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三十四章 害死徐珍珍的真正凶手
    公廨中,陆宏听到有位姓李的娘子找他,就是街上那位。

    他惊的从椅子上站起,然后命令手下:“快把屋子收拾一下,臭鞋什么的都扔出去桌上的卷宗可以摆乱一些哎呀也不要太乱了嘛,行了行了,毛笔蘸满墨水放在一边就行”

    王帅也在屋里呢。

    大人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他们平时都是大老粗在屋里,几双臭鞋子大人受不了了?

    不能啊,大人的味儿是最鲜亮的了。

    还有要把说桌摆乱,但是不能太乱,这分明是要制造忙中有序的样子。

    王帅悄悄在陆宏耳边问道:“大人,这李娘子有什么特别的?”

    人家是皇后啊,还特别?特别大了去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皇后是个比皇上还厉害的人,一个女人喜欢处理政事,对他们这些人的要求就会比较高,他希望在有生之年再升一升,所以必须作出好印象。

    陆宏道:“一会机灵点,看我眼色行事。”

    王帅点头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。”陆宏又道:“看娘子脸色行事。”

    王帅:“”

    所以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大人物?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李昭带着小鹦鹉和秦姑姑被衙役迎到陆宏的办公屋子中。

    屋里有很多卷宗,除此之外李昭也没什么心情打量这屋子,见陆宏站在桌子前迎接她,态度十分客气:“李家娘子好。”

    李昭脸上微微一笑,就知道再直接的人,能混到这种位置,都不会是草包,这家伙早就知道她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李昭是个十分珍惜时间的人,不太熟悉的人她只喜欢说正事。

    于是道:“见过陆大人,大人,小女子今日来此,是来问问徐珍珍被谋杀的案子,听说嫌犯找到了,是个什么样的人?他为什么要杀珍珍?”

    她如果不知道嫌犯是谁,她会来吗?

    陆宏不知道这位皇后娘娘想要个什么结果,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。

    道:“招供的嫌犯是个打柴的,叫做刘大海,他晚上在钱家废宅里有出现过,街上有人看到。

    他自己说是无意间见到一个人走在街上的徐珍珍,然后就跟回了家,把人奸杀后又扔到井里。”

    陆宏说完,见对面的三人如门神一样站在地中央,门口的阳光都给挡了,神色威严,让人发怵,他又忙道:“娘子坐下说吧。”

    李昭找了办公桌之前的两排椅子其中的一个坐下。

    然后道:“这个杀人过程就算是街上的孩子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陆大人,小女子想要问的是,凭借大人多年的老刑名,觉得刘大海是凶手吗?”

    恐怕这才是娘娘今天的来意。

    陆宏从李昭冰冷且有些严厉的态度中,终于读懂了什么。

    娘娘是干大事的人,和普通的女子不同,她虽然跟刘大海有过节,但是肯定更注重杀人的真凶是谁。

    这样他就心里有底了。

    他道:“从刘大海的口供中,可以发现很多疑点。

    第一,徐珍珍的尸体上有粪便的臭味,显然是用夜香桶运过去的,但是刘大海在师爷的追问下才说,背过去的。

    尸体投井的时候有绳子捆绑,刘大海对这个细节也没有交代。

    刘大海也没有提到在屋里杀害徐珍珍的细节,他的口供说是在徐家门口看到徐珍珍,然后就把人杀了,问他具体细节,都说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:“所以大人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就是刘大海不像是凶手,但是如果刘大海不是,就得另外找凶手,可是百姓的舆论太大,早结案早可以获得好名声。

    李昭见陆宏黑而正气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,她冷笑道:“大人不好说吗?”

    王帅是谨记陆宏道话的,看人脸色行事,所以他刚要帮自家大人说话。

    李昭这时道:“陆大人,能否让你的人先出去一下,小女子有几个私密的问题要请教大人。”

    王帅:“”

    这回看不见脸色了。

    王帅等人实相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李昭对小鹦鹉和秦姑姑也使了个眼色,于是她的人也出去了。

    陆宏心里开始惴惴不安,他和娘娘之间能有什么私密事?

    除非是娘娘有什么不满意的,但是因为他是重臣,不好当着别人的面训斥他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的小女子

    陆宏正思绪游飞的时候,李昭眼中的眸子一沉。

    道:“大人真的不知道刘大海不是凶手吗?”

    陆宏道:“可是公堂之上是讲究证据的,刘大海招供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那大人就应该继续追查,刘大海为什么招供。

    小女子以为,律法是为了主持公道,还人间一个正义,而不是盲目的为了追求一个结果吧。”

    但是他们衙门,追求的就是办了多少件案子,以此为升职的考核要素。

    陆宏听的心头一震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这样说吧,我怀疑田美娘的大哥,田娃才是真正的凶手。

    因为刘大海非常喜欢田美娘,田美娘有能力说服刘大海替田娃顶罪,如果刘大海顶了罪,对田美娘有好处。

    所以这案子真凶也不是很难查。

    目标锁定,尸体就是死者最后的遗言,这句话其中的分量和道理大人应该比我懂得多。”

    陆宏心中又一次被震动。

    尸体是死者最后的遗言。

    因为在尸体上,可以看出很多死亡讯息。

    他们这位娘娘,还真是无所不知啊。

    他脸上有些惭愧道:“是,是本官没用注意到刘大海和田美娘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应该是刘大海没说,刘大海就说他一直娶不到媳妇,所以起了歹念,这个理由非常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李昭听了陆宏这话却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陆宏之所以在民间口碑不错,是判案的时候,他往往都能秉公办理,证据确凿,他不管你的地位多低,都不会难为人,也没听过收受贿赂。

    但是做事上,就显得能力不足。

    也就是花架子,或许也是大环境下不想认真。

    不然刘大海是凶手,凶手的社会背景怎么可以都不调查呢?

    李昭站起道:“陆大人,我今日还跟你说句话,如果这田娃真的是凶手,其实害死徐珍珍的人就是你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