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三十九章 又一场邂逅
    所谓存者且偷生,死者长已矣。

    所以替死人伸冤有什么用,人也回不过来。

    但是必须得给活着的人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活着的人,死了女儿,已经是人间大不幸,不可以再让他觉得世界黑暗,世人都不辩是非。

    争取了大多数人的立场,让行凶者付出代价,这就是为什么要有公堂的原因。

    证人们一出,田娃的罪行无所遁形,也罪无可恕。

    但是要如何量刑,陆宏在田娃终于认罪的时候思考着。

    刑法中死刑分很多种。

    大多数都先判个死刑,然后等着秋后问斩,为什么是秋后呢?因为秋天需要男人收割,干完活再死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彰显皇帝的仁厚,很多人可能不会死。

    死刑的复合非常严格,是因为尊重生命,秋后问斩之前,行刑部门会将问斩的名单呈给皇上,皇上不会让所有人都死,要在上面划勾,打了红勾的,就是必须死了,没有打勾的,遇到大赦天下的时候,还能放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勾谁,看皇上喜好,没有规律。

    田娃可以判个秋后问斩。

    但是皇后娘娘一直盯着这件事,徐珍珍都已经死了,再留田娃半年?

    到时候皇上如果忘了打勾,这人岂不是就被放出去了。

    那样皇后肯定会怪罪。

    陆宏想到这里,道;“田娃穷凶极恶,造成了极其不好的影响,而且基本没有悔过态度,阴险狡诈,实属罪大恶极,不斩立决不足以平民愤,枭首!”

    宣判完又想,到时候皇上怪罪下来他没复合就杀人,那就找皇后求情,反正他们是一家的。

    陆宏的话音落下,记录的人也跟着动笔。

    王帅将枭首两个字郑重的写在卷宗判决那一页,然后找文书盖章。

    上面刑名都忙碌中。

    田娃在下面吓傻了,身子一瘫,哭都忘了哭。

    田母则抱着儿子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而徐长远那边呢,知道女儿的大仇得报,嗷的一声,没哭出来,人就直接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陆宏还要叫大夫给他急救,大夫说是伤心至极,所以晕厥,没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这样陆宏多少也放心点,让家属赶紧把人带回去医治

    不说里面,外面的人因为知道事情的真相,都开始同情徐长远和徐珍珍,议论纷纷,还有人扔东西打田娃的。

    秦姑姑一口浊气呼出,终于神清气爽,然后看向李昭道:“太太说的是,还是应该相信大人,今日陆大人好威风,只是不知道如果没有太太在场,他会不会这么卖力?”

    会的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她,也会有人别人。

    这世上阴阳是抱负而生的,哪里有不平,哪里就有反抗。

    哪里有执法不严,哪里就会有找茬的。

    因为有黑暗,所以才有光明。

    因为有黑暗,所以才有正义。

    今日这样的冤情,如果她看不见,也会有正义之士看见,人间是有公正的,要相信。

    李昭抬眼看到宋涵佩在帮顾岚青和小鹦鹉抬着徐长远,笑了,看吧,那不就是公正?

    她没有跟秦姑姑多解释,低声道:“派人去告诉陆宏,田娃斩立决拖延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不解:“这么便宜他?”

    这怎么能是便宜呢?

    有些时候,人可以生不如死的,田娃应该还没有尝过和别的犯人同牢房的滋味。

    他不是奸杀别人?

    而牢房中那些长年不见天日的大汉,最看不起的就是强奸之人,有他的苦头。

    而至于为什么要留着她。

    李昭想到田家一家,低头一笑,模样温柔不失欣喜,好像是遇到了什么羞涩的事,道:“总之,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却打了个激灵,娘娘这么笑从来都不是害羞,她要算计人了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宣判已经结束,该关押的关押,该放人的放人,衙门口两扇漆黑的大门,就这么缓缓的关上了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也要散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回身往外走,这时候才感觉到小雨绵绵,浇的身上都湿漉漉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去叫人,李昭把纸伞交给了她,她自己将披风盖在头上,像是她以前在现代时遇到小雨,就这么撑着衣服混入人群。

    她那时候是多么的讨厌阴天,但是却不讨厌下雨。

    她喜欢这样绵绵的小雨,空气一新,四周都是被老天爷洗过的,那时候的板油路面也都深沉干净。

    人们都不出门,静的让人忘记了时间。

    所以如果真的遇到这样的雨,她很少躲避,会故意顶着雨在路上行走。

    如今雨好想还是那场雨,但是已经物是人非了。

    这京城的路面啊,大多数都是泥的,一下雨什么都有,很是肮脏。

    李昭这次没有心情看雨,而是直奔马车。

    就在她低头快走的时候,身子突然被刮到,她趔趄一下,站稳后回头看,一个高大的身影也在这时候停下。

    那人忙道:“对不起对不起,是不是碰到您了?小姐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李昭愣愣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那人见她如此,神色很是急切:“小姐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你看,我着急走路根本没看前方,这样,如果我碰到您哪里,我赔好吗?”

    可能赔不起了。

    赔不起她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他身穿白色缎子面披风,一把白色山水画的百褶伞,头顶网巾束发,没有戴冠,而是别着一根碧玉色的发簪。

    全身素色,唯有那一抹淡绿,在这京华烟雨中,像是云海之中突出的一点山峰,飘飘渺渺,宛若仙人。

    他的相貌也是很英俊的。

    菱角分明的脸颊,那薄薄的眼皮和嘴唇,显得他及其斯文儒雅。

    还有那双眼睛,清澈剔透,如含着一汪春水,就算不笑,也给人以平静亲切的感觉,是那么的勾人。

    当年,就是这样的雨中,就是这样的天气。

    她躲在校舍的屋檐下避(^^)看雨,这双眼睛就躲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然后他笑着说:“这雨下的不大,其实蛮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嗯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们就开始交往了,因为她没逃过那双眼睛的勾引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人就是杨宸。

    不,是跟杨宸长得一样的人。

    因为杨宸是不会跟他这样客气的,杨宸如果撞了她,怕她摔倒,应该会扶着她。

    而不是这么陌生有些担心的说,我赔给你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?你真的没事吧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