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六十九章 出城遇阻
    李昭眼珠一动,对李阳东道:“老爷,您无论如何都要再帮我们夫妻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是帮,而且很严肃。

    李阳东也变的严肃起来:“您说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在您致仕之前,更改科举考试规则,不仅要考四书五经,要增加军事理论,和南北的地理知识。”

    李阳东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脸上神色微变,道:“夫人,只考四书五经,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,都沿袭了上千年。”

    所以她并没有砍掉四书五经。

    四书五经有一套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统治理论,官员们读四书五经才能守君臣名分,中国能分久必合,上千年来都没有被打散,四书五经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但是毕竟只会之乎者对未来发展是没用的,不妨碍在遵守君臣之道的前提下学点别的知识。

    如今武将不被重视,文官又不懂打仗,所以只能让文官也学军事,他们的国家还有很多打仗要打,以后军事是重点。

    李昭点头道:“所以才要大人帮忙,在致仕之前把规格改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换做杨廷和,怕是他不肯。

    李阳东想了想道:“夫人能不能说说这么做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最大的好处就是,您只要起个头,以后我们就能增加更多的科目了。

    您不觉得工部的大臣并不会盖房子,兵部的大臣并不懂军事,户部的大臣还在用横征暴敛的方式让百姓缴税,这些现象都不正常,都是错误的吗?

    就说不准杀女婴的事,我相信咱们的政令都是好的,但是发展到最后,会不会成为官吏敛财的手段呢?

    我们的政令都在为百姓着想,可是一实行就会半途而废还会怨声载道,都是执行的人不行,归根结底,跟科举有关。”

    文化决定国运。

    李阳东的心头像是被什么东西打中一样。

    兵部本来就应该会打仗,工部本来就应该会盖房子,户部关系到国计民生,是要保护老百姓的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的朝廷全部是,并且不是了几百年,却没人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他一下子就笑了,不过随后又有许多担心。

    “这样岂不是工匠也能被人尊重?”

    让工部大臣会盖房子,所以工部大臣还得学木匠?

    朝廷一旦会褒扬什么,这个群体的地位就会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李昭点头道:“老爷,我们就是被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的思想坑了啊,读书是应该的,但是不能只读四书五经,您如果肯帮忙,我相信我们的国家,会越来越好。”

    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才参与到国家的管理中,各个行业的精英,不再是只知道大不了我就殉节的读书人,这个国家就会越来越包容。

    越是包容的国家,没有职业歧视,人民才能平等,国家才会富强。

    李阳东可能没有李昭看的那么远,但是经过李昭这么一提醒,他觉得是好事,毕竟读书人要用广阔的胸襟,跟包容一个意思,他可能活不了多久了,为什么不为后事人做点什么?

    点着头道:“我会尽力的。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一场夜雨,空气中泛着新鲜的泥土气息,京城的路面满是泥泞,这样的路面马车会打滑,所以行驶起来特别慢。

    李昭要去找杨厚照了,和秦姑姑坐在马车里,小鹦鹉赶车。

    刚出街口不远,马车却突然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小鹦鹉的声音十分焦急:“太太,您别下车,小的去应付。”

    李昭和秦姑姑对视一眼,到底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马车才一停下,就被四面八方赶来的锦衣卫包围了。

    小鹦鹉知道他们的人在附近,看见这种情况,肯定有人去官府找支援,所以才没那么怕。

    他下了车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从众多锦衣卫的簇拥下,走出两个人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穿着红色鱼飞服,四十来岁,看补子是个总旗身份,另外一个是一个老者,穿着暗红色的贴里夏袍,头上一定八宝攒花的黄金冠。

    老者应该有六十几岁,鬓角头发白了,但是脸上没什么褶子,一双鹰眼,十分锐利。

    那总旗先请老者站定,十分客套的样子。

    然后才看向小鹦鹉:“你们就是报馆那家的吧?平头百姓不好好做生意,陷害忠良,现在还想逃跑,来人啊,都给我拿下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脑子转的极快,可是也没想到他们怎么陷害忠良了,显然对方是不知道他们真实身份的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就因为对方不知道,也不说什么好事,因为这些人可能真的敢抓他们。

    抓他不要紧,岂能让他们侮辱娘娘?

    小鹦鹉在马车前一立,道:“既然你们也说我们是平头百姓,百姓就算犯事,也有大理寺来拿,你们明明是锦衣侍卫,是谁的命令然你们这么做?”

    那锦衣卫的总旗叫做邱刚,邱刚一听脸上来了兴致,上下打量小鹦鹉道:“看来你小子不简单啊,还知道大爷们是哪里的人。

    锦衣卫办案,岂容你来质疑。”

    说完看向兄弟;“还啰嗦什么,都给我带走。”

    那些侍卫走向马车,小鹦鹉吼道;“你们还有王法吗?”

    但是邱刚像是没听见,回头对那老者道;“这些刁民,还说咱们没王法,害的大哥身陷囹圄,伯爷,您放心,小的一定帮您给大哥出气。”

    那老者点点头,目光如鹰般盯着马车,眼里都是仇恨,显然也不会帮着小鹦鹉。

    眼看着这些侍卫就要走近,小鹦鹉急的喊着太太,李昭在马车里肯定都听见了,但是不知道自己这样下车去有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怒吼:“邱大人且慢。”

    邱刚和老者都看过去,侍卫们也停下来,然后穿着大理寺衙役服饰的官兵将马车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老者眼睛微眯,神色更加阴暗。

    邱刚笑道;“原来是陆大人,卑职见过陆大人。”

    等陆宏站在马车前,他随便作了个揖,随后翘起嘴角道;“陆大人虽然比卑职官职高,但是锦衣卫办案,和大理寺没有关系,大人是要插手吗?”

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:m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