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四十一章 控制舆论
    ..不良帝后

    李昭倒是信得过宋涵佩,雇他没关系。

    但是宋涵佩不是差钱的人,何况他要忙着复习考试,还有小半年就要下场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您时间够用吗?”

    宋涵佩点头道:“不耽误,八股文也要写时事,再说人就是要逼一逼自己,才能自己一天到底能做多少事。”

    李昭算计着,宋涵佩以前下过场,复习考试三个月够用了,让他先试一两个月,体会的国计民生多了,文章才能言之有物,所以确实不见的是坏事。

    她点了她:“既然徐先生已经同意,你们就写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看下顾岚青:“你应该知道我的中心思想是什么,帮我表达出来。”

    她的中心思想有两个。

    女人遇到坏人要懂得反抗。

    坏人伤害的都是老实人,跟穿的多少行为作风无关。

    顾岚青点着头:“放心娘子,咱们家报纸的宗旨是什么我一直记得呢,我们这就去写。”

    她办报是为了引导舆论,当然要往好的方向写。

    李昭又给了宋涵佩和顾岚青一摞资料,是让秦姑姑从大理寺拿来的,她说的坏人只欺负老实人可是有大数据支持的,不是她胡说。

    这都是大理寺的案例。

    但是古人的案例和现代的就没办法比了,古人有多少个女人受害都是不出声的,他们根本不报案,例子也就不多,聊胜于无。

    顾岚青和宋涵佩拿到资料后开始整理和商量,看到两个人头挨头的背影,李昭突然觉得很幸福,果然还是要控制舆论啊,明天她就能替珍珍彻底平反,这也是整治国民素质的一个突破口。

    她相信好的引导,像王嫂子那用的人就会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明日要出版的东西搞定了。

    李昭又把小鹦鹉叫来:“徐先生那边沉冤得雪,肯定会想女儿,现在是最痛不欲生的时候,你去看着点,别让人想不开。”

    徐先生已经四十岁了,丧妻丧女,命运对他确实太残忍,他不想活李昭都能理解,但是日子再苦也要挺过来,挺一挺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境遇,活着的人,还是要好好活着。

    小鹦鹉道:“不是小的不想去,是小的一去,徐先生就会想起珍珍没有到家,所以会难过,还是让秦姑姑去吧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是二十五岁的女人,怎么能去安慰一个中年男人呢。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,还是让小鹦鹉派人盯着徐长远,别想不开自杀了就行,至于心理开导,等顾岚青写完了稿子,让顾岚青去,这样比较好。

    于是她把事情交代下去了。

    都安排好,她开始排版她的版块。

    忙了一会,秦姑姑从门口走了回来,然后趴在她桌前低声道:“太太,您留着田娃半个月,是不是就为了抄田家的家啊?”

    李昭抬起头,蓦然就笑了,眼里带着好奇的目光问道:“对面出事了?”

    秦姑姑点点头:“闹呢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田母不肯从衙门里回来,就怕儿子死了,她就那么一个儿子啊,还指望养老送终呢。

    好在遇到一个牢房的狱卒,给她通了气,田娃还有一个月时间能拖,但是大人为什么会延迟这一个月?就是等孝敬呢。

    孝敬到位,人就能偷偷跟死囚换了,然后放出来。

    田母觉得这是真的,所以她回来凑孝敬。

    但是狱卒说孝敬大人物的,还是买命,少说也要一千两,他们家铺子都卖了也凑不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亲戚知道田娃的为人还不借。

    田母把目光放在了甜美娘身上,只能牺牲女儿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,父亲先哭的泣不成声,甜美娘发现母亲打量她的目光如饿狼看着猎物,她失控的吼道:“娘,我知道你想干什么,但是大哥被判死刑不可能给放出了了,那狱卒就是在骗你,陆大人什么时候收受过贿赂?”

    狱卒偷偷说钱的时候,甜美娘和田父都在场。

    听了女儿的话,田母不愿意了,道:“你们爷俩办多少事不都是人家帮忙的,怎么可能骗人?

    你这女子就是太自私,你大哥要死了命你都不救,不然你能嫁给谁?”

    所以田母打量女儿那两道光,就是在盘算把女儿嫁给土财主当小妾。

    田美娘之前想要玉扳指给自己脱身,后来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她以为大哥死刑这件事就过了。

    但是一看母亲想捞大哥出来,就明白不可能。

    她坐在地上打滚:“我也是你生的吧,我凭什么为了一个杀人犯毁掉自己的终身?”

    田母道:“你是我肚皮爬出来的,我说嫁谁就嫁谁。

    不救你大哥,你能给我们养老送终?”

    甜美娘求父亲,父亲那愁眉苦脸却不表态的样,感觉也是想保儿子的。

    这让甜美娘去堕入无边的深渊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她持美行凶,母亲不管她怎么做都说好,她以为她是父母最疼爱的人,到头来却比不过一个死刑犯。

    又想到宋涵佩杨大爷对她的排斥。

    若不是母亲教给她,她长的好看,男人都会动心……就应该嫁给读书人……

    她能总是吃力不讨好,让谁都讨厌吗?

    到头来没人聘她,名声也毁了,不然母亲想卖也没办法把她卖掉。

    甜美娘哭闹一番后,又被田母锁起来,因为怕她跑了,那时候她才彻底知道自己的处境。

    也知道一辈子可能要了,但是后悔,还是太迟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傍晚时分,宋涵佩和顾岚青写好了稿件,然后拿给李昭审核。

    李昭发展他们把官府失职这块写的特别详细,也义正严辞的做了点评。

    其实珍珍的死亡,是多种因素造成的。

    徐长远不回来,珍珍才会出来找,如果她留珍珍,或者徐氏最后不大意,珍珍都可能不会死。

    但是俗话说的好,只有天天做贼,没有日日防贼的。

    徐长远和她还有徐氏,真的有责任吗?

    人活在世,谁都难免会有失误,是谁都难免,每个人都会有失误的,这是人类的进化漏洞。

    但是不能因为别人失误有人就杀人吧?

    所以明明是坏人太坏。

    但话又说回来,阴阳抱负而生,有极好的人,就会有极坏的人,没有为什么,基因激素控制的,不可理解也不必理解,他们就是坏。

    这种坏必须要有权利部分管制和严惩。

    所以归根结底,要对这件事情负责的就是田娃和政府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