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六十一章 赴筵
    李昭答应之后许小珊一喜,约好了一起吃晚饭,然后看李昭点头,她就转过身。

    之所以她脚步放慢了,是因为到了门口的时候正好与杨宸擦肩而过,便刻意正了正发髻对着杨宸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成年男女,这个笑容中包含了太多东西。

    杨宸客套的颔首,许小珊这才走了。

    等人走后,杨宸来到李昭桌前,见秦姑姑站的远,他低声道:“你是不是想帮她?碰壁了吧?阿昭,你还那么天真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将稿子递过去。

    可他的话,已经是承认他是杨宸了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他不承认,李昭也确定他是杨宸。

    所以没有惊讶,听了这话脸上露出笑容,很是镇定。

    道:“这世上有阴就有阳,有值得被人救的人,就会有不值得被人救的人,你不去试试,怎么知道她是值得的还是不值得的?

    我的身份,让我注定无法跟你这种小市民想法一样,我要宽容,我要圣母,因为我心中包容的是天下,而不是抓住某个人的缺点否定了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杨宸和李昭的三观是非常不和的。

    杨宸认为世界就是黑暗的,所以要适应,要妥协,甚至成为其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所以他能背着李昭去跟别人结婚,让李昭当小三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意思也是在讥讽李昭,看不清这个世界,他认为这个世界的人就是禽兽演变来了,满是兽性,所以大同社会,永远不可能存在。

    李昭的话,就是在反驳他。

    也在讥讽他和她的地位不高。

    杨宸没有生气,道:“那你现在是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李昭只确定杨宸是那个前男友,但是她还不知道杨宸是宁王。

    既然杨宸不是宁王,能量不会那么大的知道她是皇后。

    李昭被问的一愣,后勾唇笑道:“我的身份,是你出轨无数次,娶不管多少个**,都拍马不及的。

    说来讽刺,你穷尽一生所有,就是想成为那百分之二十的精英中人,但是我随便一个偶遇,就是了。

    我的相公可不是普通人,你小心。”

    资本名著上说,这社会永远只有百分之二十的人是统治阶级,是上流社会的人,剩下的百分之八十,不过是以不同的被剥削方式,在为那百分之二十的人服役。

    比如最原始的剥削方式是奴隶制。

    但是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,赵无恤为了战胜智伯,释放了所有奴隶,改为租赁制度,也就是封建制度。

    封建社会之后是资本主义社会。

    总之,这社会你要么做百分之二十的人,动动脑袋,拍拍屁股可决定别人的命运。

    不然你只能做那百分之八十的人,一边拼死拼活的做事,养活那百分之二十的人。

    这个认知李昭和杨宸达成了一致,他们也都想成为那百分之二十的人,不过大家选择的路途不同。

    杨宸的方法,显然令人不齿。

    听到李昭讽刺,杨宸道:“原始资本的积累是血腥和肮脏的,同样,原始阶级的跨越也是如此,我从来不觉得我比别人高尚,当然,我也就不会比别人可耻。

    阿昭,给我一点时间,我们好好谈谈。”

    李昭还没说话,秦姑姑看两个人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,但是相互瞪眼睛看着对方,像是在用目光杀人,她端着茶杯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杨大爷,喝茶吗?”

    李昭也从跟杨宸针锋相对的情绪中挣脱出来,她如今已经结婚,没什么好谈的了。

    她对秦姑姑道:“杨兄说他还有事,不喝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用客套的目光看向杨宸:“不送了。”

    杨宸不好再留下来,拿着稿子走了。

    他走后,秦姑姑用幽怨的目光看着李昭:“太太,我要跟大爷告状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当叛徒还要当的这么正义凛然。

    李昭展开一张纸道:“行,我直接招供行了吧?”

    秦姑姑眼睛一挑。

    李昭当着她的面,又给杨厚照写了一封信。

    杨大爷,冒号。

    新认识一个男人,总是在观点上碾压我。

    我有救许小珊的想法,他就说我幼稚。

    他在侮辱大爷治理的国家,认为人心都是黑暗的,大爷快点回来,帮我收拾他。

    想你的昭昭,祝早日凯旋而归。

    写完,慢慢折起来,放到信封里,然后从容的递给秦姑姑:“送走吧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奸诈的皇后,万岁爷看了不风一般的回来给她做主?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傍晚来临,大堂里支起了灯,许小珊已经来催过一次了。

    李昭把小鹦鹉叫道面前,小鹦鹉点点头:“都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那好,我和秦姑姑去了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走出门口发现左右两边有人,一下子抓住李昭的袖口道:“太太,是王嫂子她们,许小珊名声不好,您这一去,还是傍晚,怕她们要说闲话。”

    李昭低声道:“不怕,就是要她们盯着才好,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李昭和秦姑姑进门后,王嫂子肖氏几个人瞬间凑到李昭家门前。

    肖氏问道:“咋能跟那姓许的在一起?李娘子看着不是那种人啊。”

    王嫂子为什么喜欢骂女人,因为她丈夫不正经,总是背着她偷吃,自打许小珊来着之后,丈夫天天被勾的魂不守舍,还打了她,她现在很透了许小珊,当然也带上李昭,撇嘴道;“都不是什么好货,不然怎么这么晚过去?指不定屋里什么人等着呢,你以为那姓李的真清白?

    如果真清白,就不会坐在大堂上揽客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李昭到底厉害,大家有想法没敢说,肖氏还道:“不能,我看着李娘子挺正派。”

    其实聪明人都能听出来,她这是反话。

    王嫂子果然上套,道:“不信咱们就回家盯着,看她今晚回不回家。”

    许小珊家就是暗窑,如果李昭晚上不回来,那就肯定有事了。

    肖氏几个眼珠子里的光碰在一起,都是同一个意思,就这么定了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李昭被许小珊请到屋里。

    屋里南北炕,北炕上已经摆了一桌酒菜了。

    许小珊进来便道:“夫人上坐。”

    李昭也没客气,直接坐在了左炕沿上,然后对秦姑姑道:“一起吃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