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九章 刘大海的嫌疑
    男人的尊严是什么,就说生殖啊。

    如果连生殖的能力都没有,不光会被女人看不起,就算是男人同类,也看不起这种人。

    同样都要读书,文官为什么看不起太监?不就是太监缺东西,已经不算男人了吗?

    所以让一个没有那个东西的男人站在大庭广众之下证明自己的清白,这是何其侮辱人。

    李昭见小鹦鹉裤子落下的刹那,他眼泪也跟着落下。

    她低声道:“不哭,是我连累了你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提起裤子擦干眼泪,然后就回屋去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则都看傻了。

    像是田美娘,她就算还没成家,看到这一幕,也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而徐长远和徐氏则是羞愧难当的看向李昭。

    李昭点头道:“这就是我为什么相信他,也会让他去送珍珍的原因,我并没有让顾公子去吧?”

    所以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害人,反而很照顾人。

    徐氏有些支支吾吾:“这,这怎么话说的”

    确实,他们确实应该羞愧,口口声声说小鹦鹉奸杀了徐珍珍,可是小鹦鹉是太监,他可能杀人,但是绝对没办法奸杀别人。

    李昭对这些人一个也没理会,她这次一定要让刘大海和田美娘吃点苦头。

    她看向陆宏道:“大人,这里只有您是应该明辨是非的,我家小鹦鹉自小受伤,根本不可能为难任何一个女人,如今他这样被人羞辱,您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陆宏还沉浸在小鹦鹉“胯无一物”的证明之中。

    李昭说是自小受伤,但是他是九卿之一的重臣,难道还不知道这其中的奥妙。

    受伤不可能割的那么干净。

    但是太监净身,要将上下都清理了,所以才会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再联想那位仁兄说话的语气,分明就是宫里的管事太监。

    他再看眼前的女子,挺直的身影傲然冷漠,跟帘子后影影绰绰的皇后气质神似。

    而皇后可有几个月没动静了,说是病了。

    哪里是病了,分明就是出宫了,所以哪里还有不明白的?

    自己查找犯人竟然查到皇后头上,皇后怎么能纵容手下人去奸杀人呢。

    别看皇后已经出宫,显然皇上是知道的,不然不能下那道生病了的旨意。

    出宫的皇后依然盛宠不衰,他这次是要犯皇后手里了。

    陆宏心中懊恼至极,先看向徐氏,要不是这个女人非要指证小鹦鹉,他就不会上门。

    但是毕竟人家是亲属死了,关心则乱,这个可以理解一下。

    但是这两个一定不能原谅。

    陆宏带电的威严双目如三九天的冰棱一样看向刘大海和田美娘。

    他道:“刘大海,你说你亲眼看到了的小鹦鹉去井中投尸,你现在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是啊,人家根本不说男人,就不会奸杀人,那他为什么投尸?

    他们口口声声说看到的人又是谁?

    刘大海本来就嘴拙,现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田美娘想了半天,用不确定的语气道:“那或许,或许,他还有同伙呢?他不过是个销赃的。”

    奸杀人还要太监销赃?所以那个人是皇帝吗?

    陆宏怒道:“本官再问你们一遍,是否亲眼看见小鹦鹉投尸?做假证是要坐牢的,你们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老邢名丹田气足,说话可以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刘大海已经瘸了,就是在官府瘸的,牢狱的生活是人间炼狱,他再也不想呆,吓的用哀求的目光看着田美娘。

    田美娘也过过堂,那种滋味她不想再尝试第二次。

    可是一个人说出去的话,怎么好那么收回。

    她脸上带着犹豫。

    李昭冷笑道:“刘大海我来问你,你看见有人投东西到井里,却不在意是什么东西,看也不看,一点都不好奇?你觉得说的过去吗?”

    所以他的证词本来就漏洞百出。

    陆宏不想在皇后娘娘面前表现出不好的印象。

    但见刘大海支支吾吾,他道:“看来有人不吃点苦头是不会说实话,干扰本官办案,到底是何居心,全部拉到衙门里去,定然能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刘大海低头认错的样子,田美娘却在挣扎,就在这时,进来一个衙役,在陆宏耳边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陆宏眼睛一瞪,然后恍然的看向刘大海,问道: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他这陡然间的凌厉,让屋里短暂一静,然后刘大海看着他不解道:“草民是个砍柴的。”

    陆宏点头道:“砍柴必然要用麻绳,你的绳子呢?”

    刘大海昨日进城卖柴,卖完之后请求田美娘的原谅,田美娘不理他。

    因为他残疾,现在砍柴没有以前快,天气暖卖的也很慢。这样就耽误时间了,田美娘再不理他,他一耽误,就没办法按照准确的时间出城,所以就留在钱三郎家的废宅子过了一夜。

    醒了之后背柴的绳子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刘大海还是不知道陆宏为什么要问这个,道:“丢了,草民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陆宏垂眸看着他,倏然的,嘴角涌上一丝讽刺笑容:“丢了?

    本官现在知道你为什么要诬陷小鹦鹉了,因为这人,是你杀的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田娃在抛尸的时候因为徐珍珍的胳膊一直不肯放下,他塞不到井里,正好无意间捡了一根绳子,于是就把绳子绑在徐珍珍尸体上,然后完成的抛尸。

    那绳子的长短模样,和刘大海用的一模一样,刘大海还诬赖别人,这样他的嫌疑就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被陆宏带回去,加上田美娘。

    而徐长远等人要跟陆宏回去做笔录。

    当然,陆宏怎么也不敢叫娘娘过去,求了小鹦鹉,所以小鹦鹉和顾岚青都去了。

    李昭也秦姑姑留在家里。

    屋子里突然间冷清,外面的声音就传的真真的,好想有人在议论李昭。

    李昭脸色一沉,犹豫片刻后出了门,秦姑姑急忙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他二人到外面一看,是衙役抬着徐珍珍的尸体要送到衙门停尸间去做笔录。

    如此难得一见的场景,百姓们都好事,不敢看就远远的围在后面议论。

    对着门口的正好是王嫂子等人,就是最喜欢扯老婆舌的那几个。

    有个道:“怎么会事徐家丫头?我还以为是李家那位出了事呢。”

    王嫂子道:“可不是,就她天天打扮的跟个妖精一样,我也以为是她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