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六十七章 照照的回信
    这是娘娘第一次主动要求杀人,估计是怕苟其楠被放出来。

    娘娘都已经不在意真凶是谁,就要这个人的命,可见恨意。

    小鹦鹉道了是:“小的这就去布置。”

    李昭突然又问道:“那个杨宸查的怎么样了?他具体的身份是什么?现在还没消息吗?”

    小鹦鹉收回脚步,拍着脑袋道:“小的把正事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他今天出门,就是接听探子的消息去了。

    小鹦鹉道:“有夏木村,但是根本没有杨宸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李昭就知道会这样,不过杨宸现在已经承认他是穿越过来的,再追究他身份上的造假就就没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她不过是好奇,杨宸现在是什么身份,为什么有钱办报纸,看那马车可不便宜。

    李昭跟杨宸说她不过问他的身份,不过问他干什么,其实是假的,因为她要让杨宸大意,杨宸的心里,她肯定不撒谎。

    她心里隐约已经猜测到一个身份,但是不知道准不准。

    李昭对小鹦鹉道:“去朝廷上查一查,有什么官员从江西来。”

    这又是新的任务,小鹦鹉和秦姑姑都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感觉这个杨宸跟江西有关,去查吧,看他这一号人物,到底是干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走后,李昭难得的没去忙碌,而是往书房中走。

    秦姑姑想了想,追上去道:“太太,需要奴婢伺候吗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想大爷了,他怎么不给我回信呢?我再去写一封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”

    已经连着写了好几封了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疾风将劲草吹的低头,血腥味和焦臭味随着草原的烈风吹到城楼顶上,吹进每个人的鼻子里。

    杨厚照他们守株待兔,终于遇到了蒙古兵了。

    看着蛮夷烧杀城外的同胞,杨厚照怒的攥紧了拳头,然后对张永道:“原来战场是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不是他们在沙场的玩闹。

    是真刀真枪,高大威武的蛮族,一马刀下去,人就会死。

    张永也没见过这个架势,说不心慌是假的,低声道:“万岁爷,咱们要不要躲一躲?”

    杨厚照:“”

    他怒道:“朕是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官兵,镇国公是也,镇国公听懂了吗?岂能临阵脱逃,谁再敢说躲一躲,就当叛军处置,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”

    皇上上几天给自己取的花名。

    皇上陡然间提高了声音,那青色的长袍在风中飞舞,高远的天空下,他威严的样子如震怒的天神般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都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张永觉得真冤枉,他甚至可以去死,但是万岁爷就一个啊。

    他可以不躲,万岁爷得躲着吧?

    见大家脸上都难言焦急之色,大同总兵王勋说话了:“皇上乃万金之躯,蒙古鞑靼杀人不眨眼,为了江山社稷,还请皇上回避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看着王勋,目光坚持。

    王勋目光也不退让,宁可让皇上这么杀了,也得让皇上走,不然这大爷出了事,剐了他全家他也赔不起啊。

    杨厚照突然笑了,道;“难道你没有准备?”

    王勋有准备,皇上在没到大同的时候就给他写信,让他注意敌情,随时准备迎战。

    当时就用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的称号给他写的,从来没听过这个人,他以为是谁呢,多方打听,才知道是他们老大的皇帝。

    王勋道:“但是鞑靼这次是十万人,这个小王子一直都没吃过败仗,锐不可当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杨厚照最生气的地方,王朝有那么多的人,国家养了这么多的官兵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小王子,三番五次侵犯边境,烧杀无数,都已经不把朝廷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指着背面道:“你现在就出击迎敌,不准回头,什么时候敌人打退了,什么才准回程。”

    王勋眼皮子一跳,这是让他背水一战,是让他送死去吧?对方十万人,还锐不可当,他们才几万人。

    杨厚照沉着声音道:“万事有威武大将军镇国公给你撑腰,去,朕与你们共存亡,咱们一定能打赢。”

    王勋抱着必死的决心,带着士兵出门迎敌去了,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,但是绝处逢生,后来一波一波的支援赶到,他们胜利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他才明白皇上的指挥能力,再也不敢小看皇上,当然,这都是后话。

    王勋出城之后杨厚照下了城楼回到行馆,然后拿出他的大印,开始从宣化等地不断的调兵过来。

    这些事都做完了,又展开一张纸。

    张永在一旁伺候着,问道:“万岁爷要给娘娘写信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抬起头来咧嘴一笑,这是近日来唯一的一次笑容。

    他点头道:“想皇后了。”

    刚说完,内侍通报:“万岁爷,京城有信来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大喜:“一定是阿昭的,朕要给她写信,她就来信了,快拿给朕看。”

    张永接过信递给杨厚照,杨厚照迫不及待拆开,看完之后脸却黑了,怎么会有男人碾压阿昭呢?

    他亮亮的眼睛微眯,有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然后把白纸团了扔掉,又铺开一张新的宣纸。

    张永:“”

    杨厚照低头写道:

    亲爱的昭昭,冒号。

    朕终于见识到了真正的战场,满是血腥,残酷无情,但是朕一定会赢,不要担心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的事朕非常生气,责令你不准再与他来往,但是你受的气,朕会帮你出。

    朕还要给你提几个意见。

    第一,杨大爷的称呼一点都不亲切,要叫亲爱的照照或者照哥哥,寿哥也可以。

    第二,满纸都是些许小珊之类,没有想朕的情话,你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?不爱朕了?不想朕了?这个绝对不允许。

    鉴于你的表现朕不是很满意,朕责令你尽快来北地跟朕汇合,不然朕就会去京城抓你来,但是朕现在不想回去。

    这里的官兵很凄苦,有人都三十几岁还没有娶妻,但是寡妇也不少,朕要让寡妇改嫁。

    朕每天都会想你和旺仔还有小桃子,但是没有因为想你旺仔和小桃子就犯错,把小豹子管的很好,就是他十分委屈,你要快点来安慰它。

    好了,外面还在打仗,朕有妻子那些官兵却没有,朕想想就觉得他们可怜,不好意思跟你说情话了。

    但是还是很爱你。

    落款,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官兵,镇国公杨寿,爱你的照照。

    张永全看见了:“”

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: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