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三十七章 田娃倒打一耙
    田美娘觉得自己像是被人遗弃的婴儿,痛苦,无助。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娘是最疼她的呢,但是还不如一个杀人犯大哥。

    对,举报大哥,只要大哥死了,就不用管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刚想到这里就被自己的恐怖想法吓到了,不能这样做,如果这样做了,跟家人结了仇,她以后的生计怎么办?

    而且怕是大哥判死刑的话,会需要更多的银子打点,那时候还是会卖掉她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竟然有种走投无路的感觉。

    田美娘更恨李昭了,如果不是她,兴许她还能有杨大爷撑腰,现在可怎么办?

    哭着哭着脑中灵光一闪,跟大哥在外面说话的时候,明明见过大哥拇指上有个玉扳指,感觉价格不菲,但是探监的时候怎么没了呢?

    犯人被关起来的时候会搜身,值钱的东西会被衙役贪墨,大哥应该知道这个规矩,所以把东西藏起来了吧?

    田美娘抱着侥幸心理,对田父道:“爹,再带我去见大哥,我能给你们拿出银子,谁也别想卖我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公廨里,陆宏意外的看着王帅:“那个小鹦鹉真的说,田娃身上有个扳指?这他都知道?”

    因为尸体上的特殊痕迹,饰品显然成了罪证的关键。

    陆宏这一天正在想是什么饰品呢,人家就送来了证据。

    说完,他暗暗叹口气,又道:“还是不如人家,人家就是有法子知道更多的消息,这应该不是地位的原因,就是细心,能力。”

    王帅隐约感觉到大人在夸奖那位夫人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大人,那位女子到底是什么人啊?从田家那里探听出来的消息,她的身份一定不一般吧?”

    陆宏眯眼看着王帅:“好好办你的事,知道的多死得快不懂?啥都想知道,去找扳指。”

    王帅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人一定是在为他着想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王帅在一个狱卒那里找到了玉扳指。

    田娃是机灵,把扳指藏在袜子里。

    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啊,老狱卒还不知道他这个伎俩?

    入狱当天就找到了,然后占为己有没有上报,就差去当了换钱了,还好王帅动作快一步。

    拿到了扳指,对着徐珍珍的尸体一对,那个奇怪的痕迹正好是扳指造成的。

    这可是确凿的证据了,不然不可能有这么多的巧合,田娃休想抵赖。

    又给他用了大刑,他很快就招供,但是供词中他说他和徐珍珍在暗地里交往,徐珍珍拿过她的钱,但是最后不跟他好了,所以他气不过,才去找徐珍珍,然后徐珍珍羞辱他,他才失手杀人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和无故杀人的量刑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本来女子地位就低,又是女人先撩拨男人,就算被杀,也不一定非要死刑了。

    田娃咬住这个供词不放,徐长远那边又无法证明女儿和田娃没有关系,所以案子还要公开审理一次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李昭先事从顾岚青那里得到的,因为顾岚青去见徐长远了,徐长远因为田娃的供词,差点没气死。

    随后很快的,小鹦鹉从外面回来,也证实了这个传闻是真的。

    李昭听了简直气的双手发抖:“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,他一个鳏夫,还是害死老婆的凶手,珍珍才十五岁的小女孩,怎么可能跟他有牵扯,无赖,纯属无赖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道:“人都杀了,死无对证,他还是什么无赖?畜生。”

    所以才气愤,死无对证,凭他怎么说。

    但是更让李昭气氛的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看她的报纸生意好,偷偷也办报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她就看到了关于徐珍珍死亡的头条新闻。

    新闻里还原事件真相,就把天娃的供词说了。

    这回明明是田娃起了歹意杀人,罪大恶极,但是不明真相的人都开始骂徐珍珍,朝三暮四逗男人,死有余辜。

    这个报纸虽然没有他们的报纸印刷的多,但是三百份,这种新鲜事物就足以掀起风浪了。

    到了第三天的时候,街上明明了解徐珍珍的人,都开始觉得真有其事,他们还拉出徐珍珍跟别的男人说过话,因此才甩掉田娃的所谓证据。更说徐珍珍不还田娃的钱,田娃才杀她的,现在又害得田娃坐牢,真是个祸水。

    闹了半天杀人的人还成了无辜受害者了。

    李昭坐在椅子上在想如何还珍珍一个公道,这时候王嫂子从外面进来,还跟着她的那群小姐妹。

    这人总说李昭坏话,秦姑姑起了防备之心的站起来。

    李昭蹙眉问道:“你们是要买报?我这只批发,不单卖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她现在喜欢跟人吵架的原因。

    以前她做玉器,谁都可能成为客人,所以谁都不得罪。

    现在她是供货商了,跟这些人没直接的金钱关系。

    王嫂子脸上带着讥讽的笑道:“你不是说徐珍珍干净完美吗?这下好了,也是个不要脸的贱人。

    我们来就是想告诉你,行为检点些,不然下一个被杀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李昭二话没说,一个箭步窜到王嫂子面前,抬手就是两巴掌。

    王嫂子尖叫道:“为什么又打我?明明是你自己的错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说了,谁敢说我,我就打耳刮子抽她。

    你连我为什么打你你都不知道吗?

    那好,现在来挑衅我,等官府审问过后,若若是证明了珍珍无辜,我见你们一个,还要再打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李昭吼道:“还不快滚。”

    王嫂子等人如鸟兽状,他们到了外面,李昭还能听见她们抱怨:“我就说别来吧,她哪里是讲道理的主……”

    还成了她不讲道理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见娘娘脸上能滴黑水,劝慰道:“老天自有公道,太太,我们等着陆大人宣判结果吧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,她已经跟陆宏谈了那么多,希望这次陆宏不要让她失望,也不要让死者没有公道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三月十八,这对于徐长远来说,是个沉重而又重要的日子。

    田娃虽然招供承认杀人,但是动机有了变数,可能会影响最终结果,所以大理寺要公开审理。

    审问就在这一天,一个天空阴沉,细雨绵绵的日子里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