就再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女人们背后编排人这件事就算过了。

    过了约莫一个时辰,门口来了两个衙役:“是你们这昨晚进贼了?”

    他们晃晃悠悠的进来,然后便四顾左右,神态十分随意。

    徐长远和顾岚青都站起来,然后看向他们座位之后。

    那里正是李昭坐着的地方,二人的神色带着询问,但是李昭没管。

    她从座位后走出来,看向衙役道:“我们昨晚就报官了,为什么才来?”

    李昭说除了人身安全问题,她要做一个最普通的人,所以并没有贿赂官府,平时让小鹦鹉去衙门里办事,也都是凭着他们这边有理,并没有暴露身份。

    衙役作为衙门口最底层的人,当然更不可能知道这屋里住的是什么人了。

    倒是向来百姓怕官,他们还没见过这么横敢质问官府中人的女人。

    两个衙役脸色变得不好看,一个哼道:“你们有人死吗?还是丢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?爷们儿的事多了,能天天围着你一家转啊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按时缴纳赋税,从来没有缺斤少两,安分守己不作奸犯科,我就是最理直气壮的老百姓,你们官府收了我的赋税,就有义务保护我的安全。

    等人死了再让你们来,用你们烧纸上坟啊?不缺你们这样的孝子贤孙。”

    她最后一句说的气冲带有敌视。

    衙役还从来没遇到这样的人,吼道:“反了天了,敢这么跟官爷说话。”

    李昭叉着腰道:“你们的大理寺卿叫陆宏,他可是我男人的手下,敢动我一下,你们可能没打听过,之前这门口有人打我,最后手爪子都被人剁了。”

    杨大爷的事才过去一个多月。

    两个衙役当时虽然没有来办案,但是这个案子在他们衙门里很轰动。

    都知道了街上有个不明身份的杨大爷。

    可是那位杨大爷如果真的是这个女人的男人,这女人为什么还抛头露面自己开店?

    养的外室就解释通了。

    外室女人被人看不起,不过不管怎么样,她男人大家惹不起啊。

    衙役听的心头一震,回过神来忙道:“大水冲了龙王庙,咱们都是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陪笑道:“太太,到底是什么样的贼人,从哪里进来了,您让咱们去看看,咱们好尽快破案。”

    所以说朝中无人,万事艰难,只随便提了个杨大爷,这帮孙子就立即换了一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官府懒政由来已久,李昭也知道不是她两句言语就能改变的,不过是逞一时之快。

    她把事件暗暗记下来,心想再看到李杨二人,定要好好跟他们说道说道。

    李昭叫上小鹦鹉和秦姑姑,三人带着衙役去了后院,回顾当时情景。

    两个衙役简单的看了下贼人的逃跑路线,然后问李昭:“他进到太太屋里,没有做什么别的事情吧?这样东西也没丢,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李昭眼睛一斜道:“我说了,刚到门口,我一喊他就跑了,带着头套,没有看清楚长什么样。

    但是你们不奇怪?

    如果是偷东西的,为什么直接摸到我的房间,而不是去别的没人的屋子,那样不容易惊动人。

    带着头套,像是我认得的人,怕被我们认出来。

    能爬高上树,逃跑很快,对地形熟悉也说明了这一点,是我们熟悉的人。

    再有跑的快爬的高也能说明,可能就是个入室惯犯,兴许有案底。”

    见两个衙役张着嘴有些诧异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昭又道:“我之所以实话实话,就是要给你们提供正确的线索,免得愿望好人放走坏人。

    所以有了这么多线索,你们可以着手办案了吧?

    为了保证我的人身安全,你们一定要在近期内把人给我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衙役本来畏惧李昭的身份,不敢说贼人可能是好色来的,故而话不明说,就一个劲的试探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位妇人自己就这么认定了。

    还指使他们指使的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二人第一感觉就是别扭,因为之前从来没碰到过这样的女人,今天跟这女人打的一切交道都不是他们熟悉的路子,都别扭。

    第二感觉就是赶紧走,她自己脸都没看见,让他们去抓人?上哪抓去。

    二人敷衍的拱手:“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来找人的,太太要是还有什么别的线索,再跟我们联系。”

    之后二人就告辞了,李昭没留他们,让小鹦鹉送人出去。

    小鹦鹉走后,秦姑姑道;“官府靠不住啊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