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一章 小皇帝撒欢儿
    茫茫平原,一望无际,耳边不断传来呼啸的风声。

    那广阔的天地,那肃杀的气氛,让杨厚照终于明白了,什么是自由奔放,什么是男人该做的的事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着一个身型壮硕的汉子,道:“还是你机灵,竟然事先打听了这个张钦是轴的,这才出关来。

    你有功,跟朕去击败蒙古小王子,朕一定重赏你。”

    这个大汉长得方脸阔口大眼睛,身上穿着正四品武将铠甲,十分有气势。

    听了皇上的话,他急忙下马磕头,同时心中一阵阵庆幸。

    他叫江彬,北直隶宣府人,也就是河北宣化。

    初为蔚州卫指挥佥事,因为英宗土木之变损失了三大营的全部精锐,京城的防守变得薄弱,就是到现在,元气也没有恢复,惹的京城重地四周竟然盗匪四起,抢劫民财。

    李昭出去做生意的时候因为要进货,所以打听到了这些事,之前杨厚照只是听说,现在妻子进货都有风险了,所以他就下令把直隶三卫的兵将调过来剿匪。

    这种调遣,属于借兵,就是用完了要还回去,可是杨厚照一看这些将领一个个五大三粗,开弓射箭,力气十足。

    再回头看他操练的内侍兵,就跟小鸡仔一样,他暗暗羡慕,于是就不还。

    这次出关张永和谷大用怕他有危险,所以这部分兵都带在身后,等着调遣。

    江彬就是其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本来他也应该跟在后方,但是有高人指点他,让他跟皇帝说守城御史张钦的事,他帮助皇上逃关,皇上就能器重他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离开之前皇上去校场阅兵,他找了空子说了这段话,皇上觉得他聪明有远见,还喜欢他勇猛有力,所以就带他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他已经成了皇上的新宠。

    听了皇上夸奖,江彬立即下马,单膝跪地道,道:“臣谢主龙恩,臣一定勇往直前,奋勇杀敌,不辜负皇上的厚爱。”

    他抱拳的时候胳膊抬起,那全身的肌肉像是要突破铠甲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杨厚照既羡慕又喜爱,心想武将,就应该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心情开阔舒畅,杨厚照振臂一呼:“出发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等京城这边知道杨大爷出关的消息,已经是十天后了。

    这十天里,李昭也知道杨厚照出关的来龙去脉,是因为直隶那些兵将,看的杨厚照热血沸腾,再加上边关送来了蒙古小王子抢劫民宅又跑了的奏折,杨厚照就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然后他身边多的是投其所好的奸佞小人,就怂恿他出关。

    从如何逃跑到怎么对付守关将领,竟然在离京之前都策划好的。

    李昭听小鹦鹉汇报的时候,又听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名。

    江彬。

    历史上江彬是钱宁为了讨好杨厚照而引荐给杨厚照的。

    江彬也确实勇猛,杨厚照差点被老虎吃了那次,钱宁吓的腿不敢动,也没有忠心救主,是江彬一拳打跑了老虎,把杨厚照从虎口中救出来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杨厚照就更喜欢江彬了。

    但是前文说过,君子和小人的区别不在于对皇上的忠心,更多的是小人排除异己,君子却是以大局为重的。

    这个江彬就是个奸诈小人。

    他和钱宁为了杨厚照的宠爱,争的你死我活,当然,因为江彬有老虎助攻,后来杨厚照最喜欢他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没有儿子,认了江彬为义子,赐国姓。

    但是也正是因为杨厚照没有儿子,谁都知道皇上百年之后没有继承人,江彬就起了谋反的心思。

    当然,史书中记载他谋反的过程就是把皇上藏起来,看看大臣们的反应,这到底是不是谋反李昭不知道。

    江彬到底想不想谋反,李昭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江彬利用手中权力,扶持党羽,大肆敛财是一定的了。

    她以为钱宁死了之后,江彬没人引荐,就不能出头,但是又被杨厚照发现了,看来两个人的缘分到了的时候,是旁人阻挡不了的,缘分这个东西真是有意思。

    现在江彬还没什么大权,甚至地位赶不上张永谷大用,他会全力以赴讨好杨厚照,保护杨厚照的安全,李昭暂时倒是放心。

    就是事情没有按照她熟知的路线走,这有点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杨厚照跟江彬都这么有缘分,那他的那些寡妇人妻的红颜知己,是不是一个个都要出场了呀?

    李昭站在后院,望着天空叹息。

    小鹦鹉听的心惊肉跳:“娘娘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昭也说不好,回头有些幽怨的看着小鹦鹉:“你说我为什么要嫁给大爷呢?”

    宠爱的都是奸佞,还有不断的女人,真操心。

    小鹦鹉当场就笑了:“不嫁给大爷,您要嫁给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找个不让我操心的啊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一个不满的声音从前面过来:“哎呦,又在抱怨我们大爷啊?真不知道这女人哪里好,俺们家大爷到底哪里不好?让她这样的嫌弃。

    我要是大爷,我就让她找,看她能找个什么样的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叛徒不知道又从哪里来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秦姑姑从外面来,发完了牢骚之后见李昭真的没生气,她却绷着脸道:“太太,能不能不让那个杨大爷总来?”

    她看不上人家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这怎么行,都收了钱的,他又怎么惹你了?

    再没发现人家有不轨行为的时候,他是合作伙伴,人不能因为直觉不好,就连钱都不赚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姑姑愣了下道:“他天天来,已经给太太惹麻烦了,王嫂子那几个人您不知道?又在议论,太太换新人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眨眨眼睛,那几个老婆舌又开始讲究她了吗?看来挨打没够啊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李昭带着秦姑姑出了门,站在门口,正好看见王嫂子等人站在她的屋檐下看对面。

    “你看打扮的妖妖叨叨的,一看就不是好货。”

    “好女人两个**能张那么大?这家伙,都赶上我家饭盆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她有姘头,给他丈夫好处,甘愿当那活王八。”

    指指点点骂的特别难听。

    李昭低头看看自己胸口,是不小,但是应该没到会惹人议论的地步吧?

    这到底骂谁呢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