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九章 泄漏身份秘密
    许小珊怎么也想不到,黄四郎不来,苟其楠去找他了。

    在锦衣卫对面的茶楼里,黄四郎接待了苟其楠,既然没有拒绝相见,说明还有门路可走。

    苟其楠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四哥,近日怎么不家里去呢?”

    黄四郎对李昭用了心,但是问过四周,发现李昭跟谁关系都不好,街坊说女人之中,就跟许小珊有过走动,所以他还得指望许小珊跟她钓人。

    许小珊爱吃醋他就晾她几天,他也知道苟其楠是活王八,沉不住气。

    人真的来的,黄四郎佯装十分为难道:“不是我不去,是小珊妹子不喜欢我去。”

    苟其楠大惊失色道;“这怎么可能?她盼着您还盼不来。”

    黄四郎身边有随从,他们是在包间里。

    苟其楠说完,见四周的人神色多有鄙视,知道自己说错话了。

    忙道:“她一个老娘们家家的,家里有尊贵的客人,还敢说什么?女人嘛,不用太在意。”

    黄四郎笑道:“我就喜欢兄弟这一点,这女人不能惯。

    但是我也不能在背后说弟妹的不是,不如你回去问问弟妹,我到底为何不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怕许小珊不说实话。

    继续道:“对了,我这有笔大买卖想交给你,事成之后给你最少一百两。

    小珊就是不同意帮我做这个生意。

    可是生意这东西,你不做,总会有人做的对不对?所以我也没必要上赶着。

    但是咱们认识这么久,有好处哥哥还是愿意先想着你,你回去问问小珊,要是让你做,我再过去谈。”

    黄四郎人家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话不能说的十分清楚,苟其楠也是机灵鬼,知道黄四郎是要干什么事被许小珊回绝了。

    但是一个男人找女人能干什么事?

    苟其能就以为是黄四郎有什么古怪要求许小珊不想满足,攥紧了拳头就对许小珊责怪上了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苟其楠回到家的时候许先生正在张罗前面的事,人累的满头大汗,看着就十分认真。

    但是他心里一点波澜都没用,心想明明有更快赚钱的道,非喜欢吃苦,怎么千金小姐还生了一副穷命人的身子?

    他不以为然,就把许小珊叫到了后院。

    叫回去之后本来想打许小珊一顿,又来一想之前打过的檩子,真的不能打坏了。

    于是把许小珊扑倒,顺水推舟的成就了一段好事。

    苟其楠这个人是荤素不忌的,许小珊跟过很多男人他也不在乎,有了兴致还是会和许小珊过夫妻生活。

    这也是许小珊不想离开他的原因,他们两个算谁也不嫌弃谁。

    但是最近这几天苟其楠可没对许小珊有过好脸色,许小珊觉得苟其楠的行为很怪异,完事后躺在炕上不动,用不解的目光看着苟其楠。

    苟其楠一边穿衣服一边道:“黄四郎跟你谈了什么买卖?你竟然都不告诉我?是他有非分之想让你受不了?”

    许小珊听的心里咯噔一下,硬着头皮装傻:“没什么事啊。”

    苟其楠又压在许小珊的身上,脸差一点就贴着她的脸,在她鼻子前吹气道:“小珊,你不想跟我过好日子吗?黄四郎说事成之后给我们一百两。

    一百两啊,够穷人家花三年的了。”

    就怕没命花啊,许小珊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苟其楠眼睛微眯,后又揉搓许小珊的身体,然后道:“咱们夫妻一体,你还有什么不跟我说吗?我对你还不够好?拿了这笔银子,我保证半年内不帮你找任何人,好好疼你,你说好不好?”

    许小珊对苟其楠还是有感情的,苟亲楠只要有钱,对她都很温柔,就是那事也很照顾她。

    所以她常常想,是不是他们生活在有钱人的家庭里,苟其楠就不会这样了。

    半年内不给她找人,这个诱惑真的很大。

    许小珊想了想道:“但是不行,你知道他要干什么嘛?他看上对面的李昭了,想通过我介绍,你说他有了新欢,还会要我吗?所以这事咱们不能做。”

    许小珊还是不敢把李昭的身份说出来,所以找了别的借口。

    苟其楠蹙眉道:“但是你不帮他,他现在就不来了。

    再说,你以为黄四郎就你一个女人,他本来就三妻四妾,能一直守着你啊?”

    一席话说的许小珊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见许小珊神色怪异目光躲闪,苟其楠突然笑道:“对了,叫李昭吗?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街上的人都叫李娘子,一般女人的大号是不外传的。

    虽然李昭之前被杨厚照喊过名字,田美娘听见了,但是知道人不多,这些事后来的许小珊更不能知道。

    许小珊心里又一颤,急忙道;“我也是听旁人这么叫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就街上的那几个嫂子。”

    苟其娘捏着许小珊身子的手突然用了力气,许小珊疼的叫出来。

    随后苟其楠一脸阴鸷道:“我发现你常常爱看那边,原以为你是在看男人,现在想来,就是在看李昭,你以前的家族,对上有钱的下堂妇,说你们是不是早就认识,这李昭到底什么人?”

    这的苟其楠又恢复了人面兽心的本质,让许小珊害怕,她躲不过去,把李昭的身份说了。

    之后一脸苍白道:“你可不要说出去啊,万一她报复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苟其楠蹙眉道:“不是都被赶出宫了?”

    许小珊叹息一声道;“你不了解当今皇上,那是个没人能琢磨透的主,他还一日没宣布皇后驾崩或者被废,这李昭都有可能回宫。

    就是现在他不要李昭了,李昭身边还有他安排的内侍在,不好惹。”

    苟其楠也不是傻子,还是命要紧,于是不再逼许小珊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生意赚的钱根本不够他挥霍,黄四郎见两个人都不找他了,心想两个人是要加价。

    本来一个女人,最多也就值一二百两,可是这人心偏偏非常怪,越是得不到的,就越想得到,越是得不到,就越觉得值钱高贵。

    黄四郎总是无意从报馆门口路过,偶尔能看见的,里面的女人容貌艳丽,气质高华与见过的女人都不同,这心下就按耐不住了。

    于是找到苟其楠,五百两银子他愿意出,只要跟对面的女人一起吃顿饭就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