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四十九章 刻意接近
    预让也是个直肠子。

    他叫预让,就是崇拜春秋死士预让。

    人生得一知己足矣。

    之前预让在王府并不受重视,王爷更重视读书人,他是大老粗,但是后来王爷性情突变,把他当作知己了。

    他直接道:“主子,您对那位好似……那可不行啊,这样您的名声就完了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话他不敢说,那位可是皇后。

    宁王知道预让这种人认真起来是非常忠心的。

    他不必隐瞒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人也非常讲道义,名义上他是杨厚照的侄子,那李昭就是他小婶子,他们可以谋反,但是如今的社会可跟唐汉不同。

    李世民可以霸占弟妹,是因为那时候胡人很多,社会风气开化。

    如今的人身上是不能有一点污点的。

    以后他还要当皇帝。

    是的,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他也下了一跳,他竟然成为了历史上的宁王。

    说起这个王爷,败的有点惨,原因还不是名不正言不顺。

    比起昏君杨厚照,宁王可要精明的多了。

    但是杨厚照是正统,不管他怎么玩,天下都帮着他,这不公平。

    他熟知这段历史,如今他成了宁王,可不会那么简单就败给杨厚照。

    但是如今的杨厚照,跟历史的描写也有出入,史书上声色犬马的人,如今就只有李昭一人。

    想来这种变化都是因为李昭。

    他的女人,向来容不下别的女人,当然,他们是现代人,这种想法很正常。

    所以李昭既然是能影响杨厚照的人,如果李昭帮他,他的胜算就会更大些。

    但是他对李昭也是真心,就算是在现代,他也从来没放弃过李昭,如果不爱他,他怎么可能把所有的房产和钱财都给她?

    男人爱女人,就是要看给她多少钱的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事在预让这样的人眼里,就是违背道义,是他的污点。

    他眼睛里闪出十分为难的光,道:“咱们要成,就得从那位身上下手,不然那位身边都是高人,而我们连唐伯虎都不跟我,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见预让张开嘴,宁王又低声道:“预让,我知道您是狭义之士,看不得这些东西,但是为了我们的大业,我失掉一点名声又算得了什么呢?

    你看江南百姓的生活,如果我成了,我一定让天下人人有饭吃,人人有衣穿,这个我可以保证。”

    预让满身的志气都卸下去。

    他就是江南人。

    江南被誉为鱼米之乡,天下粮仓,可也正是因为如此,西北打仗要江南出粮,打倭寇要江南出粮,交纳贡米要江南出粮,哪里有灾情也也要江南出粮。

    反正天下别有事,有事他们就要出粮。

    但其实富裕都是别人家的,王公贵族当然富裕,老百姓能有多少粮。

    他的家里就是因为交不起苛捐杂税,父亲把弟弟妹妹都掐死了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朝廷看不到,但是王爷却能看到。

    王爷看重他的时候,就向他保证,以后会是个太平社会。

    但是要建立天平社会何其难呀。

    预让听到宁王说我的名声又算得了什么的时候,心下一阵阵愧疚,王爷都要牺牲自己了,他之前还以为王爷只是图美色。

    他脸上动容一下,但很快就变得严肃,道:“不然您也叫夫人过来?”

    宁王愣了愣。

    他穿越过来的时候,这个宁王就已经正妃侧妃一堆了,但是他爱李昭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为了前途,他会和李昭很幸福的在一起,其实他的心也容不下别人,宁王的那些人他都没碰过,长得什么样其实他都不关心。

    但是预让说把人叫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宁王就明白了,不是让他真的把王妃叫来,是夫人外交。

    李昭是女人,杨厚照又不在,他不能总去找李昭,但是可以找个女人约李昭出来。

    明白了之后宁王也没怎么高兴,因为她知道,李昭是个务实的人,她工作勤勤恳恳,业绩也非常好,但是为什么还升职很慢,因为她不社交。

    她喜欢,钻研,把时间都用在这上面了,真正的朋友就两个,还不经常走动。

    不过在他们那个系统她是不受重视,但是到了外面的世界,李昭做了精算师,外面的企业和体制内可不同,技术人员就要真本事,并不要别的。

    现在虽然是个人情社会,但是李昭是自己做老板,又可以不用社交只做事就行。

    所以“夫人外交”也不见得她会来啊。

    不过宁王还是点头:“再看吧。”

    事情按照宁王的猜想来了,李昭又招聘了两个人来,天天忙着赶稿子排版,别说他想用夫人外交,可能李昭都忙道六亲不认了。

    这样不行,杨厚照是被他贿赂旁人支开的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回来,他要在杨厚照没回来之前,让李昭再回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所以隔了三日,宁王就带着自家的稿子去找李昭。

    当时屋里很多人,李昭有些意外,问道:“你让我帮你定稿?”

    宁王道:“是啊,咱们之前不是说好的,我们发什么,杨太太要审核吗?”

    李昭就是不想让他们乱发东西,但是什么该发什么不该发,他自己还不清楚吗?

    还真的找上门来让她帮忙定稿?

    但是如果回绝了,怕他们以后就找漏洞不认真了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行,那我帮你审核吧,但是你得给我钱。”

    屋里的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来奇怪,他们娘子本来不是在乎钱的人,但是只要涉及到钱,那必须一码是一码。

    宁王却知道李昭是小时候太苦了,长大了挣钱也不容易,所以他才会把房产和存款都给她,就是让她觉得安心和开心。

    对李昭,他向来舍得花钱的,何况现在是他自己的钱。

    他直接从袖子里拿出十两的银票来:“这是一个月的。”

    不能多给,多给李昭该怀疑他了。

    这掏钱的动作李昭有些眼熟,再看这人递过来银票的时候,圆圆的眼睛笑成一条缝,带着讨好,这更是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接过银票,却没有方才那么开心了。

    这个杨宸,到底是不是那个杨宸?

    李昭接过钱的时候,宋涵佩从一旁走过来,拿过宁王手里的稿子,道:“你们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这很好,不过娘子很忙,以后审核稿子就交给我和顾兄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