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六十六章 证明给你看
    宁王突然道:“阿昭,分手还是朋友吗?”

    李昭蓦然回头,勾唇一笑道:“分手还能做朋友?或许别人能,我不能,分手还做朋友?

    对你有感情,是想留个**吧?”

    宁王:“”

    李昭执意要走。

    可是宁王要打败杨厚照,他是穿越来的人,他能掌握历史的先机,但是李昭也能。

    所以只要李昭站在杨厚照那边,他的计划就有可能被李昭破坏。

    李昭可以不喜欢他,他打败了杨厚照之后自然能把人抢回来。

    但是却不能得罪李昭,让她对他有仇恨心里。

    宁王站起来,突然抓住李昭的手腕。

    李昭怒然回头:“你真的敬酒不吃吃罚酒,要我翻脸吗?以为我会怕你威胁?

    我家里进过歹徒,我能从后院走出来,我干过这个时代女人都不允许干的事,但是我的相公依然对我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是你威胁几句我就能怕的,所以你最好给我放手。”

    宁王听的心里闷闷的,一脸苦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你,你找的男人,一顶能容忍你的,不然你也不会跟她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:“你明白就好。”

    宁王放开抓住她的胳膊,然后道:“我只不过是想跟你说昨晚的事,你家对面的女人今天死了,昨天还请你去吃饭,我听说了她死的细节,是不是他们要害你?

    你一个弱女子,要不要我帮你?”

    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。

    李昭想了想,她对杨宸真的没有恨意,在她的世界里,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不止十八年。

    所以杨宸听不懂她说不做朋友的话,她最后没有骂人。

    只道:“我有男人,谢谢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跳下车。

    她走后,宁王,在揉了揉自己的脸,咽下苦笑,然后也跳下车。

    车夫和附近的侍卫都过来。

    宁王低声道:“这街上有个人渣叫做苟其楠,害死了自己的妻子却还得了一笔钱,这对死去的人不公平,找个机会,让他摊个人命案子,然后做掉吧。”

    下人们低声道是,然后走了。

    预让留下来,道:“王爷,这不会暴露您的身份吗?

    一个人渣而已,这样的男人随处可见。”

    这是在责怪他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,却管了闲事吧?

    宁王看向预让道:“一个人渣都收拾不了,以后我们如何成就大事?那个昏君的妻子都知道的道路,咱们不懂吗?”

    李昭一直以自己仅有的能力,在改变着什么,他怎么也不会不如李昭。

    预让听了脸上涌过一抹可疑的红色,然后低声道:“属下以为王爷是为了,是为了”

    为了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宁王看着李昭离去的街头暗暗摇头,他的女人很厉害,自己能解决这些问题,不需要他出手。

    他这么做是要让她知道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的都是要成为百分之二十的人。

    然后才能能力改变这个世界的不公平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天生就是那百分之八十的人,不用一些手段,如何成为百分之二十?

    想要跨越一个阶级有什么错?

    只有那些愚蠢的人才天天把道德放在嘴边,然后看着别人的后代统治他们。

    他楠楠道:“总有一天我会证明给你看,我是最适合做那百分之二十的人,比杨厚照适合多,你错怪我了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娘娘丢了,秦姑姑急坏了,和小鹦鹉找人的时候娘娘回来了。

    娘娘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小鹦鹉没有多嘴问。

    秦姑姑却是不吐不快的,问道:“太太,您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放在普通人身上,出去走走总可以吧?

    但是她的身份注定要被人保护,不能说走就走。

    李昭理解秦姑姑的担心,但是也有种被人监视的感觉。

    所以当年她想离开杨厚照是真的,她想要自由。

    不过后来还是离不开她的小狼狗。

    李昭摆摆手道:“心情不好,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感觉不是那么回事,但是主子无精打采,她也不敢再往下想。

    小鹦鹉机灵,忙过来道:“太太,小的都布置好了,很快就会让苟其楠把钱吐出来,然后让他无家可归。”

    李昭需要看到苟其楠的报应和下场,而且是快速的,不然她会对这个世道产生厌烦情绪。

    小鹦鹉刻意放低了声音,说的时候眉毛灵活的动着,带着讨好意味。

    李昭无可奈何的笑了,点头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三天后,对面来了一帮衙役。

    “快走,少罗嗦”

    李昭正在忙碌,见秦姑姑听到声音跑出去,她也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街上苟其楠被衙役们用铁链子拷起来了,牵着往街头走,身后跟着一群围观的人。

    李昭听的意思,苟其楠是杀了人。

    她眉心轻拢,脸上满是疑问之色,她让小鹦鹉下套让苟其楠破产,但是没让他卷入杀人案啊,这个不是小鹦鹉做的吧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后院,李昭和秦姑姑早就等着小鹦鹉了。

    快吃午饭的时候,小鹦鹉从外面回来了。

    知道娘娘在等他,他回来就问:“太太,出什么大事了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苟其楠杀人了,不是跟你有关吗?”

    小鹦鹉神色懵懂。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我听说是因为**,他有个姘头,为了跟另外的一个男人争风吃醋,把人家头给砍下来了,就放在那姘头床底下,现在女人招供,刀是苟家后厨的,他家的长工能作证,所以官府认定人就说苟其楠杀的。”

    但是并没有人亲眼看到他杀人,所以这案子也有转机。

    秦姑姑的意思可能是有人做了手脚。

    小鹦鹉差异道:“不是小的啊,小的布置的人在赌场,他还没去呢,再说,小的知道他是人渣,他死有余辜,但是也不能杀了别人嫁祸他啊,不是小的做了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语气疑问:“那也太巧了吧?他真的有几个钱就不知道东南西北,还杀人了?”

    确实有一只可能性就是苟其楠杀人了。

    但是也确实太巧合了。

    李昭突然道:“算了,反正我要的就是他有报应,现在有报应就好,小鹦鹉去盯着,不管是不是他杀的,直接在监狱中就把人做掉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:“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