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四十三章 竞争对手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宋涵佩看不过去,走出来拎着刘大海的衣领,道:“既然你那么在乎田美娘,不是想救人吗?谁要卖田美娘你去求谁去,求不动就把人杀了,田美娘就没事了,去吧,不要在这里麻烦无辜的人,跟你们没关系的我们……滚!”

    宋涵佩连拖带拽把刘大海扔到了屋外。

    街上还有几个人,刘大海站在门口想了想,去求田家父母,人家看不起他,连话都不会跟他说一句。

    去杀人?

    他可不敢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没有,只有对美娘的心和一副卑贱的身体。

    这样想,他一下子就跪在报馆门口。

    “娘子,求求您了,求求宋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秦姑姑站在门口看了一会,回头看向李昭道:“不走,如今街上关门晚,有人看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而就刘大海那个样子,一声声道恳求,别人肯定以为她是怎么欺负他呢了。

    竟然还跑到她的门口求宋涵佩,她是杨大爷的女人,又好像她和宋涵佩有着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李昭气的捂着牙齿,这样的愚民刁民,她可真是难办。

    小鹦鹉这时候走到她耳边道;“太太,这刘大海没有亲戚,也没什么人,死了都没人管,不然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也做了个咔嚓的动作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小子跟秦姑姑有一拼。

    她被逗笑了,然后反问二人:“看来咱们家里挺黑啊,不然你们两个怎么会这么轻车熟路?”

    对杀人轻车熟路,还不是环境造就的个人?作为现代人,李昭就无法接受一言不合就杀人。

    秦姑姑和小鹦鹉听的脸一红,然后二人都防备起来。

    李昭点头:“以后也要整治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鹦鹉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做错了什么?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李昭让小鹦鹉快马加鞭,把衙役请来。

    刘大海这已经是骚扰她了,要关些日子才行。

    陆宏一想,反正之前刘大海做假证的时候,看他可怜没怎么判他,现在既然这人如此的冥顽不化,关个一年半载吧。

    而既然官府都收监了,说明这个人人品不好,之前有些猜测是李昭欺负人的,也都对李昭改观,定然是刘大海又拎不清了。

    刘大海的事件过去。

    田美娘很快被田母卖给了老财主,一个四人抬的粉色小轿,田美娘从侧门进去,进去之后她就再也不是自由人,只是半个主子,半个主子的潜台词就是有一半是奴婢,那日子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而卖了田美娘的田母,凑够了一千两银子给了官府衙役,但是半个月过去了,田娃还是没被放出来。

    田母去找那衙役,那衙役一脸懊恼道:“上面正在整顿衙门,查的严,一千两银子本来狗的,但是现在还有上级要孝敬,少说也要五百两。”

    见田家人觉得钱多,他又道:“那这样,你们也别救人了,钱我还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一听钱可能返回来,田母更加信任衙门的人,女儿都卖了,一千两银子也给了,还差五百两吗?

    一咬牙道:“我怎么也得救儿子出来,有个养老送终的人才行。”

    衙役让她回去筹钱。

    可是一千两银子都花了,这五百两,真的就不好凑了,田家亲戚都不借给他们,老本也都砸在那一千两银子里了,剩下的唯有养老的这件铺子。

    偏巧有人相中了他们的铺子,说是要给五百二十两。

    这可是难得的高价,田母为了救儿子,决定卖掉。

    但是铺子是田父祖传的,他经营了一辈子,养家糊口,怎么舍得,就有些不同意。

    田母强势,问他死了谁给养老送终?田父拗不过,就只能卖了。

    卖了银子交给官府的人,第二天田娃就被当街枭首。

    田母听了急晕过去,醒了才明白,这分明就是一场骗局。

    他去大理寺告状,可是那衙役也跑了,官府也只是答应帮忙找人,但是到底什么时候能把钱要回来,谁知道。

    人才两空,钱父一下子就病了,他二人铺子也没了,别说看病钱,住都没地方。

    投靠田美娘,田美娘不理,所以就在外面流浪……

    田家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,当然这都是后话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报馆的报纸发出,街上争相传阅。

    李昭吃完饭站在门口听发布后的舆论,都是心疼珍珍的。

    有人实在气不过,开始用石头击打田家的匾额,田家人都不敢出来不说,发展到最后,越来越多的人堵田家的门口,还不让人不明真相的人到田家吃饭,长期以往,田家生意会破产,估计人也能逼疯。

    不过这才是田家应该有的下场。

    虽然文明社会不提倡连坐,但是田美娘可没少挑拨田娃,至于那个田母,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唯有田父无辜,但是自己娶的妻子,管不住也是罪过,他就当倒霉吧。

    李昭看的非常舒坦,暗暗哼着小曲,见闹事的人一时半刻都不会走,她这才回到屋子里干自己的正经事。

    约莫过了半个时辰,宋涵佩从外面急匆匆进来。

    李昭当他今天还要上工,低头打了个招呼就又去找有趣的内容了。

    宋涵佩却先到她的桌子面前,将一份报纸送到她眼皮子底下:“不是咱们家的,写了相同的内容。”

    李昭以为宋涵佩是在气愤旁人抄袭他们,拿过来一看,却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也是一篇关于徐珍珍的头条,但是跟他们的内容不同,给徐珍珍讨公道和警告世人的地方一笔带过,长篇阔论大理寺的失职。

    而之前李昭跟宋涵佩和顾岚青解释过,这样做对这个国家并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如果国将不国,人民会生活的怎么样?

    李昭看报纸标题,光明日报,除了名字,连印刷在纸张的地方都跟他们京师日报一摸一样。

    她蹙眉将报纸仍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宋涵佩问道:“娘子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顾岚青听了个大概走过来,道:“娘子不是有门路,把他们报馆封了吧,完全是跟咱们学的,看咱们赚钱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新鲜事物的兴起,当然大家都会跟风。

    别说这玩意不是她首创的,就算是,也肯定止不住后面的人。

    一个跟风打压下去,能阻止千百个吗?

    而且生意人做买卖都不容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