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八章 小鹦鹉自证清白
    田美娘不是很感动,但是她知道哥哥要是被抓她会很害怕。

    他们家也会有非常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于是跟田娃约定了个地点和时间,就让田娃赶紧躲起来。

    田娃走后,田美娘从拐角中出来,眼前一暗,正好看见了刘大海。

    田美娘好看的眼睛吓得溜圆:“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刘大海道:“美娘,你和大哥说的话我都听见了,他杀了徐珍珍。”

    田美娘面如土色,踉跄一下就要栽倒下去。

    刘大海一把扶住她,道:“美娘,我不会说出去的,为了你我也不会说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他黝黑的眼睛此时正在用真诚的目光看着她。

    田美娘心中一动,这个刘大海为了她好像什么都肯做,而刘大海还有一个用处。

    自己不理他,他昨天进城没回去,所以就在街上晃悠了,住的就是废弃的钱家院子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,如果他指正了说旁人是凶手,街上的人就都会信,街上的人信了,官府也就信了。

    田美娘投到刘大海怀里道:“刘大哥,我就这么一个哥哥,你一定要帮我啊。”

    梦想了好多次的场景在此时出现,怀里的女人柔软香甜,刘大海脑袋中轰隆一声,接着任凭田美娘说什么他都点头:“美娘,我什么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徐氏并不能证明小鹦鹉是杀人凶手。

    陆宏手上也没有证据,所以盘问一番就要撤了。

    门口却在这时候传来衙门的通报声:“大人,有个小伙子说见到杀人凶手了,要帮忙作证。”

    陆宏脸上一震:“带上来。”

    徐长远和徐氏都颤抖的看过去。

    李昭主仆三人和顾岚青也对这个证人很期待,于是都等着他进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的功夫,一瘸一拐的刘大海在田美娘的搀扶下走进来,二人进来后的目光有些躲闪,然后跪到陆宏面前。

    李昭主仆三人同时升起不好的预感,自打他们认识田美娘,这女人就没办过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她又明明看不上刘大海的,为什么会搀扶刘大海来?

    李昭和秦姑姑一同看向小鹦鹉,眼中都有担心,小鹦鹉慢慢的攥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而这时陆宏已经开始问话:“你们谁目睹了杀人凶手?”

    田美娘指着刘大海。

    刘大海因为之前被田美娘怂恿过,所以心里有台词,支支吾吾的道:“是草民,草民看到有人将徐珍珍的尸体投到井里。”

    陆宏问道:“是谁?你可认得?”

    徐长远如今唯一的念想就是为女儿讨个公道,他心急如焚,哪里能像陆宏那有慢条斯理的等着答案。

    他冲出去抓住刘大海的衣领:“到底是谁?你看到了谁?”

    刘大海指着小鹦鹉:“就是他,我昨晚来找美娘,没地方住,所以就在钱三郎家荒废的院子里找地方睡觉,大约三更二刻,我被沙沙沙的动静吵醒,就看到一个黑影抱着什么东西扔到井里。

    当时因为没想到是尸体,我就没叫也没管,但是我看的清清楚楚,那个人扔完东西之后回头扫了一下院子,他的脸就是这个人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指向小鹦鹉。

    李昭蹙眉,真的被她猜中了。

    徐氏指证小鹦鹉,现在来个刘大海还指证小鹦鹉。

    所以审讯方面,还有很多具体的细节要问,但是徐长远已经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满脸泪痕的看着小鹦鹉:“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你这个畜生,我家珍珍才十五岁,家里才好过一点,她吃了十五年的苦啊,那是我的珍宝,我的珍珍,你怎么忍心,怎么忍心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有些语无伦次的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徐先生,具体还没问完,你听听陆大人怎么判断再认定凶手不迟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。”

    徐长远一腔怒意都冲着李昭去了:“若不是你,街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畜生?我们住了几十年都相安无事,你们一来我的珍珍就被害了。

    不是他又是谁?你当然包庇你的人,说不定这都是你指使的呢,不然我家珍珍是女孩子,三更半夜你为什么要个男的去送她?

    你也是个败类。”

    她为什么要指使这种事?

    但是显然此时的徐长远已经听不进去任何话了。

    那边田美娘和刘大海没想到栽赃竟然这么顺利。

    田美娘加了一句:“竟然还有这种事?我就说这个姓李的心术不正,徐先生,兴许您来她这里上工,都是她故意引您上钩呢。”

    把工作都说成是有预谋。

    而徐长远本来就责怪自己,不应该那么晚不回家,不然女儿不会来报馆找他。

    如今被田美娘这一句话,把内心的愧疚和懊悔全部勾出来。

    他大哭起来,但是脸上愤怒未减,咬着牙道:“我不会放过你们的,我要杀了你们替我的珍珍的报酬。”

    徐长远又恢复他之前进来时的样子,要杀人。

    陆宏应该也是想观察一番,所以并没有制止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小鹦鹉站出一步道:“我有最直接的证据,证据我永远都不可能是杀人凶手,但是我拿出来,你们必须跟我家太太道歉。”

    田美娘心想能有什么证据?

    徐长远擦干眼泪道:“有本事你拿。”

    屋里李昭和秦姑姑都对小鹦鹉知根知底。

    李昭制止道:“小鹦鹉,清者自清,有陆大人在,你没做过怕什么?不要理会他们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脸上一片肃杀,听到李昭这句话脸上却露出欣喜的笑容,道:“小的知道太太疼我小的就什么都不在乎了。

    这事现在不说清楚,太太就永远都会被人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别的证据再有力,都不如这个来的直接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把双手放在裤子上,开始解衣服带子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有些莫名其妙,秦姑姑不忍心的把脸转过去。

    李昭急道:“小鹦鹉,我不需要你这样为我证明,你怕我被指指点点,你自己不也会被指指点点,咱们没做过,哪怕过堂也不怕,小鹦鹉”

    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小鹦鹉一笑,白皙水嫩的脸上显得有些苦涩,随后他把裤子脱到底,然后指着腰间给众人看:“看清楚了吗?我什么都没有,我永远也不可能奸杀一个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