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章 照照的信
    宋涵佩来打断宁王和李昭,纯粹是因为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这么热情他看不惯。

    尤其是李昭是已婚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李昭一个女人干点事业不容易,他不能责怪李昭跟男人接触,可是那男人就看不到人家头发都梳起来了吗?

    也一直强调自己是杨太太,还往前凑,这就是坏男人。

    宋涵佩这时候还是喜欢他的杨兄多一点,毕竟杨兄是原配,还帮过他。

    他误会了李昭,人家也没有对他记仇,好人。

    所以杨兄弟不在家,他就替杨兄弟看好媳妇。

    宋涵佩都这样提议了,李昭也觉得很好,对宁王道:“你以后来,就找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宁王知道他和李昭直接接触不方便,他也没想过一下子就会成。

    点着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这让李昭有种错觉,这个人就是杨宸,因为杨宸就是这样,看好了什么及其有耐心,杨宸到底是为了报馆,还是为了她呢?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宁王都会亲自送定稿的版本来报馆,但是不找李昭,找宋涵佩或者顾岚青。

    因为大家签了协议,宋涵佩和顾岚青也把光明日报当成自己家的事业来经营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是竞争关系,但是李昭说过,市场一家是吞不下的,不正当竞争只能两败俱伤,做生意还是要双赢。

    几日下来,他们也发现了,他们的销量没有减少,有些买了光明日报的,也会好奇他们的写什么,再买一份,所以确实是双赢。

    这样太平过了三天。

    小鹦鹉终于悄悄把李昭叫到一边。

    李昭问道:“是杨宸的问题打听到了?”

    小鹦鹉道:“原来太太更关心这个啊?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还好不是秦姑姑,不然又要嫌弃她对小狼狗不好了。

    李昭拍着小鹦鹉道头:“造反了是吧?

    如果是大爷的,你会这么悄眯说吗?不应该是兴高采烈的深怕我们不知道?”

    小鹦鹉摇头道:“太太,您太小看小的了,小的可拎的清,朝中大人都要抓大爷回来呢,有消息小的也不会大吵大叫。”

    李昭眼睛一亮:“真的是大爷来信了?”

    小鹦鹉从怀里拿出一封信:“是张公公写的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带谷大用走的,李昭不放心杨厚照,让张永再筹集写粮草跟过去。

    所以张永在后方。

    还不是杨厚照的信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都不想她吗?

    李昭打开信一看,却知道自己误会杨厚照了。

    张永已经赶上杨厚照了,他一直赶路,为了出关,所以没给她写信。

    写这封信的时候正在关外,他说三天后守关的人会离开,他就能出关了。

    正事说完,就是一顿抱怨,抱怨她的信不多。

    还抱怨她语气正式,都不像是想他。

    还抱怨他没有女人睡不着觉,非常的思念旺仔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最后告诉她要明白自己已经成亲了,头皮再疼也不可以把头发放下,要时刻谨记自己是杨夫人。

    最后的最后,杨是个非常光荣的姓氏,如果有人问她,要骄傲的说出来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”

    笑着看完信,但是过后一品味,却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怎么能出关呢?

    杨厚照这次出关非常有名,因为不亚于伍子胥出韶关,那是全方位的围追堵截他。

    首先他遇到的最大难题就是居庸关巡守御书张钦不给他开门。

    这个张钦可不是普通人,是读书人,轴,不怕死。

    杨厚照先给他发了政令,让他开门。

    张钦不予回复。

    然后张钦去找守关大将孙玺,问孙玺怎么办,孙玺说,皇上让开门,那能怎么办,就开吧。

    张钦想了很久,想到孙玺都要去开门了。

    张钦说:“绝对不行。”

    估计当时孙玺的内心是崩溃的,那你不会早说?

    但是更让孙玺崩溃的事情还在后面,张钦抓住他的衣领道:“你还不明白吗?咱们两个很快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“不开门是抗旨,开门万一碰到蒙古兵,再搞出个土木之变,你我不都要千刀万剐?”

    哦!

    孙玺明白了,皇上来碰瓷了,反正怎么样他们都要死了。

    张钦坚定的说:“所以咱们绝不开关,就算是死,也绝对不能开。”

    于是张钦说服了孙玺,杨厚照不管怎么给孙玺下命令,孙玺都说要找张钦商量,然后张钦就比欠债的大爷还牛,不理碰瓷的。

    杨厚照就没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按理说,杨厚照是史书上的昏君,他杀了张钦就可以出关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没有这么做,这也是李昭喜欢他的原因,杨厚照表面上强势任性胡闹,但是他非常懂事,也知道好赖。

    他知道张钦是个忠臣,直臣,杀不得。

    所以拍拍屁股回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的,有人给回来的皇帝送信,张钦出关了,也就是杨厚照一直盯着张钦呢。

    就在那天晚上,杨厚照他又一次骑马冲出了德胜门。

    第二天内阁大臣们又疯了,那时候的内阁是梁储和蒋冕,蒋冕进宫的时候正好看见梁储匆匆往外跑。

    他就在后面追:“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梁储气喘吁吁的:“祖宗,又跑了”

    这次这个祖宗跑多远,没有张钦守关,他很快出了关。

    李昭对那段记载非常深刻,当时就觉得这个皇帝好有意思,但是这次为什么可以顺利出关?

    如今守关的已经是张钦了啊。

    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李昭突然问道:“小鹦鹉,你知道大爷是被谁的折子或者话题引出关的吗?”

    小鹦鹉摇头:“这个当时小的也不在啊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:“去帮我问问,我想知道来龙去脉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点头要走,突然又回过身,道:“太太,那个杨宸的户籍好像有问题,记录没问题,但是小的对比了其他人的户贴,他的纸张保存的非常好,都没破的,您说这是不是问题?”

    现在的户贴非常厉害,人从生下来到死,干了什么都有记载,那么二十年前的记录和现在的放一起,纸张能是一个样子吗?

    小鹦鹉这次非常细心,李昭想了想道:“我知道了,等去夏木村的人回来了尽快禀告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这才走了,去调查大爷为什么出关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