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五章 徐珍珍被奸杀
    暗卫声音沉重道:“尸体已经找到了,就在钱三郎家荒废的院子里有口枯井,在枯井下找到的,下身**,窒息而死,四周没有打斗过的痕迹,但是尸体指甲内有人肉和血迹,应该是先奸后杀,但是院子不是案发现场,是个抛尸现场。”

    看了李昭一眼,见李昭没什么指示,又低声道:“已经通知了官府,大理寺卿正亲自赶来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下,屋子里再无声响,寂静的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,压抑的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随后秦姑姑看向李昭,见李昭脸色变的惨败,她手轻轻抓住李昭的手。

    尸体!

    死了!

    李昭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,鼻子一酸,眼泪就落下来,昨晚她还见到的礼貌乖巧的小姑娘,今天怎么就变成了别人口中的尸体?

    徐长远就这么一个女儿,让活着的人怎么办?

    到底是哪个畜生这么残忍。

    李昭看向小鹦鹉,小鹦鹉的神色恍惚一下,然后用极其不愿意相信的语气道:“不能吧?”

    暗卫点头道:“是属下亲自去验证过的,绝对错不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见屋里的人又不做声了,他道:“太太若是没有别的吩咐,属下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免得暴露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禀告了官府,暗卫就不好再出面,李昭挥挥手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暗卫走了,李昭回头看着小鹦鹉,见小鹦鹉捧着脸哭:“我都给她送回去了啊,交给了她亲姑姑,我没想到她还会出事,早知道这样,我就应该按照太太的吩咐,一定要给她送回家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他哭的伤心自责,但是还有点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是怕担责任吗?

    怕,这可是人命的责任啊,谁不怕,李昭自己都自责,她刚被歹人摸进屋不几天,为什么还让徐珍珍连夜走呢,就算孩子不愿意呆在报馆,但是到底是孩子不是吗?

    可是如果只会这么自责起来,对死者和家属来说,都没有什么实际性的帮助。

    李昭安慰小鹦鹉道:“事情还没查清楚怎么回事,井里不是案发现场,兴许就是入室杀人呢,这样就算你把人亲自送回去也不能幸免,先别自责,帮珍珍找到真正凶手才是真格的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呜呜的点着他,然后去擦眼泪。

    李昭记得他说饿了,又道:“不然你先去吃点东西,咱们等官府验过尸体和案发现场之后等结果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暗暗感受着肚子,这时候脑袋里都是和徐珍珍分别时候的场景:“太太,小的吃不下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无精打采,李昭点点头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主仆之间都在给彼此安慰的时候,陡然间门口处一亮,棉布面子被人从外打起,接着一个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小鹦鹉:“你这个畜生,你还我女儿,还我女儿性命。”

    说着那黑影就掐住了小鹦鹉的脖子,并且赤红着眼睛用力。

    小鹦鹉被掐的一句话都没说出来,然后就开始翻白眼。

    李昭和秦姑姑一看掐人的是徐长远,赶紧前去拉仗。

    可是徐长远这时候有点六亲不认,当李昭抱住他的胳膊的时候,他直接就把李昭推到了,秦姑姑亦不能幸免。

    不过幸运的事他在对付他二人的时候,手上的力道松了,小鹦鹉得到了片刻的喘息机会,毕竟他也是宫里的内侍出身,都练过拳脚,趁着这个节骨眼,抬腿踢中徐长远的肚子,徐长远一吃痛,才把他放了。

    放手后小鹦鹉想高声质问徐长远为什么要掐他,但是他喉咙里放了大火一样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李昭在地上爬起来,吼道:“徐长远,你这是在谋杀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徐长远听到谋杀二字猛然回过头,恶狠狠的看着李昭:“这个畜生杀了珍珍,我要替我女儿报仇。”

    他原本是一双笑眼,因为常年读书但是抑郁不得志,又要跑关系,所以气质儒雅中有些很拘束的感觉,给人感觉很和蔼老实。

    但此时猩红的双目瞪的李昭,像是一头失去孩子的母兽,露出凶残的一面。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一个女人的声音也随之而来:“就是他,我亲眼看见他跟在珍珍后面,昨晚珍珍见到的最后一个外人就是他,就是他奸杀了珍珍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指的当然是小鹦鹉,说着话她就凑到了徐长远身边。

    李昭这时候已经没时间打量别人的。

    徐长远如此愤怒的要杀小鹦鹉,她有感觉是为了什么事,之所以怒吼着质问,就是想吸引徐长远的注意力,免得徐长远再伤害小鹦鹉。

    现在小鹦鹉已经站到她身边,李昭把人挡在身后,然后平心静气道:“我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误会,但是我可以对天发誓,你们说小鹦鹉干任何坏事我都可能相信,唯有奸杀女子,绝不可能,不然我天打雷劈。”

    她本来很有气势的话,徐长远都已经蹙眉,是在思考的意思。

    可是他身边的女人用尖厉的语气道:“你又不是她,你保证有什么用?明明就是我亲眼所见,他跟着我侄女回家,一定是后来我侄女到家了之后,他就把人奸杀了。”

    就算不用人介绍,李昭也知道这人是谁了。

    徐珍珍的姑姑。

    徐长远第一次来的时候说的清楚,小鹦鹉也说了,徐珍珍在路上碰到了外出的姑姑一家,然后姑姑说有东西要拿给她,让她跟着她回家。

    最后他们没有送徐珍珍,有可能是因此造成了徐珍珍被人杀害。

    但她为什么说小鹦鹉是杀人凶手呢?

    李昭看下徐氏,这女人三十多岁的样子,和大哥徐长远眼睛相似,但是她牙齿有些外凸,又很瘦,看着老气没什么福相。

    她穿着半新不旧的蓝布花袄,下身是条灰色没有什么特征的普通裙子。

    此事眼睛哭的红红的,看着自己一脸防备。

    李昭从她那闪烁的眼神中看出了什么。

    亲人遇到这种事,难过是当然的,但是如何和自己有关呢?

    徐氏并没有送徐珍珍回家,如果她送了,兴许珍珍就不会死,这就是她的过错。

    因此她内疚自责,觉得徐珍珍死自己有责任,但是人的本性趋利避害,她又不愿意承担她这失职,就得找到其他责任人,所以就把矛头转向小鹦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