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六十二章 奸情败露
    秦姑姑怕酒菜里下毒,一个劲的给李昭使眼色。

    但是李昭不动,她还是得上桌。

    等秦姑姑坐好后李昭对许小珊道:“你也别忙了,过来一起啊,不然怎么是向我赔罪呢?”

    许小珊道:“夫人您先坐一会,我去取坛酒来,我相公和厨子们在外面吃呢,我也去照顾一下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点头:“去吧,等你。”

    她走后,秦姑姑龇牙咧嘴的低声道:“万一酒菜里有毒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昭道;“不怕有毒,就怕没毒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不解。

    李昭看了窗外一眼,没看见人,于是用袖子当着,在西湖羹里洒了一包东西。

    秦姑姑看的眼睛瞪大。

    李昭笑着点头:“不怕有毒,就怕没毒。”

    所以娘娘就先下了,秦姑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厨房里,许小珊将蒙汗药洒在酒坛,然后心砰砰的跳,他身后站的是苟其楠。

    苟其楠道:“进来的时候我偷看了一眼,长得确实好看,黄四郎那个黑胖子真是好福气。”

    许小珊低声道:“你要让黄四郎守住口风,不让咱们两个都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苟其楠不以为然道:“有了这一次,她地位不同,难道敢闹?死都得静悄悄的死。

    如果她活着,黄四郎已经得手,后面的事他们自己琢磨去,咱们拿了钱就不管了,以后他们两个犯了事也涉及不到咱们,所以你这边别出纰漏就行。”

    许小珊点头道:“我把人灌晕了你就带人黄四郎过来,赶紧成事,不然我心里没底。”

    苟其楠拍着许小珊的后背:“去吧,我去找黄四郎。”

    那边李昭和秦姑姑见许小珊回来了,嘴里正在说的笑话也停下了。

    许小珊有些尴尬,抱着酒坛子将三个空碗满上,然后道:“来,夫人,秦姑姑,我敬二位一杯,感谢二位对我的纵容和照顾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心想这娘们家没杯子吗?

    李昭见许小珊要干,就用目光一直看着,这酒里有蒙汗药,许小珊用余光一扫李昭和秦姑姑都没喝,如果她喝了晕倒了怎么办?

    放下酒碗不解的看着李昭:“夫人怎么不喝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先暖暖胃吧,我不胜酒力,得垫吧垫吧。”

    说我亲自盛了一碗西湖羹给许小珊,并要许小珊坐下:“喝吧。”

    许小珊陪酒也是陪的嘴唇发苦,能有热羹喝当然求之不得,她用勺子舀了一口。

    然后见李昭没动,问道;“夫人怎么不喝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自己盛,你喝吧。”

    李昭去成汤羹,许小珊心里没有起疑,把羹汤都喝了。

    喝完李昭和秦姑姑还是没喝,只是把羹碗摆在桌上,用灼灼的目光看着她。

    许小珊摸着自己的脸道:“夫人,我怎么了?您为什么一直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李昭问道:“汤羹好喝吗?”

    她自己亲生做的,应该好喝的,许小珊道:“不过感觉味道有点苦,跟以往的不同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你学过药学吗?”

    许小珊摇头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其实这世界上的东西,都是非常有原则和规律的。

    就拿毒药来说,无色无味还能药到人,肯定需要很大的量。

    生物碱类的毒药,少量就能致死,但是都非常苦,让人一尝就非常排斥。

    至于那种无色无味又少量就可中毒的药,定然制作困难,也就代表着十分昂贵,普通人是不会有的。

    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许小珊有点头晕,摇头道:“不知道是不是夫人给我绕的头晕,您到底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李昭叹息一声道:“看吧,万事都有规律,坏的人,就蠢的多,不然好人岂不是都被害了。

    我实在告诉你,你中毒了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小珊差异的看着李昭。

    李昭笑容和煦,如三月春风。

    许小珊被这笑容笑傻了:“您……”

    李昭竖起手指;“一,二……”

    许小珊阵阵头晕,然后还是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李昭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中毒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话音刚落,许小珊一下子就栽歪下去。

    李昭手急眼快接住了她。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为什么不摔死她?

    李昭这时对秦姑姑道:“快下来,别弄出大动静,把我的衣服给她换上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许小珊房里的灯暗下来,外面传来鸟叫。

    这是李昭跟小鹦鹉的暗号,如果听不到回声就要闯进来。

    李昭和秦姑姑虽然没回答,但是轻轻打开门。

    小鹦鹉的身影被两个黑衣人带着,飘到他们的眼前。

    小鹦鹉脸上带着兴奋道:“太太,小的找了高手,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这才知道李昭有恃无恐为了什么,就算她中毒了,小鹦鹉也能及时把人救出来。

    二人跟着小鹦鹉的人很快从后院的墙头跳走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了不久,苟其楠就带着黄四郎来了。

    到了我房门口,黄四郎道:“这么暗,小珊呢?”

    苟其楠想了想道:“毕竟不是自愿的,小珊估计是怕人看见,暗了灯,咱们进去准没错。”

    屋里没点油灯,苟亲楠轻轻叫了许小珊的名字许小珊也没出声,苟其楠不知道许小珊是什么安排,也不敢亮灯。

    他在炕上看到一个人影,那人卧在炕上,苟其楠凑近了一看,然后回头对黄四郎道:“没错,就是李娘子,我看见她穿着这件衣服来了。

    小珊估计把她的下人支开了,四哥,您快点成事,别让那下人破坏了好事。”

    黄四郎来的时候灌了两碗药酒,本来就按耐不住了。

    听苟其楠这么一说,忙不迭点头,也不等苟其楠走,挫着手就扑向炕里。

    苟其楠看了一眼,又怕旁人带人闯进来,于是出门去把门了。

    黄四郎带着酒劲,炕上的人身体柔软可劲他折腾,所以他也没发现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这边屋里热火朝天,那边王嫂子肖氏等人盯了很久,没看李昭出来,而天都已经黑透,这代表什么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几个人都对李昭暗暗的取笑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她们不能一直盯着啊,就回屋准备睡觉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王嫂子刚躺在炕上,就听见街上鬼哭狼嚎的叫声,还有女人的咒骂声。

    虽然听不清,但是她直觉是李昭那边出事了。

    兴奋的坐起,叫着他的男人:“快看好戏去,就你说的那个白莲花,跟人搞破鞋被抓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