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三十章 谁是凶手?
    李昭直接就冲过去,问道:“不是我你们很失望吗?”

    她在别人身后说的,王嫂子几人不防,吓的嗷一声叫。

    回头之后神色都很发虚。

    王嫂子红着脸道:“谁说你了?你自己愿意对号入座。”

    李昭指着天空道:“人在做天在看,你们说的是不是我你们自己心里清楚,敢说不是我你们就跳打雷劈吗?”

    几个女人都知道她厉害,后退一步不说了。

    李昭因为徐珍珍的死非常伤心,此时更是愤怒。

    她浓眉蹙起,继续道:“我自认为没有得罪过你们任何人,我甚至跟你们的生意都一点关系没有,你们知道珍珍是怎么了吗?

    是死了。

    你们却在可惜为什么死的不是我?

    我是挖你们祖坟了还是抱你们家孩子下井了?

    你们要对一个与你们无关的人这么诅咒?你们是畜生吗?”

    其实不止王嫂子几人,街上很多女人都不喜欢李昭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漂亮不说,活的自在,不畏惧流言蜚语。

    可是女人哪能这么活,她们都在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自己的名声,自己的家庭,偏偏出现这么个人在你面前晃,你生气不生气?

    他们的丈夫甚至还在背后议论,这个女人到底能不能弄到手,这更可气。

    所以并不是无缘无故的恨,但是人家也确实没惹到她们。

    王嫂子等人被李昭几句话说的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可谁还不是泼辣过呢?

    王嫂子道:“谁恨你了?你自己不做亏心事的话,我们恨你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这是没有辩解的词就在强词夺理。

    随后又道:“说起来你还应该感谢我们呢,珍珍的死也给你提个醒,别没事在门口晃悠,免得被贼盯上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那我也给你们提个醒,贼怕恶人,他是盯不上我的。

    到时你们。

    你看珍珍老实,仁厚,不招灾不惹祸,从来也不会去招惹男人,终于是一个完美受害者,你们没话编排她了吧?

    但是她这么完美为什么会死?

    因为这坏人啊,坏人看的不是色,是看谁老实好欺负。

    你们这种女人这么喜欢扯老婆舌,那自己很注重名节是吧?明天歹徒就盯上你们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大眼一立,像是毒蛇吐着信子在盯着她的猎物。

    几个女人赶紧背后发凉,好想已经被人盯住了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李昭不管,接下来扯过王嫂子的领子,啪啪就是两巴掌。

    王嫂子平时是个欺软怕硬的主,李昭真动手了她倒怕了,捂着脸哭道:“你凭什么打我?”

    李昭指着她们众人:“我之前说过,让我听到谁说我,我就用大耳刮子抽她,现在我兑现了,所以你们最好是长记性。”

    周围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,但是那几个女人倒是没人敢上前。

    李昭用凌厉的目光扫了她们一遍,这些人还是没上前。

    她冷哼一声:“谁再嘴欠,割了他的舌头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李昭和秦姑姑回到屋里。

    发泄完,李昭冰冷的神色并没有改善。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如果娘娘生气,让人把那几个女人做掉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手刀放在脖子钱,做了个咔嚓的动作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真的被她逗笑了。

    她道:“这世上就是这种恶人让你没办法,她们只是动嘴歧视你,生活上排挤你,却不犯罪。你说这怎么杀?

    一条街的都杀了?

    天下的女人都杀了?

    没用的,唯有教育下一代女人自强自立,不要成为她们这样,然后等她们都死光了,就不会再有因为嫉妒别人而开始攻击别人女人了。”

    娘娘为什么受到排挤?

    漂亮,自在,却没有男人。

    女人都怕她跟她们抢男人,这才是本质。

    秦姑姑一直都知道,她也知道这些人杀不净,瞬间沉默下来,道:“没人男人的女人真苦啊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道:“所以我这还只是体验,真正这样的女人不少,她们才是真可怜。”

    主仆二人说着话,话题慢慢又回到徐珍珍身上。

    秦姑姑问道:“太太,陆大人的意思,是不是刘大海是凶手?您说真的是他吗?”

    李昭摇头:“如果按照我的经验,肯定不是他。”

    因为在强奸案这种大数据显示下,犯罪率最低的就是处男。

    尤其是像刘大海这种,过了娶妻时间好多年,依然是处男的男人。

    第一他们之所以没能娶上妻子,穷是一方面,但是都没办法让女人和他上床,显然有交流上的障碍,他们胆小,会畏惧和羞涩和女人交往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如何有胆量去强奸一个人。

    再一个,他们没有经验,会不得其法,成功率也不高。

    李昭继续道:“再看田美娘,她是看不起刘大海的,今天为什么会和刘大海一起出现?难道是为了帮刘大海洗清罪名?显然反常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案子的嫌疑人,我更怀疑是跟田美娘有关的,刘大海是受她唆使,来当炮灰的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恍然道:“是田娃?”

    李昭确实这样怀疑田娃。

    当是闯入她屋子的时候,她就想一定要抓到这个田娃,可惜人先跑了,官府又不愿意把精力浪费在一个小偷身上,没有怎么找。

    他们的人要抓这种京城的老油条,就显得人少了点。

    李昭这时候又有点希望不是田娃,因为如果真的是田娃,她当时应该调集锦衣卫和东厂的力量早早把人抓到的,不然就不会耽误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想这些又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她晃晃头道:“先不要妄加揣测,任何一个人被冤枉的滋味都不好受,咱们等小鹦鹉回来看他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田家,田美娘被田父背着,然后轻轻的放到床上。

    但是她不能坐着,因为屁股上挨了板子。

    她是被田家父母从衙门里接过来的。

    见女儿趴在枕头上哭,田母道:“你还有脸哭,为什么又跟那个刘大海混在一起啊?

    你是过堂没够了吧?两次加一起,家里都花了十两银子了,再有下次,我是不会掏钱救你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还心疼钱?人能回来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: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