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七章 确定就是他
    宁王抬起手在李昭身前一比,道:“当夫人们的脚越来越小,裙摆越来越重,衣服越来越厚,高墙越来越深,这不就是奇货可居嘛?

    而人们已经当一个人是货的时候,那她就是货物,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所以最后女人又被剥夺了财产。

    而一户人家,生了一个货物,又没办法继承土地,干活也不如生个人,那么这户人家怎么办?

    当然是把货物杀死了,反正是货嘛,只要有人以后就可以买的。

    所以女人就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为了维持人口平衡,假如有一百对夫妻,他们需要生下二百人,那么一对夫妻只要生两个就行了。

    现在男婴代替了女婴,假如有三十个被代替,那么就是七十个女人,那么只能组成七十对夫妻,他们还要负责社会生育二百人。

    这时候每个女人需要生多少个呢?

    然后生了的女婴继续杀死,男婴留下。

    最后剩下的这些女人,就要承担越来越多的生育责任,他们就更没办法离开后院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能生孩子的女人是功臣,不能生育的女人,就算再优秀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我这还是理想的说法,事实上更复杂,权力男人可以奇货可居很多女人,有的男人却一个女人都没用。

    为了交配权的战争,可不容小觑啊。”

    所以最后社会会爆发战争,多死一些男人,人口结构重组,社会就安定多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一开始国家初立的时候,都是一片欣欣向荣。

    大家往往把王朝的覆灭归咎于土地兼并,但是人口问题对社会的稳定发展也有着不容忽视的影响。

    秦姑姑惊诧的张不开嘴。

    原来她的思想,是因为女婴都被杀了,留下来的都是男人造成的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问题她小时候就知道,家里附近总能看见女婴尸体,不光是穷人家,有钱人家为了怕女孩子分家产,有的也会杀。

    以前一个只知道一定要这么做,却不知道所以然的人,突然明白她的思想来自何处,自己给自己吓的牙齿打颤。

    李昭眸子则更加深邃的看着宁王。

    “杨兄看的好透着,这些话,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也说过。”

    是的,这些话她和杨宸以前就交流过,他们两个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宁王嘴角挂着不在意的笑,道:“是吗?真的说的意思一样吗?这么有趣的人,太太如果还有机会见到他,请帮我介绍一下好吗?想认识。”

    他不承认自己的身份,李昭没有证据,秦姑姑在,李昭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点头道:“是,我还跟他说过,这样的问题如果就摆在我们的眼前,让我们去解决,会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宁王问道:“那现在太太面对这样的问题了吗?您有解决之道吗?”

    当时他二人都说,革命的洗礼是最迅速的。

    一位伟大的领袖说过,妇女能顶半边天,谁说女子不如男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女人要放足,分地,接受平等的教育,然后有了三八红旗手,优秀的女卡车司机,优秀的女干部,女人渗透到各行各业中去

    但是这话现在他们谁都不敢说,这是个封建王朝。

    李昭越发确定对方就是杨宸了,杨宸这是在笑话她,现在她终于面对这个问题了,不革命她做什么都是白费。

    就像她现在开报社,要掌控舆论,最后面对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,也是以卵击石。

    杨宸知道她办报社的目的。

    这又是他们不一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杨宸面对无法改变的事,会妥协,适应,甚至成为其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但是李昭却一直谨遵圣人言论,孔子说要听天由命,然后又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,他让你尽人事,然后才能听天命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没有公平所以我们才要不断的寻找公平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因为不美好,所以我们要努力让它变得美好。

    而不是应该说一句,算了,大家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李昭想起了以前和杨宸辩论时的激烈争执,心理特别不好受。

    因为也是因为有杨宸,他们的观点不断的碰撞争执,他们才会不断的学习,进步。

    跟杨宸在一起的时间,是她充实快乐的日子,但是没想到最后会那样收场。

    而杨宸竟然也穿越了,还找上了门。

    她暂时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杨宸,反正她是杨厚照的妻子,不可能跟杨宸在一起,但是在商言商,也不用成为对手吧?

    她暗暗点头,然后道:“杨兄,你这稿子我觉得没问题,你可以回去排版了。”

    杨宸从李昭手里接过稿子,然后看着李昭,李昭的眸子干净清澈,迎着他的目光,没有一点畏惧。

    杨宸低头自嘲一笑,李昭应该知道是他了,但是还敢面对他,一点不激动,也没有大的波澜,是不是真的被杨厚照给收服了?

    这个答案令人心酸的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宁王说了声告辞,很快就走了。

    这么就走了?感觉没说完呢。

    秦姑姑用好奇的目光看着李昭:“太太,你们后来说的话我有点听不懂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挑眉问道:“听不懂?”

    嗯,总感觉这两个人眉来眼去的有故事。

    但是秦姑姑又不好问出口。

    李昭又道:“不懂就是因为自己无知,就要多读书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这么说她好吗?

    李昭跟秦姑姑逗了几句嘴,但是心中有事,也没那么痛快。

    她很快回到座位,提笔给杨厚照写信。

    杨大爷,冒号。

    我今天遇到了许小珊。

    然后是许小珊的遭遇。

    最后感慨一句,为什么女人这么不容易,这么被折磨还不肯离开这个男人?大爷,女人应该有自己的财产。

    结尾,想你的昭昭,祝早日凯旋而归。

    写完折起来,心理这才好受些。

    杨宸不是觉得她做什么都没用吗?可是她是皇后,她有小皇帝撑腰,任何一个举动,都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有用到底是好的坏的就说不准了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李昭给杨厚照写完信后日子照常,应该说报馆的日子一切照常,就是杨宸好几天没来。

    杨宸要干什么李昭已经派人盯着了,就是什么都没干,所以她也不知道对杨宸怎么样,这件事就这样搁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