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三十一章 田娃被抓了
    田美娘并没有说她是证人,她只是扶着刘大海去找陆宏的人,本来不应该抓她过堂,但是因为她跟刘大海一起耽误办案了,所以陆宏还是下令将她打了。

    不过要收监,就没什么理由,所以最后田美娘还是被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母亲提到救字,田美娘才想起自己跟田娃的约定。

    这已经过了一上午,跟大哥约定的时间快到了,到时候大哥会找人来拿钱,她却还没管母亲要呢。

    田美娘伸出手道:“娘,给我二百两。”

    她脑袋上被啪的拍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打完女儿。

    田母道:“我打你个二百两的样,你知道二百两是多少钱吗?家里得攒多少年?

    还二百两,你已经花了老娘十两银子了,等你找婆家,彩礼没有五百两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田美娘急的什么一样,这可是大哥的跑路钱,她刚要告诉父母大哥做了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院子里有人喊道:“老田家的?老田家的在吗?”

    听声音是个嗓门很大的女人。

    田母脸上一下子堆出笑容,道:“是蒋三姑。”

    说完看向田美娘:“你给老娘老实的呆着,这次人家要是成了,你就赶紧嫁过去,别跟老娘在家里惹祸。”

    蒋三姑是媒婆啊,所以是来给她说亲的。

    田美娘这时候却没心思想亲事,她大哥怎么办?

    可是母亲已经热情洋溢的出门去了,父亲随后也跟了出去,田美娘一动屁股就疼,她急出了一脑袋汗,大哥等不到她会怎么办啊?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报馆里,小鹦鹉和顾岚青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小鹦鹉及其失望的道:“太太,官府又没有把田美娘收监,只是打了板子就被放出来了,咱们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件事在李昭的预料之中,虽然古代黑暗,但是天子脚下,官员也不能个个都黑,更不可能来一个黑一个。

    那田美娘既没说她是证人,也没做什么作奸犯科的事,陆宏要爱惜毛羽,怎么可能非常严厉的惩罚这个人。

    但是李昭已经有了对策,她摇头道:“暂时不用理她,她会自食恶果的,倒是田娃,抓到了吗?”

    小鹦鹉点头:“暗卫终于摸到门口,他好赌,就去南城地下赌庄找人了,也偏巧他今天还往回来,一下子就堵到了。

    人已经抓到,按照偷盗的名义送到大理寺去了。”

    只要抓到田娃,田家任何人都跑不了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好,暂时不要让人把他放出来,剩下的是就看陆宏怎么查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现在刘大海更可疑,所以陆宏得一个一个审问。

    小鹦鹉见娘娘说话的时候看着前方的虚空,神色冷漠语气干脆。

    这又是胸有成竹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娘娘这个姿态自打被太后逼出宫之后,就很久没有出现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出现,坏人都会得到应有的下场,也能替他报个仇。

    他脸上不由自主的露齿喜出望外的笑容,问道:“娘娘,那咱们接下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道:“盯着田家,会有收获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田家,此时田母田美娘和蒋三姑正吵成一团。

    田母气的嘴唇发紫的问蒋三姑:“我女儿才十八,你让他嫁给一个六十八的老头子?人家都说你说媒信得过,不般配的不会给撮合,你就这么配对的?

    我家美娘哪里让你看不顺眼,你给找那么老的老头子?”

    田美娘也急道:“不是读书人我才不嫁,你到底什么意思啊,这样的人家也介绍给我?”

    蒋三姑也气的不行,对田母道:“当时是你自己说的,做妾也可以考虑,但是彩礼必须多。

    你现在怪我?吴员外老一点怎么了?人家愿意出五百两银子当聘礼。

    再说你们家美娘名声都坏了,我上那给他找又年轻又肯出高价彩礼的?

    我倒是想给她介绍宋公子呢,人家要你们吗?

    有上进心是好的,可是你们也看看自己啥条件啊,田氏你自己瞅瞅你们家孩子什么样?如果是你儿子你要吗?

    整天想飞上枝头变凤凰,有那个教养吗?做梦呢吧?”

    蒋三姑本来就嘴巧,一连串的话,让田家人没有还口的余地。

    田母气急了,挽起袖子:“你这老狗嘴巴这么毒,看我撕烂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蒋三姑敢跟田母撕破脸皮,就是再也不想赚田美娘的媒人钱了。

    她一个常年东家走西家的人物,还能怕田母这个架势。

    叉着腰道:“你有时间撕烂我的嘴,不如好好教育儿女。

    就你家这两个孩子,一个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要不是美娘年轻还稍有姿色,你以为老头子会要?

    也就老子头要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老头子都不会要,老娘以后再也不会给你家说媒,看谁能帮你那破鞋姑娘嫁出去。”

    田美娘要不是屁股受伤,肯定扑过去了,她吼道:“你才是破鞋,我哪里不好?如今皇后就是商户出身,等我嫁个皇帝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蒋三姑哈哈大笑:“皇后可能出身不好,但是皇后肯定不会扯老婆舌的,你还想当皇后?哈哈,当宫女人家都嫌你臭。”

    三番五次侮辱,这可真是欺人太甚了。

    田母已经忍到极限。

    红着眼睛就要学老牛顶头的样子去顶蒋三姑,蒋三姑也做好了准备要还手,二人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田家大门响了:“田大叔,田大叔,快出来,你家田娃被官府的带走了,你们要不要去人赎啊,我可告诉你们了”

    听着是街上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院子里一下静下来。

    田母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也忘了跟蒋三姑打仗,急道:“这官府作孽,怎么又给抓了。”

    田父开门去,要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田美娘已经吓得魂飞魄散,大哥的事情败露了?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来报信的是街上的一个小伙子,平时为人挺热情的,官府里有个表哥在当差。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田父人不错的份上,他是不会来说这种事的。

    田父问他知不知道为什么,他道:“就是偷东西被人抓了呗,估计得关些日子,你们老两口也别上火,能走动就走动走动。”

    田美娘在人后都听到了,没有血色的脸慢慢恢复些,是偷盗,不是杀人,说明大哥的事还有回旋的余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