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四章 田娃跑了(命中注定)
    可是要做普通老百姓,官府都靠不住那靠什么?

    只能靠钱了。

    李昭对秦姑姑吩咐:“拿钱给小鹦鹉,我之前不是让他去查田娃吗?我怀疑进来的这个贼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但是之前她还有仇人在暗处,所以也不能因为田娃讨人厌,就冤枉了人,所以只能他们自己去查了。

    李昭的意思,是买通一下田娃身边的好友,打听下他平时都干什么,当天晚上都谁看见他了。

    如果她自己能查出来,把人送到官府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她就让小鹦鹉盯田娃,这次不过是把进度加快,多种手段也都用上。

    秦姑姑其实也怀疑是田娃,他们搬到这里来,最明显的仇人就是田家,田娃在街上受了委屈,所以来报复就说得通。

    她点了头:“奴婢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可是不知道是在查看的时候哪个环节出了问题,小鹦鹉查到田娃有过小偷小摸,让最近一家苦主去官府报了案,但是抓贼这种事,一定要拿到赃物才能作数,不然案子就不好判。

    已经是之前的案子,官府就不重视,象征性的来找田娃的时候,之前却已经把田娃惊动了,这人就跑了。

    田家人当然不承认田娃做坏事跑了,他向来不务正业,就说不知道去哪里玩了。

    因为还没过堂定罪,官府也没用办法下通缉令,于是就没人管了。

    只有李昭还在让小鹦鹉偷偷的找人。

    但是五六天过去了,进展不大。

    李昭想田娃总归要花钱的,不是回来拿就是会继续偷,早晚要抓他现形,所以她就像是守着陷阱的猎人,胸有成竹的等着。

    反正她嚷嚷开了,就算那人不是田娃,知道她不是好惹的,也不敢再来找她,她有等的资本,并不着急。

    却说报馆的事,这个新鲜事物的兴起,让李昭接下来的时间都非常忙碌。

    他们报纸设有头条板块,政府政令,社会新闻,奇闻逸事,连载,还有读书认字部分。

    内容丰富到看过一版的人就想看第二版。

    而报纸比起书籍非常便宜,内容又少很多,只要一个人识字,坐在那里给别人念,一会也能读完。

    不管是实效性还是性经济性,都非常适合业余生活。

    本来没打算挣钱的李昭,刚开张却卖的供不应求,她必须要增加人手帮忙了。

    在人还没招聘到位之前,徐长远和顾岚青都忙的脚打后脑勺。

    这天徐长远的一个同窗进京来,他必须要去见,所以就跟李昭请了假。

    本来就忙,又少了一个人,李昭和顾岚青一直忙到掌灯时分稿子还没编排完。

    窗外已经朦胧一片。

    李昭站起来活动筋骨,然后对顾岚青道:“你家里离这不近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顾岚青道:“没关系,还是要把稿子编完才行,不然回去也睡不着觉。”

    顾岚青工作认真踏实,也好像非常喜欢,所以有时候赶都赶不走。

    李昭在前门房给他留了个屋子,道:“那你就别走了,晚上就住这吧,我们在后院,不会打扰你。”

    这个提议之前秦姑姑和小鹦鹉都不同意,但是李昭是干事业的人,他们的名声和顾及在她这个现代人面前,根本不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之前顾岚青也不好意思,但是实在他回去的路上要经过一段非常阴暗的胡同,虽然是一个大男人,但是晚上也有打劫的,他走了两次就不敢走了。

    然后就在铺子里住过两次。

    如今已经十分轻车熟路,李昭一留,他就微笑的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随后二人又都坐回去编写,到了有人家开始灭灯灯时候,门口却突然传来轻轻的敲门声:“娘子在家吗?”

    是个女孩子的声音,语气中带着拘谨,听着年纪不大。

    这么晚会是什么人?

    李昭让小鹦鹉去开门,小鹦鹉隔着门板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那女子道:“我叫徐珍珍,请问我父亲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徐长远有个十五岁的女儿,他在馆里说过,叫做徐珍珍。

    这个女孩子非常乖巧孝顺,徐太太死之前,人已经不能动半年,吃喝拉撒都是徐珍珍伺候,伺候得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所以就算徐长远没说过,李昭也听过女孩的事。

    真是有口皆碑。

    小鹦鹉忙把人放进来。

    一见之下,是个非常秀气的小姑娘,穿着蓝底白花的棉布小袄,下身红色石榴裙。

    小巧的瓜子脸白皙稚嫩,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楔,虽不至于让人惊艳非凡,但是是温婉的小家碧玉。

    这个布料李昭也认得,是秦姑姑和徐长远一起去挑的,过年的时候徐长远要给女儿做一身衣服。

    所以确定是徐姑娘没错。

    徐珍珍进来后将一小筐芝麻饼放在李昭桌面上,然后道:“初次见面,也不知道给娘子带点什么,这个饼是我自己做的,您不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李昭笑道:“你不是来找徐先生?怎么还带着东西?”

    就是因为找人,但是知道会见到父亲的东家,不好意思空手,所以就拿了饼来,不然她真的不知道拿什么。

    李昭见她问话的时候小姑娘羞的脸通红,拘谨的捏着袖子,但是脸上的笑意一点没减。

    所以这是个很有礼貌,但是不怎么出门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李昭也就不难为她了,道:“你父亲今日没有来报馆啊,他没跟你说嘛,说是他的同窗来了。”

    徐珍珍道:“说了,但是我想这么晚了还没回来,以为他又到报馆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李昭摇头:“没来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眼中的光有点失望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不然你在这坐一会,我让人帮你去找找。”

    徐珍珍摇头道:“不用了,可能是喝酒了要晚点回来,我还是回去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她是不常出门的人,屋里还有顾岚青等男人,她不想呆。

    李昭看她实在太拘束了,也不好挽留她。

    但是人来的时候他们不知道也就算了,现在人走,不能让她一个人走。

    李昭叫着小鹦鹉道:“你去送她到家,千万看着到家,上两天不还进咱们家贼了吗?不要掉以轻心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