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六十五章 说分手
    苟其楠哭许小珊显然是抱着目的的。

    如果刑氏不来闹,许小珊不会死,他完全可以把许小珊的尸体放在黄家门口,让黄家人脸上无光。

    但是大户人家都好脸面,知道人死了,黄四郎骂了刑氏几句,然后主动补偿给了苟其楠两百两银子。

    又给许小珊买了副棺材,让苟其楠把许小珊正常葬了。

    葬礼没什么好隆重的,但是大家都知道许小珊是怎么死的,所以看苟其楠扶着棺材哭,都觉得好笑,跟在送葬的队伍后看热闹。

    李昭却看的厌烦,这个苟其楠她还得留两天,所以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秦姑姑本来跟她并排走,但是见大家都笑话苟其楠,她听投入了,就忘了娘娘。

    李昭转身要回去,一抬头,前方空荡荡的街头,雪白的身影静静的站在那里,用直直的目光看着她。

    是杨宸,纤尘不染的白衣公子。

    他们四目相对,世界仿佛停止了一般。

    李昭看了会却不愿意跟他玩这种暧昧把戏,走过去打破沉寂:“杨兄又来送稿子吗?今后都交给顾岚青吧,我不看了。”

    宁王低声道:“阿昭我们谈谈吧,趁着那个不会笑的女人不在,跟我谈谈。”

    见李昭要说什么,他马上道:“不要让我说出威胁的话,真的不要,我对你舍不得说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你不声不响的就离开我,我必须要个解释。”

    李昭蹙眉道:“你管我要解释?”

    宁王道:“你当我有仪式感,找个地方对我说分手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说完目光看向李昭的身后:“不然那个不会笑的女人要回来了,当着她的面我也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威胁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还说舍不得威胁她。

    李昭目光非常刻意的扫着宁王的衣服,然后笑了:“你的衣服真白。”

    可是心却是肮脏的。

    宁王听的脸色微变,抬起胳膊:“太太请吧。”

    宁王在街头准备了一辆马车,李昭没什么表情的坐上去。

    等宁王坐到她对面,便让车夫前行。

    李昭眼睛一挑,冷声道:“你是杨宸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不必走远了,就像你说的,我们说了分手就再无瓜葛。”

    宁王不为所动,李昭去扶着马车的门框,她黑着一张脸,是要下跳的意思,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固执宁王知道,连灵感都不给他,就想让他抱憾终身。

    宁王马上让人停下车,然后把李昭拉到车里。

    李昭又坐回去,宁王看着她的目光却久久无法平息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后咬着牙道:“你爱上别人了,你变心了。”

    不然她不可能要跳车也不愿意跟他说话。

    李昭眼睛又一挑,目光中讥讽不失镇定。

    随后这种情绪一扫而光,变成了十分平成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道:“你承认你是杨宸就好,那我跟你说清楚。

    我也不问你是怎么过来的,也懒得知道你到底是做什么的,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我爱上别人了,我现在过的十分幸福,所以我不是在跟你赌气,也没有怪你的意思。

    是真的没有必要纠缠,我们之间的事,在那个时空就已经画上了句号。

    如今即便重逢,也没有任何意义,我不会再跟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也都是十分平淡的,这样的态度,要比愤怒更有说服力,她确实放下了。

    宁王很恨的攥起拳头:“我那么做,也是为了我们的将来,我对你的心没变过。”

    李昭抬起手打断他的话:“所以我提前告诉你,是我爱上别人了,你可以当是我背叛你,好吗?现在我们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明显是他背叛了她。

    她的意思,就是不愿意和他争辩,不愿意听他解释,她宁可自己背上变心的罪名,也懒得多跟他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宁王咬紧了牙关,眼睛里闪过一丝凶光。

    随后他冷声道:“那如果我还不放弃呢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今日是因为我念旧情,所以才想跟你和平共处。

    不然我不会害怕你的,我跟你说过,我相公地位非凡,别惹我,否则你没什么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又来炫耀那个杨厚照。

    但是有一点她说的没错,杨厚照地位非凡,他现在的实力,根本无法跟杨厚照抗衡。

    他想过在杨厚照打仗的时候害死杨厚照,但是之前的宁王贿赂了无数人,却没人敢弑君。

    他最多是能让杨厚照顺利出关,让他多几天跟李昭相处,没有别的本事。

    所以,他现在拿杨厚照和她都没办法。

    想及此,宁王突然自嘲一笑,然后点着头道:“百分之二十,百分之二十,李昭,我越发的坚定目标,一定要成为那百分之二十的人才行,才能像神一样,动动手指,就能摆布别人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在现代他就说为了要成为那百分之二十的人,娶了**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,他到现在也不觉得自己错了。

    李昭点头道:“很好啊,需要我帮你介绍名门闺秀吗?能让你做窜天猴上天的那种,我有这种资源。”

    宁王:“”

    他不怒反笑,道:“你不是说你不生气?现在满满的讥讽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生气代表在乎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生气并不是为了你。

    我们看一篇心酸的故事会伤心,听一个让人气愤的故事会生气。

    难道七情六欲都是因为自己?

    当然也会因为其他人。

    人天生有感同身受的情绪。

    就你这种人,就算不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,你让跟你一起十多年的女朋友当了小三,利用自己妻子的人脉和资源上位却对她没有感情。

    难道发生在别人身上,看官们就不气愤,不恼怒?

    别自以为是别人生气就对你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狗咬了我一口我也能记到现在,难道我还爱上狗了?

    气愤,是对没有道德的人的谴责。”

    她向来都是固执的,但是却不爱与人吵架。

    宁王愣愣的看着李昭,不知道这人是从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凌厉。

    李昭等了一会对方没出声,又用平常的语气道:“杨宸,从现在开始,我们分手了,这下你可以祭奠你死去的爱情了,以后不要再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他之前跟她说的话就是,让她对他说个分手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她成全他了。

    宁王见李昭说完话就要下车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李昭这样下车,以后真的不会见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