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七十章 倚老卖老
    就算是同等级的,武官地位低,见到文官也要行礼。

    但是锦衣卫是皇上亲信,平常总是牛哄哄的,文官们也不爱惹这些滚刀肉,但是今天不行,车里的可是皇后。

    小鹦鹉这时对陆宏道:“大人,他们要带我们家太太走。”

    陆宏点头道:“你先带太太走,这里有我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听了吩咐去赶车。

    邱刚怒道:“陆大人,我们是锦衣卫办案。”

    大理寺的衙役抽出刀和锦衣侍对峙。

    陆宏用他那特有的威严声音呵道:“锦衣卫抓平民百姓?是谁给你们下的命令?拿来我瞧?”

    锦衣卫是皇帝直属,如果是命令,也是皇帝的命令。

    但是锦衣卫那么多人,皇上不可能每个都耳提面命,利用权势干点私活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邱刚被问的面红耳赤,道:“大人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了?”

    陆宏道:“本官身为大理寺卿,有护卫京城百姓之责,不然本馆可以问一问你们的指挥使大人,这个案子他知不知道?锦衣卫到底是给皇上办案,还是随便一个什么人就能指使的了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眼神分明看了下邱刚身边的老者。

    这人其实是承恩伯,黄四郎的父亲。

    邱刚是为了帮黄四郎出气,也想搭上承恩伯家,所以过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陆宏说要去告状,以权谋私不被人知道,指挥使大人肯定不会说什么,但是如果真要有人对着干,这就会让指挥使大人没脸,自己也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邱刚升起凌然的气势一下子就降下来,随后看着承恩伯。

    承恩伯不退反而上前一步看着陆宏;“陆大人,吓唬人啊?别说你去告诉指挥使,就是到了御前,老夫也不怕,你诬陷老夫的儿子老夫正好找你去评理。把四郎放了,今天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,若是不放,谁也别想离开,出了事老夫担着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听出了点眉目,看向陆宏;“到底是什么案子?”

    这事儿说来确实跟大理寺有关。

    黄四郎强奸了一位民妇,那民妇告倒大理寺,陆宏上面有人施压,就秉公办理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承恩伯为什么会把这件事跟皇后联系在一起,早早接到消息说有人要拦截皇后,他赶紧就带人过来了。

    陆宏对小鹦鹉道:“您先走,这边我来处置。”

    承恩伯胡子翘起,怒吼道:“谁也不许走。”

    然后看向陆宏道;“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酸书生,也敢管我家的事?快快把我儿子放出来,不然老夫就要让你们见识见识,什么叫做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承恩伯打过北京保卫战,虽然爵位不高,但是因为家中父亲哥哥弟弟三个人战死,皇上感念他们家族对国家的一片衷心,给了世袭罔替的荣誉。

    所以承恩伯就算惊动了锦衣卫,他说他也敢去御前,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陆宏心想这老头子不好惹,先让娘娘走。

    他对承恩伯道:“伯爷您向我要人,扣留一个无辜百姓干什么?让您的人让开,您有什么火气,本官听您说。”

    承恩伯冷笑道:“无辜百姓?她一点都不无辜,我已经查过了,一个民妇,怎敢咬着我儿子不放?是上面有人撑腰。

    而四郎跟老夫说过,她之前想要车里的女人,因此还死了一个娼妓,都是这女人搞的鬼,她给我儿子下套呢,老夫不找她找谁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听的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李昭和秦姑姑在车里,相互看一眼,秦姑姑道:“是为了黄四郎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,但是略微有疑惑,黄四郎对她的所作所为,已经是强抢之嫌,她查过,蒙汗药就是黄四郎给许小珊的,所以这个男人和田娃有什么区别?她当然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但是她和小鹦鹉并没有出手,跟苟其楠一样,黄四郎自己就犯事了。

    黄四郎用想坑害李昭的方法坑了一个新婚不久的商户妻子,那女子也是烈性,没有寻思,也没怕失去闹大,而是直接去官府告黄四郎奸淫,有卖药的道士做人证,还有街坊都看到了黄四郎钻到人家去了,陆宏又是善于断案的,所以就把黄四郎收监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李昭为什么可以这么安心离开京城去找杨厚照的原因,如果不是报了仇,她是不会走的。

    但是承恩伯为什么会联想到跟她有关?

    外面陆宏和承恩伯还在争吵,显然承恩伯的嗓门大。

    李昭叹息一声,手去撩车帘,秦姑姑低声道:“太太,咱们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本来勋贵们的地位一天不如一天,我原本还指望他们帮我和大爷对抗文官,现在看来,这些冥顽不灵的东西,打压他们就对了。

    放心,我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拦不住娘娘,李昭下了车。

    车外,陈恩伯正在骂陆宏:“你算个什么东西?要不是老子当年打退了蒙古人,你们现在还当奴隶呢,敢在老子面前耀武扬威?”

    李昭直接道:“你一个人打退的蒙古兵?”

    她女人轻柔不失冷冽的声音特别明显,四周一静。

    随后承恩伯上下一打量她,道:“难怪,就是你这个狐狸精害我儿子?”

    陈恩伯这骂声一出,陆宏就在替他捏把汗,活到六十岁不容易,继续活下去不好吗?

    李昭站在陆宏身旁,冷笑道:“难怪,原来这里有倚老卖老的老东西,我说怎么好端端的狗不拦路了人拦路,你儿子到底怎么害的别人你心里没数?治家不严,为老不尊,你还好意思说你打过蒙古人?难道你打败了蒙古人,就是为了让你家的子弟当畜生为所欲为?”

    她本来还想客气客气的,但是老东西不分青红皂白骂人,没人惯着。

    可她毕竟是民妇身份,敢骂伯爷?

    四周的人无不为之震惊。

    承恩伯连去御前都不怕的人,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奚落?

    顿时气的七窍生烟,道:“反了,反了,反了天了,要不是老子一家打败了蒙古人,哪有你这种狐媚子,来人啊,给我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除了锦衣卫,承恩伯的家丁当然也来了,但是他们都没人动,因为陆宏也喊道:“我看谁敢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