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四十八章 怎么再见面?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老宫女简直冥顽不灵。

    她耐心的道:“这世上先有人,才有男女,你怎么以为女人生孩子就可以得到一切,那万一生的是女儿呢,生女儿就该死了?”

    秦姑姑梗着脖子道:“那您最后是不是还要生孩子吧?生不生。”

    李昭笑道:“生孩子是因为我喜欢孩子,可不是为了给谁传宗接代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蹙眉,心想就娘娘想法的花样可多了。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道:“秦大姐,不是我看不起你的观点。

    是这样的,有女人愿意相夫教子,这也好的,有女人就想自己出人头地,这也没错啊。

    只要当事人自己高兴就行。

    但是,显然相夫教子遇到惨淡人生的几率比较大。

    你一定要记住我这句话,首先人也是禽兽演变过来的,我们是打败了大的野兽,打败了不同种族的人类,然后又征服了同等种族的自己,才建立了文明社会。

    才倡导礼义廉耻,礼义廉耻为什么要倡导?因为这东西反人性嘛。

    所以你觉得你安分守己的蹲在后院,让男人出去赚钱,他的世界那么广阔,你还要求他遇不到别人的女人,还要对你一心一意,这个可能性大吗?”

    秦姑姑心中有点被说动,但是这个观点她一时间还没办法接受。

    嘴硬道:“那他就找,反正家产是我的孩子的,孩子都生了,爱找谁找谁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秦姑姑眼里,男人也只是个物品,给她赚钱的工具而已。

    她恨铁不成钢道:“你想的美吧,你以为血亲就真的的亲?

    人要相处看合得来不合得来才知道亲不亲,人家有了更心爱的人,生了孩子,人家心在一起,还能亲你?还能跟你的孩子亲?

    不然历史上多少宫变都于此有关,还看不清?”

    “那你自强独立了,就能把住男人的心了?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诧异的看着秦姑姑。

    “你都自强独立了,你还在乎男人的心?

    不光要女人自强独立,是人人都要自强独立,这样在天塌了的时候,自己就可以顶天立地。

    什么要男人的心和女人的心?

    真是冥顽不灵。”

    李昭说的有些气,脚步也加快了,就是看不惯老秦女士这没出息的样子。

    秦姑姑知道娘娘不是真的跟她生气,眉毛暗暗一挑,问道:“娘娘的意思,是不在乎大爷的心了?

    大爷现在离得远,按照娘娘的说法,离得这么远,万一遇到漂亮可爱的,可能就不跟您亲近了。

    您还是上点心,这么多天都没问大爷的消息呢。”

    说来说去,她就是希望娘娘在乎他们万岁爷。

    提到这个,李昭也有点自责,但是徐珍珍活生生的女孩子就这么没了,这些天想的都是这件事,对小狼狗确实疏忽了。

    不过老秦又在危言耸听,真是该骂,她回头道:“你等大爷回来的,我要告状,人家是去保家卫国了,你说的好像人家去散步找女人,看他怎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成她的错了,他们家大爷什么样的人谁不知道?不听老人言,吃亏了可没人管。

    秦姑姑撇撇嘴:“哼哼!”

    她的这一声,有种看人笑话的傲然在其中。

    李昭一下子就被她逗笑了:“你还哼哼?你是希望大爷不要我?”

    秦姑姑倏然收住笑容,她就是希望娘娘能多关注点大爷。

    于是道:“反正您不要跟那位杨姓大爷过多来往,不然奴婢也要给咱们大爷告状。”

    这个叛徒。

    还叛的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当然李昭不会跟秦姑姑生气。

    至于秦姑姑的告诫,她也觉得非常有必要,毕竟是前男友,也给她提个醒,那边的世界再熟悉也不是家了,杨厚照才是她的家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杨宸,她心中也有计较。

    但是剩下的话李昭没说,跟秦姑姑你一句我一句的斗嘴,然后一路不会寂寞的回到家。

    到了家后李昭去了后院,然后把小鹦鹉单独叫来。

    那个杨宸给她一种说不好的感觉,熟悉,陌生?

    似是而非,镜花水月,朦朦胧胧像是隔着层面纱。

    而她是直接的人,最不喜欢这种不透彻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把从杨宸那里看到的资料说给小鹦鹉;“派人去户部核实,这个杨大爷,到底是不是河北夏木村人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问道:“那用不用再去他的老家验证一下?娘娘是觉得这个人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李昭就怕是跟他一样的杨宸回来了,却还逗她玩,她是可以不理,但是忘了传单的事了吗?

    她为什么出宫?那伙人一直没有行动。

    她一直怀疑是个现代人,会不会是杨宸呢?

    如果是,杨宸的身份是什么?为什么要难为她?

    总是要查清楚才好。

    听了小鹦鹉的提示,李昭道:“如果有条件,就去验证下吧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点着头要走。

    李昭又叫住他:“大爷没有信吗?去朝堂上打听打听,到哪了?最近张永也没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走了要半个月了,一共才写了一封信,一直是赶路,现在也应该到了居庸关了,但是还都没消息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一定会没事,可是心里还是会担心。

    就是思想在安慰自己,生理却非常老实,所以人永远都过不了自己这一关。

    小鹦鹉道:“小的一并去问问,太太别担心,很快就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。

    小鹦鹉走后,李昭就开始忙了。

    而宁王那边,因为李昭的走,有些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当然他也不知道李昭在怀疑他,站在后院,想着如何跟李昭再见面。

    预让从外面走走进来,见主人一脸沉思,走过去问道:“主子,晚上回那边吗?”

    这个报馆是他们刚买来不久的,之前宁王不住。

    是算着李昭差不多要找来了,才过来的。

    宁王点头:“回。”

    回还是要回的,在这里他也见不到李昭。

    说完,见预让欲言又止,他用深沉的语气道:“有什么就说吧,你我之间,没有什么好吞吐的。”

    预让的功夫很好,宁王还要指望他保护自己,古人不重钱财倒是非常重脸面,你抬举他,他就会为你卖命。

    宁王总是表现的非常抬举预让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