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六十四章 许小珊之死
    从报馆出来说明王嫂子说的就是谎话,而李昭最后一句也提醒了众人,她和王嫂子打过架,这人是故意污蔑她。

    街上关于李昭的流言一点都没有了,大家反而用嫌弃的目光看着王嫂子。

    李昭走到王嫂子面前道:“你很失望啊?但是我很兴奋,我是不是又能扇你的脸了。”

    显然之前她说过的话她都听见了。

    王嫂子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,但是她知道,挨打疼,于是捂着脸推到人后,什么都没说的回家了。

    李昭没再搭理她,让小鹦鹉领着几个街坊进屋看看屋里还有什么人。

    黄四郎在妻子闹事的时候就跑了,屋里除了雇佣的长工就是苟其楠,小鹦鹉几个进去的时候,苟其娘正躲在前堂的桌子底下听动静呢。

    妻子挨打当缩头乌龟,他真真是个活王八。

    众人围着他骂,小鹦鹉出来告诉李昭屋里的状态。

    知道黄四郎已经走了,李昭心里的膈应下去了不少,回头问着看热闹的人:“许小珊现在好看吗?”

    众人不解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许小珊现在是最丑陋的一面,当然不好看。

    于是有人摇头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不好看,你们为什么还看这么久?是因为你们喜欢丑的?还是就喜欢看这种笑话?

    许小珊有问题,你们的内心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这应该是在责怪他们冷血吧?

    众人都知道这女人厉害,女人怕她,男人不爱跟她计较,于是大家也没出声,有些人恼羞成怒就散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为数不多,都围在不远处看。

    李昭走到许小珊面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许小珊。

    许小珊感觉到了有阴影,抬起头见是李昭,懊悔的眼泪又不由自主的流出来。

    哽咽道:“是你布的局吧?”

    是她下的药,那个黄夫人也是她让小鹦鹉想办法弄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一切都是她干的,但是又怎么样。

    难道不是她想害她?

    李昭叫了秦姑姑,秦姑姑递了一个披风给她。

    李昭蹲下身子将披风盖在许小珊的身上,然后道:“我说了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。

    你从落水狗变成了狼,我是最喜欢打狼的,所以你说,我打不打你?”

    她不是打她,她是在要她的命。

    黄四郎的妻子来了,把她捉奸在床,她没有任何可以为自己辩白的余地,也没有脸活下去了。

    许小珊看着李昭,眼里闪过一丝恨意,如果不是李昭,她不会是现在这样,她还能活下去。

    李昭看着她的眼睛冷笑,然后道:“怪我啊?”

    许小珊道:“若不是因为有你,我现在还在那里,说不定已经是万万人之上,你说我怪不怪你?”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,后点头道:“你可以怪我婆婆,我身为她的儿媳,到是可以替她收下这份仇恨。”

    许小珊听的心头一揪,然后又忍不住流下泪。

    她所有悲剧的源头的都是因为王太后,那个女人,为了跟皇后争宠,坏了她的身子和她的命运。

    但是她恨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王太后再讨厌李昭李昭还是皇后。

    人家是真正的儿媳,她被人利用完后就当抹布丢了。

    许小珊用嗜血的眼睛看着李昭,把仇恨都从这边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道;“被别人摆布的,无法挣脱的,叫做运,你只是运气不好。

    但是我真的给过你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许小珊冷声道:“我是命不好,你给过我机会我又能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过去的是命,未来的不是,我给过你机会,你就有可能重生,可是你自己觉得你只有一条路,旁人谁都没办法帮你。”

    这人还能讲道理,语气虽然冰冷但是带着说教。

    许小珊心里有一丝侥幸在,道;“你还能帮我吗?”

    李昭差点笑出声。

    后来拍着许小珊的肩膀道:“之前我肯帮你,是因为你是女人。

    现在我不会帮你,是因为你已经不是人了。

    好了,就说这么多了,夜已经深了,你可以上路了。”

    如今她没脸活在世上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许小珊身子抖在一起。

    见李昭转身要离开,她看到了背后的披风,突然道:“夫人,我有罪,但是孩子是无辜,求你帮我照顾我的孩子行吗?”

    本来已经被安抚好的孩子,可能是感觉到了母亲的害怕,又哭出来。

    李昭回头看着那襁褓中粉嫩的小脸,眉头蹙起。

    她这表情没有厌恶和嫌弃,多的是思考和无奈。

    许小珊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,在地上磕两个头:“夫人,苟其楠不是人啊,媳妇他都能卖,何况女儿,我女儿不能给他养大,或许都养不大,孩子是无辜的,你救救她吧。

    救救她。”

    说着不停的磕头。

    李昭心想她要害我,我却不能让她死的瞑目。

    她笑着摇头道:“你托付给别人吧,你本来有机会令你们母女平安的,但是你不要,人总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,现在我是不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转过身,任由许小珊怎么喊,都没回头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五更的梆子鼓敲过。

    天开始变亮了。

    因为田娃的事,现在李昭和秦姑姑在一个房间睡觉。

    秦姑姑从炕上爬起去开门,院子里已经大亮。

    秦姑姑见小鹦鹉匆匆从前堂走过来,她问道;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小鹦鹉道:“许小珊上吊死了,苟其楠抱着孩子在街上哭呢。”

    许小珊会死,她们家娘娘早就说过了,但是真的听到这个消息,还是让很感慨的。

    秦姑姑道;“她是活该,可是又挺可怜,真是说不好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道:“可不是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正房门开了。

    二人见是娘娘出来了,齐声问好。

    李昭隐约听到了哭声,道:“许小珊死了吧?”

    小鹦鹉道;“在屋里吊死了,发现的时候身子都硬了,苟其楠哭的厉害,你说早知今日,他就不能对人好点?”

    李昭用嫌弃的目光看着小鹦鹉;“还大总管呢,这都想不明白?他这么哭啊,肯定是有他的用处,但不是真心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眸子一沉,看向前方的虚空,那凌厉的眼神中带着恨意。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太太,咱们要继续追究吧?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:“当然,最坏不过苟其楠,敢算计我,一个都不会放过,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