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八章 被色狼盯上了
    许小珊那边,从李昭那里回来之后就有些魂不守舍。

    李昭跟她说的话她知道是好话,好话却不是能解决她困境的话。

    她需要的是苟其楠变好,不再折磨她,然后他们一家人过正常人的日子,而不是让她离开一家又一家,那她就真的成了人尽可夫的人了。

    但是让苟其楠改好,谈何容易,他知道苟其楠需要钱,要有钱才行。

    这日黄四郎又来找她,看看屋子里道:“苟兄弟不在啊?”

    “他出门没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许小珊把孩子交给别人之后就给黄四郎做了一桌小菜,然后两个人在屋里喝酒。

    她二人一边划拳一边比脱衣服的。

    以前都是许小珊让着黄四郎,这样才有情趣,今天许小珊却只脱了一件外套。

    黄四郎喝的晕晕乎乎的,从炕上走过去搂住许小珊的腰道:“小娼妇,不好好陪你的好哥哥,这是又要玩什么花样?”

    许小珊躺在她的怀里,勾着他的脖子哭出来。

    黄四郎柔声道:“怎么还哭了?谁人欺负你了?你这么哭,哥哥可心疼。”

    许小珊道:“我的好答答,你说这女人红颜易逝,岁月催人老,等过了几年人家老了,你还来找人家吗?”

    黄四郎道:“竟然是为了这个伤心?你们这些女人就是多疑,怎么不来,哥哥最喜欢你这口。”

    他低头含住她的敏感地方啧啧作响。

    许小珊知道男人在这时候是什么好听话都会说的,这黄四郎是什么人?家中妻妾成群,他也就图个新鲜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她最大的金主,所以趁着他还喜欢她,怎么也要多要些钱来。

    许小珊一边配合着黄四郎,一边说看见了谁家的媳妇用了胭脂香粉,那个用在女人身上会让男人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黄四郎知道她是要钱,答应道;“我一会掏给你,现在我满身也只能掏出它。”

    许小珊脸一红,却知道不能再要下去了,于是耐心的陪黄四郎。

    两个人成了好事之后,黄四郎也渐渐清醒。

    拿出一个元宝哄许小珊开心。

    许小珊看着银子却笑不出来,太少了,苟其楠不是好打发的人。

    黄四郎也是风月场上的老手,见许小珊不高兴,就知道是嫌钱少,但是他这半年,也没少给她钱,这铺子有一半的钱都是他掏的。

    还没对哪个女人花这么多的钱。

    还不是看许小珊听话,身子也好。

    黄四郎心里有些不高兴,但是他们都知道,他们这样的露水夫妻,讲究的就是钱。

    黄四郎捏着许小珊的小脸道:“看中了什么东西,要很多钱?”

    心事别人戳穿,许小珊脸一红,随后道:“也不是很重要的东西,答答能来看我,比多少钱都开心。”

    黄四郎瞪着色眯眯的小眼睛一笑,然后道:“哥哥也不是舍不得钱,但是总不能随便就这么花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话锋一转道;“我来的时候,看到你们对面有个老板娘,花容月貌跟画里的人物一样,可有人家了?他男人呢,怎么还让她坐堂做买卖?”

    许小珊听了心中咯哒一生,黄四郎这是看上李昭了?人家可是皇后。

    可是转念一想,谁知道她是皇后呢?她自己愿意混迹市井,就免不了被人观看。

    被李昭比下去的妒忌情绪又来上,许小珊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没有说李昭的真实身份,把听来的都说了。

    “之前说是下堂妇,后来有个姓杨的男人护着她,说是两个人已经好上了,但是姓杨的那人已经好几个月没出现,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烟视媚行的看着黄四郎:“答答看上人家了?”

    黄四郎打着哈哈道:“还不是离不开你。”

    然后又道:“那个杨大爷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许小珊眼睛微缩,后笑道:“不知道,想来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人物吧?不然怎么能让自己喜欢的女人在街上抛头露面呢?”

    更或许,杨大爷已经不要她了。

    黄四郎确实看中了李昭,但不是说看中这个女人就能到手,也要看看她男人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一听许小珊着话心里有了底,他是锦衣卫总旗,家里又是功勋之家,只要对方的男人不是朝中文官,就算是家财万贯他也不怕。

    男人可以忽略了,那就要琢磨怎么把这个女人弄到手。

    黄四郎捏着下巴,眼睛一动,然后抱紧了许小珊道;“你和她关系好吗?找个日子请家里来坐坐。”

    许小珊虽然对李昭有嫉妒,但是也没那么嫉妒,毕竟李昭还想帮她呢。

    而且人家是皇后,她有几个胆子?这种事给钱也不干。

    她摇头道:“人家不会跟我这种人来往的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又道:“答答,那个女人,看着是好看,但是邪性,您还是不要沾惹的好。”

    黄四郎是她的金主,她也不希望黄四郎出事。

    但是黄四郎已经被李昭的一颦一笑给迷住了,而这个女人又没有男人在身边,所以什么邪性不邪性,那是没有试过他的兄弟,等成了她的女人都乖乖的服软。

    所以许小珊的警告黄四郎就当成了许小珊是争风吃醋,花了这么多钱在这个女人身上,却不帮他,黄四郎对许小珊有了意见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自打黄四郎上次来过之后,已经七天没来了,只留下一个银元宝被苟其楠抢走了,苟其楠最近手气不好,又给输了,所以手头觉得紧巴,就开始责怪许小珊。

    他让许小珊脱光了衣服跪在地上,然后用鸡毛掸子抽了两下,问道:“为什么黄四郎不来了,是不是你没伺候好?你怎么得罪人了?”

    许小珊猜测应该是李昭的事,但是她不能承认。

    于是道:“人家就是图个新鲜,新鲜劲过了就不来了,以前也不是没有过,你打死我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她低头呜呜的哭了,苟其楠看着她身后的红檩子,也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确实有这样的主顾,所以这女人也不能打坏了,破了皮相不能卖好价钱。

    他懊恼的骂了几句许小珊没用,然后丢掉鸡毛掸子出去寻觅新的猎物了。

    许小珊穿好衣服长吐口气,如果让苟其楠知道黄四郎是看中了李昭不理她,苟其楠肯定会逼她设计李昭的,她不能走这一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