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四章 许小珊找李昭
    苟其楠也来了脾气,骂道:“没用的东西,白长了两个那么大的玩意儿,对面都是读书人,你不能收敛点,那么骚气干什么?”

    许小珊不知道李昭的情况,但是苟其楠之前可打听到了,对面是报馆,个个都有学问。

    此时许小珊一听,又明白了为什么平时她往那里一站,男人都看他,这回人家却都撇过头去。

    跟李昭共事的人,读过书都是正人君子。

    那说明李昭就算出宫,也不是她这般境遇。

    被熟人看到自己的落魄,曾经她还是那么嚣张的一个人,这里子和面子好像都过不去,许小珊恨不得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她呜呜的哭,苟其楠骂了两句觉得不对劲,以往许小珊会顶嘴,今天却只是哭。

    他不耐烦道: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许小珊想了想,擦干眼泪道:“相公,我们现在盘了这么大的铺子,咱们好好经营行不行?我不想再见到那些臭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臭男人?”

    苟其楠讥讽道:“睡觉的时候,不是叫的挺大声嘛,没看见你不喜欢啊。”

    许小珊知道丈夫只会羞辱她,她被宫里的尚宫破的身,因为皇上不喜欢处女,所以丈夫就以为她不洁。

    她解释过多次,都没有用。

    这男人一旦认定你不是好女人,你的帽子一辈子都摘不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许小珊今天见到李昭和秦姑姑刺激太大,对啊,李昭能带秦姑姑出宫来,可见不是被赶出来的,即便是赶出来,也比较有尊严。

    毕竟皇帝还没有废后,只说皇后病了。

    许小珊越发觉得自己跟李昭差距大,她豁出去了,道:“我再也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了,你是我的丈夫,我是你的妻子,难道听到别人在背后骂我们,你很高兴嘛?”

    苟其楠道:“谁爱骂骂去,有本事站在我面前骂啊?”

    说完,嘴角带着不在意的笑道:“骂也不疼,而且我告诉你,骂的最狠的,都是比不过你的,你以为他们的日子就清白,天天蹦着高骂你的刘氏,跟公公爬灰。

    他公公还问我你要多少钱,估计是嫉妒你了,你可是我的宝贝,那种老东西跟了他,只会自掉身价,所以我没同意,是不是很疼你?”

    苟其楠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态度,刺激的许小珊眼泪纵横。

    她道:“你们怎么可以这样?你怎么可以这样?

    我没听过谁卖自己的妻子,还沾沾自喜的。”

    苟其楠道:“没听过?你家原来了不起所以你没听过?

    那你是孤陋寡闻,别看我们穷,你们那种王侯将相之家,这种埋汰事一点比不我们少,不然皇上喜人妻,那些都是谁家地?

    他们卖女人得高官厚禄不丢人,我怎么就丢人了?”

    “毕竟还有靠自己双手过日子的男人,你怎么不学学别人?”

    苟其楠冷哼:“我有妻子能挣钱我学他们干什么?”

    随后脸上涌过不耐烦:“你到底怎么了?突然跟我装什么贞洁列女?你是不是又皮子紧了?”

    许小珊以前虽然勾引过杨厚照,但是她是秀女,杨厚照就是她的男人,她不觉得有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让她应付那么多男人,这碰触了她的底线,也曾挣扎过,可是要被苟其楠打的,也想一死了之,但是她女儿一岁,她死了,苟其楠这样畜生,女儿怕是没人管。

    如今她不想死也不想挨打。

    声音放低了些道:“我求求你了,我以后多做些活,总不会饿到你,这样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她再能耐能挣几个钱,能有往那一趟挣钱快。

    苟其楠道:“你就不要废话了,不说遇到什么事老子也不管你,反正你好好给老子伺候老子的兄弟就行。”

    说完站起,走到许小珊胸前掐了一把:“真大。”

    他脸上一点胡须都没有,白净的肌肤斯文非常,可是那嘴角的狞笑,一下子就出卖他人面兽心的本质。

    许小珊受着屈辱却不敢反抗,又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苟兄弟?苟兄弟在家吗?

    弟妹呢?”

    听着是黄四郎的声音,黄四郎就是徐先生的那个姘头,最大的金主。

    苟其楠立即打起精神,用警告的目光看着许小珊:“不要哭了,要是让黄兄不高兴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许小珊搬新家,黄四郎是来给她祝贺的,买了一坛酒和二斤酱肘子。

    苟其楠帮着切了,又和许小珊做了五个小菜,凑了六六大顺,然后三个人一起喝酒。

    苟其楠不剩酒力,喝到一半就多了。

    许小珊把他挪到南边炕上睡觉,然后她陪着黄四郎又喝了几盅。

    喝到黄四郎见山不是山,见水不是水,兴致大起之后,二人就在苟其楠身边玩了起来。

    苟其楠呼噜震天响,什么也听不见。

    黄四郎却觉得身边有人越发刺激,玩的特别酣畅,然后和许小珊拥抱而眠。

    到了早上,苟其楠先醒的,给二人打水洗漱。

    黄四郎吃了早饭,给许小珊扔了一个银元宝然后走了。

    苟其楠收了元宝就去挥霍且不提。

    许小珊送走黄四郎之后不管是心里还是身体都十分疲惫。

    女儿这时候哭了。

    她哄好女儿之后越发觉得日子不是人过的,脑中不断回想起李昭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暗暗琢磨,皇帝没有下旨废后,李昭就还是皇后,那为什么会出现在街上?

    李昭昨天看到她的时候明明就是想躲她,为什么躲?也是不想见到熟人吧?

    所以李昭必然有什么秘密存在。

    许小珊想到此处,再也坐不住了,把女儿交给刷碗的老婆子,然后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时值上午,太阳最好的时候,不热不冷。

    今天的报纸早就批发走,顾长远等人也出门去采风了,铺子里就剩下李昭和秦姑姑在前面守着。

    听到门口有声音,李昭抬头一看,眼里都是了然,她就知道许小珊有时间会找上门。

    她没有问许小珊什么事,许小珊先开口了:“其他人都不在啊?

    好久没见娘子,娘子越发让人移不开眼睛了。”

    屋里确实没人,李昭昨晚也知道了许小珊的遭遇,对她十分同情,所以她不管来干什么,她见她都想救她。

    李昭语气很好道:“是没人,找地方坐吧。”

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:m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