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章 答应赴宴
    有钱能使鬼推磨。

    五百两银子,苟其楠一辈子也没见过那么多。

    他被黄四郎说动了,回来劝许小珊:“有这五百两银子,你吃香的喝辣的,我什么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也是夜晚,许小珊在哄孩子睡觉。

    听了吓的脸都白了,抬头道;“我跟你说了她的身份,你怎么还想着钱?”

    苟其楠眼睛一动道:“其实你根本不用怕她啊,就算是宫里的皇后,如果跟别的男人有了首尾,她还敢吵嚷怎么样?

    别说是已经跟赶出宫的女人。

    真如果让黄四郎得逞了,她不仅不敢报复咱们,还什么事都得听咱们的。”

    许小珊心下突然一动,目光意外带着一点喜悦的看着苟其楠。

    苟其楠也是在外面混的人,一下子就收到了许小珊给的讯号。

    他靠到许小珊身边,胳膊搭在许小珊的肩膀上道;“你们以前关系不太好吧?现在正好能压她一头。”

    许小珊内心自卑的水草在疯狂的增长,很快侵透了她的心。

    这世上的女人好像都是干净的,但是她们其实没用一个干净的,还不都是找了男人?

    但是却总是看不起她。

    这条被人看不起的路上只有她一个人,也应该找个人作伴了。

    许小珊抿紧了嘴,报复的笑容慢慢在嘴角涌起来。

    苟其楠就知道事成了,无声一笑,低头逗弄着女儿:“你命好啊,那么大的两个,吃的白白胖胖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今天顾岚青留在屋子里写蜡纸排版,他正写到一半的时候,屋子里来了大理寺的衙役。

    那衙役是找小鹦鹉的,在门口的门板后跟小鹦鹉说了几句话就走了。

    之后小鹦鹉来到李昭面前,将手里的东西交给李昭:“应该是田家的钱。”

    李昭一看加一起是一千五百两的银票,就明白了,是田家给田娃的买命钱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个套是她设下的。

    现在杀人只有人命官司,没有民事事件,所以不用赔偿钱,赔命就行了。

    但是许长远就一个女儿,虽然钱不能换回珍珍的命了,但是珍珍肯定希望父亲老有所依。

    她下这个套就是要从田家手里套钱,不然有她插手,大理寺谁敢在这件事上贪墨。

    如今银子拿来了,代表一代人渣,田娃也要被正法了。

    李昭十分开心,叫顾岚青停下手中的活计,把银票交给他:“你去送给徐先生,这是田家的赔偿。”

    徐长远如今情绪稳定多了,都是顾岚青对他的开导和照顾,他们两个最亲近。

    顾岚青虽不知道李昭怎么从田家弄的钱,但是有钱就是好的,把银票放在袖子里去后走了。

    他走的时候秦姑姑正好去打理夏天用的珠帘,无意间看到门口的人,眉头一蹙,然后回来道李昭身边:“太太,那个老男人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最近他们门口总有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在转悠,长得黑胖,眼睛就一条缝还向上挑。

    李昭抬头问小鹦鹉:“这个人是锦衣卫的吧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点头:“他的祖父参加过京城保卫战,立了一点小功,家里有爵位。

    虽然是庶子,但是嫡子死了,他的儿女多,所以家里老太爷比较疼爱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:“他还是许小珊的姘头。”

    这些事是小鹦鹉在打听,秦姑姑还没听李昭说。

    当李昭说完话的时候看了她一眼,秦姑姑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道:“她还真是胆大妄为,方才是不是来找娘子去吃饭?她也不想想,她的名声什么样?刚来没几天就被满街的女人数落。

    她家的饭,哪个女人敢吃。”

    找人吃饭的,这个她当然是个女人,就是许小珊,许小珊刚来过不久,李昭说忙,所以回绝了。

    看样子还会再来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她应该会有办法说服我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蹙眉:“太太的意思?”

    李昭跟小鹦鹉相识一笑,然后李昭拍拍秦姑姑的肩膀道;“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有人蠢的要送死,这次我不会心慈手软,会成全她的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心想,看来太太是有主张了,但是就是不知道要用什么计谋。

    许小珊隔了两天又来请李昭,店里没外人,许小珊道:“夫人,咱们相识一场,上次我还说过那种话,您不去,我心里不安宁,总怕您记恨我。”

    她竟然找这种理由,是真的认为她善良就好欺负吧。

    李昭听的心寒,她心疼她这样的女子,因为她也是女人,设身处地,让人可怜。

    但是不自强,还有害人心思,这怎么能让人不心伤?

    李昭面上倒是没什么变化,语气还是淡淡的:“你不背后阴我,我不会找你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许小珊听的心砰砰乱跳,笑道:“怎么会,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给夫人使坏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道;“那就好,所以你也不用害怕,我这个人,人不犯我,我从来不会犯别人。

    至于些无关紧要的小矛盾,我也不在意,你还是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她给她的最后一次机会了。

    许小珊完全没看到李昭冷漠背后的警告,苟其楠已经等的不耐烦,如果她今天还带不回去李昭,苟其楠就要把孩子给她藏起来,让她看不到。

    不管是为了钱,为了让李昭万劫不复,还是为了自己的家庭,她都不能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许小珊用哀求的语气道:“所以夫人,您就让我陪一次罪,过了这次,我就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没出声呢,门口进来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。

    许小珊也认识这个人,是另外报社的老板,总来店里,这男人一身清白,头顶玉簪束发,那轻薄的衣料,在夏天里翩然若仙。

    看着就知道有钱,能总来女人开的店铺的男人,也不是什么正经东西。

    许小珊对杨宸上了心思,于是眼里挤出泪来看着李昭:“夫人,除非您是不肯原谅我,我真的知道错了,您大人不记小人过。”

    真会演戏。

    李昭见杨宸看过来,再看许小珊妩媚的身段,那颗颗泪珠滚在保嫩的肌肤上,可不是我见尤怜。

    男人都有保护欲,喜欢娇柔的女人,她这样,又会显得她霸道欺负人。

    所以这许小珊还想来个一箭双雕?

    她可能不知道她是什么人,也不知道杨宸什么性格。

    李昭对女同胞的最后一点怜悯之情都被许小珊磨没了,点头道:“好,我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