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五章 敲诈
    秦姑姑知道许小珊的遭遇也对她讨厌不起来了,不管这女孩当年什么样,但是承受这么多,都让人心酸,她都恨不得宰了那个苟其楠。

    许小珊在长椅那坐下,秦姑姑给她上了很好的西湖龙井。

    许小珊很久没喝到这么好的茶了,曾经富裕过的女孩子,遇到熟悉的味觉,怎么能不感慨万千,她有些忍不住要哭出来,不算浓密的睫毛湿答答的。

    李昭是想救许小珊出火海,但是这世道跟现代不一样,她也不能贸贸然行事。

    还要看许小珊自己的意愿,首先得看这人信不信任她。

    李昭陪坐下来,问道:“你近来可好?”

    当然不好。

    不过许小珊没说,反问道:“您怎么会在这?是那位不要您了吗?”

    她说着的时候,原本泪汪汪的眼睛,突然闪亮起来。

    秦姑姑都看出来,有些不高兴道:“怎么,大爷不要太太了,你觉得很高兴?”

    当然高兴,当年李昭可是盛宠啊,若不是因为李昭,皇上也不会那么拒绝他们千里之外了,她就不用出宫,怎么会有今天这般下场?

    但是也没那么高兴,因为李昭再倒霉,没她倒霉。

    所以她的心里是非常矛盾的。

    但是已经被人家问出来,她笑着摇头道:“秦姑姑,您这是哪里的话,我也得不到什么好处,您冤枉我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看向李昭:“姑姑还是原来那般不近人情。”

    李昭嘴角一勾,这个许小珊变奸了。

    说秦姑姑还是那么不近人情是他们两个都被秦姑姑调教过,当时秦姑姑可没照顾过她。

    所以许小珊这是提往事让她想起来,好记恨秦姑姑。

    她和秦姑姑都已经这样在一起了,她的挑拨有用吗?

    奸,也是真傻。

    至于她的幸灾乐祸,表现的也让人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之前还想着让她脱离火坑,李昭现在就有点烦了。

    但是,身为女同胞,许小珊的老公那么畜生,她觉得还是应该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于是强忍住不满道;“我不能生孩子,所以被休了,但是这事不好大肆宣扬,那位就说我有病了,等哪天你听说我死了,就是再也活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她要高兴,那就让她真正的高兴一把吧。

    果然许小珊眼睛又亮了些,然后笑着道:“现在看来,什么宠不宠的,都是早晚的事,这女人啊,就是命苦,您也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李昭知道许小珊不是真心安慰,但是她的感慨让人感同身受,女人就是命苦。

    她又问了一遍:“你怎么样?怎么到街上开铺子了呢?”

    许小珊脸上一僵,不想提自己从天上掉到地下的那些事。

    她今天来是有目的的,就看李昭怕不怕她。

    看样子是怕的,不然凭着李昭的脾气,不能这么客气。

    于是她道:“我过的不怎么好,你有钱吗?看你好像很富裕,借我一千两花花如何?”

    秦姑姑脸色瞬间就变了。

    李昭握着茶杯低头笑了,这笑容悠然自得还有些不屑。

    许小珊心理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李昭这时抬起头道:“威胁我?是吧,我没有听错,你是想讹诈我,让我给你银子。”

    许小珊以前也没干过这种事,心虚又尴尬,但是她话已经收不回来了,笑道:“讹诈说的太难听,借,等我有钱了就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一千两可不是小数目,是很大很大的数目,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?”

    许小珊微愣,讹人还能干什么?她没想过李昭没有直接翻脸,反而会问她的用处。

    这一千两她确实有用,只要给足了苟其楠钱,苟其楠就不会逼着她伺候别人了,她想过正常女人的生活,她也有尊严,不想别人看不起。

    许小珊的脸上神色变化很快,有欲言又止,有无奈,有愧疚,但是也有心狠。

    秦姑姑急了,道:“太太,别理她,让她滚,竟敢讹人,让她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许小珊听了心头一颤,然后惊慌的看向李昭。

    李昭脸上神色带着玩味,道:“许小珊,不光秦姑姑跟我出来的,还有内侍侍卫,我之前跟你说的,我被逼出宫没有错,但是我没有告诉你一点,大爷还是非常喜欢我,我们的感情还是很好。

    我不是没人管,想要封你的口,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”

    “怎么还躲着你?”李昭翻了个白眼道:“多一是不如少一事啊,你以为我真的嗜杀成性嘛?我更多的是可怜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怜我?”

    李昭目光非常刻意的从许小珊的头顶扫到她的脚下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仿佛透视一般,带着审视,让人有些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许小珊被这目光伤害到了,低声道:“我知道你神通广大了,但是我不需要你可怜。”

    曾经都是差不多的人,她如果不是因为她,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?现在却要被她可怜,任是谁都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李昭肃然道:“可是我还是很可怜你啊,我自己也控制不住,有些情绪,不是你说不准,就不准的,我这么善良的人,你说对吧?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许小珊以前跟李昭有过节,但是真正的打交道却没有,并不知道李昭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听她说话,怎么有点无赖?

    她诧异的看着李昭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李昭叹息道:“我觉得你对我非常敌视,完全没有必要,你是弱女子,遇到了这样的遭遇,我同情你可怜你有什么不对?

    即便你想勒索我,但是比起你的恶,我觉得你的相公更恶毒,同为女人,我可以大人不记小人过。

    你如果想摆脱你丈夫,可以找我,我给你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空气在这一瞬间凝结,下一刻许小珊欲言又止的看向李昭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就是这样一个人,不爱拐弯抹角,如果一千两银子你就能获得重生,作为女人,这个钱我借给你,但是你得离开苟其楠。”

    许小珊已经说不出自己此时的感觉,她是个人人咒骂的破鞋,但是世人大多都背后骂,当面还是会跟她正常的说话。

    没人像李昭这样,一针见血的指出来,她应该离开苟其楠。

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:m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