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七 田娃要跑路
    陆宏的注意力很快又回到案子上,沉思着看向徐氏:“你说你没有送徐珍珍回家,也没有让你的丈夫送侄女回家,那你是怎么知道小鹦鹉就是凶手的呢?

    最后徐珍珍不是被你接走了吗?”

    徐氏就怕被人问为什么没送侄女,她现在也后悔啊。

    看向大哥,见大哥眼中猩红的看着她,她差点吓的大叫。

    急忙道:“虽然如此,可是珍珍是三更半被人杀害的,万一这小鹦鹉跳墙出去的呢?他们家不是之前来过贼也跑了吗?

    所以怎么就能断定他不是凶手,还是谁一晚上都跟他在一起,能证明他不是凶手?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的道是在理。

    陆宏微微颔首,然后看下李昭:“仵作根据尸斑检验,徐珍珍应该是三更之后被人杀死的,本官已经看过现场,凶手应该是知道徐珍珍一个人在家,所以入室将徐珍珍强暴杀害,最后应该是怕事情败露的太快,又把尸体转移到荒废的废井中。

    这么加起来算,应该在不到四更天的时间完成这些犯罪行为的,这段时间里,你们都能证明小鹦鹉一直在屋子里?”

    他们可以证明睡觉前小鹦鹉还在,但是三更过后,难道还没睡觉?

    许长远在这个时候突然跪在地上,抓着地面嚎啕大哭:“珍珍,是爹对不起你,是爹害了你,如果爹不出门,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,爹为什么留你一个人在家啊……为什么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是因为陆宏叙述案情,想到女儿一个人在家的无助。

    再也崩不住,其实埋怨这个,埋怨那个,不都应该怪他自己吗?

    他的女儿啊!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听闻小鹦鹉杀人,所以早起的人们都围在报馆门口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要不是官府人拦着,估计会冲进去,所以那一段路几乎被围的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就在这看热闹的人群中,一个微胖的身影,低着头,叫着门口的田美娘:“给我包两个包子。”

    田美娘和刘大海都在看热闹呢,有些不耐烦,进屋拿了两个包子出来,当交到那个人手上的时候,她的手突然被人握住。

    “别喊,是我。”

    田美娘长大的嘴一下子闭上,歪着脖子细看,这男人脸上一层煤灰,但是两只眼睛圆圆的跟她长得一样。

    是大哥。

    现在官府要带大哥回去过堂呢,田美娘看看左右,后低声道:“你跑什么啊?真的偷东西了?”

    田娃道:“先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他又窜到人群里去往街口的方向了,田美娘急忙跟过去。

    刘大海没看出来是田娃,怕田美娘有危险,于是拖着残腿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无人的街口,官兵也都离的老远,田娃抓住田美娘的手道:“给我准备二百两银票,我要离开京城。”

    田美娘用你疯了的目光看着田娃。

    后撇嘴道:“我上哪给你准备去,钱在娘手里,你不会是真的偷鸡摸狗了吧?

    但是也没有赃物,你怕什么?这么点小事至于拿钱跑路。”

    田娃嗓子越发深沉:“我杀人了,我杀了徐珍珍。”

    田美娘起初不在意的表情瞬间僵化。

    然后急忙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后颤抖着手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你为什么要杀她?”

    哪有那么多为什么?

    他是想摸进李昭的屋子,但是这个女人太他娘的能喳喳了,他还没碰到她任何东西,官府就给叫来,如果真的对她怎么样,还不得把他剥了皮?

    这种女人惹不得。

    然而他几天没回家,一直在地下赌庄里,好几天没碰女人了。

    昨晚好不容易赢了王员外的玉扳指,他想着回来跟老娘炫耀炫耀,别老说他一事无成。

    正好路过徐珍珍家门口的时候,看到徐珍珍一个人进了院子,三更半夜,为什么一个小丫头会一个人在街上走?

    他摸到房里一看,徐家就没大人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天赐的机会啊,那徐家丫头特别老实,平时见面跟人笑一下转身就跑,就算把她怎么样,她也不敢反抗,估计连说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于是他就想找她办事。

    可是谁知道人不可貌相,那死丫头嗷嗷开始叫人,他就急了,把人打晕后成的事,那丫头中途醒了不受他威胁,还是要叫人。

    叫人来难道她自己名声不坏?

    可是就是这么死心眼。

    都被她看到了脸,如果再叫人,虽然她女的名声坏了,他作奸犯科也跑不了,于是他一紧张就把人掐死了。

    本来他想直接跑,但是如果旁人发现尸体,官府就会很快插手,于是他又趁着没人的时候,把尸体放在酱缸里当夜香运出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都没看见人,但是也不能走太长的路,田娃就想起自己在李昭家逃跑时,路过的钱三郎家。

    是的,田娃在外面混,是个惯偷,李昭家的院子他以前就熟悉,所以入室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但是他没想到李昭家外面有那么多暗卫,他才进去就被人发现了,要不是他地形熟悉,肯定当场就被抓住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他跑到钱三郎家。

    钱三郎家被抄了之后没人住,前前后后都空下来,有个枯井,他也知道位置,正好藏尸体。

    这尸体他以为一年半载没人会发现,没想到第二日一早就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这回他不跑真的不行,冒着被抓的危险也得回来拿银子。

    事情经过就是如此,可是面对妹妹的质问,田娃不耐烦道:“还不是她小小年纪就会勾引人,但是又想讹诈我银子,我失手就把她掐死了,我也是无心的,但是现在前前后后都是官兵,我出去就是死,赶紧给我拿银子来。”

    他把责任推给了无辜的徐珍珍。

    田美娘哪里知道真假,一边对死去的徐珍珍恨上了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一个大哥,虽然有时候她会算计大哥,但是家里没有男人怎么行?

    以后她嫁人,还指望大哥给她撑腰。

    她道:“大哥你先冷静,找个地方等我,我去给你送银子。

    你也不用怕,现在有人指认对面的小鹦鹉害人,我再去做个证人,让他没跑,你就可以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田娃道:“我还是得出去避避风头,若是有人给我顶罪,过了一年半载我再回来。

    妹子你今天这么帮哥,哥以后不能忘了你,谁都不能欺负你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