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六章 试探
    许小珊这时候有些恨李昭,李昭让她变成了一个**的人,**裸的站在别人的面前,让人笑话。

    她又有点敬佩李昭,即便她要钱,她确也能说给她。

    这世上没有几个女人能做到如此吧?

    应该说就她这一个。

    但是她不感激她。

    李昭是真性情的真君子,但是透着邪行。

    她摇头道:“我要钱,是想跟苟其楠好好的过日子,让她不要折磨我,我跟他还有孩子,离开他我能干什么呢?

    孩子怎么办?

    我已经是这样的人,再找别人你以为别人会看得起我?

    我能做什么,我只能让他高兴。

    所以你要是给我钱我就拿着,不给我,就算了,我威胁不到你,以后再也不会提这件事。

    也请你不要记恨我,我不会再惹你了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在一旁道:“这个男人这么对你,听你的意思还不想离开他?”

    秦姑姑是个嫉恶如仇的人,说完给自己气的喘息不断。

    许小珊看着秦姑姑:“不然我你能怎么办?我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然后又看向李昭:“你说我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其实她能做的东西很多。

    看,她自己不都在开报馆。

    但是街面上手工业还不发达,别说女人,男人没有了产业,也有种活不下去的感觉。

    许小珊没什么嫁妆,如果离开苟其楠,就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律法的规定,女人不继承任何产业,孩子都是男人的。

    所以李昭之前跟秦姑姑一样,看着这样不争气的许小珊她有些气愤,但是许小珊一声声的问她,问秦姑姑,她到底能做什么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不好回答她了。

    封建社会的规则就是这样,人民都被驯服了几百上千年,不是所有人都有她的反抗和现代意识。

    只是曾经许小珊也是个冲动干脆的少女,冲动干脆看似无脑,确难道不是因为不谙世事嘛?因为被人保护的很好。

    现在确学会了迁就,学会了妥协,学会了服从,这是成长的悲哀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既然你这么想,我那只能告诉你,多看一看外面的世界,所谓船到桥头自然直,老天爷饿不死瞎家巧。

    我还是那句话,你如果要离开苟其楠,就来找我。

    你如果舍不得这个人,那我怎么帮你都没用,我只会远远的看你笑话。

    就这么多,你想好了再来找我吧。”

    看她笑话?

    许小珊默默的看着李昭。

    李昭对她惋惜的摇摇头,然后站起来:“我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其实之前她就在送客了。

    许小珊捏着袖子站起来,看了秦姑姑一眼,后来低着头走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回头看着李昭,低声道;“太太,她能威胁您,留不得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不怕,她没有别的行动的时候,放过她这次吧,这样的人让人恨,可是也很让人可怜,我实在下不去手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也知道他们娘娘不是真正心狠的。

    道:“您跟大爷一样,这落水狗不打,小心成了狼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:“打狗我一向没什么兴趣,如果变成狼,那我就有斗志了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还要再劝,门口传来声音:“顾公子呢?”

    李昭和秦姑姑看过去,是杨宸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大家都去采风,杨宸应该不会不知道,这个时间段啦?

    李昭心中有数,但是表面上没有说什么,道;“送稿子的嘛?他们没在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杨宸进来后给秦姑姑问好。

    秦姑姑不喜欢这个人,但是也不能当面给人脸色看,去倒茶去了。

    李昭把杨宸请到长椅上坐下,看着稿子上有个社会新闻,是写家暴的。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道:“杨兄,你觉得这种稿子刊登出去,是男人收获的骂声多,还是女人收获的骂声多?”

    这个新闻上写,女的一连生了四个女儿,婆婆不待见,然后女的顶了一句嘴。

    就被丈夫打成了重伤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现代,肯定都要骂这个男人了。

    但是古人真的不好说。

    杨宸道:“写这篇稿子的用意是要对比下,世人尚古,确还没有古人开明。

    我找了下秦朝律法,男人打女人,是要被割耳受刑的,倒是后来女人的地位越来越低。”

    李昭心理一沉,秦律他们学习的时候,是因为有出土文物,现在想找秦律,何其艰难,这个杨宸是从哪里看到的?

    她没有点破,又道:“所以您是站在女人这一边的?您跟大多数人想法不同啊。”

    杨宸觉得自己也该渗透一点东西给李昭,不然他根本没机会接近这个人,他们到底什么时候能相认。

    他点头道:“虽然我是个商人,但是我也明白一个道理,百姓越有钱,商人越赚钱。

    显然能买我东西的都是我的客人,不分男女。

    但是道德律法非要将男女分的清楚。

    唐以前女人还有财产。

    现在一点都没有,她们就像是商品,她们自己都是商品,怎么能大量的买我的东西呢?

    所以我很心痛,我心疼钱。”

    这个理由找的很好。

    李昭记得他和杨宸讨论过一个话题,女人为什么会被物化。

    当然归根究底是男权社会,也就是男人用权力征服世界,顺便奴役了女性。

    但是为什么春秋战国,甚至唐汉,上流社会的女人,还是有一定的权力的。

    那个社会下流社会的男人也没有话语权啊。

    反而到了后世,对女人的包容越来越小,苛求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当时她和杨宸答成了一致的观念,是因为社会需求和发展决定的。

    李昭眼睛挑了挑,问道:“感觉杨兄对很多事都有独到的见解,那我请教您一个问题,您说为什么我们中的大多数,都喜欢归罪与女人?甚至包括女人自己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对上杨宸的眼睛,杨宸则是思考的样子低着头。

    秦姑姑在一旁看的蹙眉。

    杨宸蓦然间抬起头,微微一笑,有种胸有成竹的自得在其中。

    他道:“因为女人越来越少了。”

    现代的时候,他也是这么回答的,女人太少了。

    李昭眸子冷下去,问道:“不都是物以稀为贵,为什么女人越来越少了,反而越来越不受重视呢?”

    秦姑姑在一旁也在暗暗点头,是啊,怎么是越来越少?

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: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