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七十四章 不过是跳梁小丑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李昭点头:“我承认,你说的非常有道理,但是我是个不看未来的人,我现在高兴,我的男人现在爱我至极,你不管多么深情,感动的都是你自己,爱与不爱都是自己的事,与我无关的。”

    他爱她,他自己的事,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她不爱他了,她自己的事,也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这世上最残忍的话可能就是,经历了两辈子,明明是自己那么深爱的人,以为会失而复得,却没想到怎么做都是徒劳。

    宁王也算是个心狠的人,可是他现在感觉火热的心不仅被泼了冷水,好想被人用钝刀子一下一下的割开,鲜血直流的同时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他忍了好几忍,最后道:“李昭,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机会,以后如果杨厚照抛弃了你,或者他死了你成为别人脚下的蝼蚁,我绝对不会可怜你,只会袖手傍观的嘲笑你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:“我是成年人,我会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的。

    你也是,如果真的不想谋反了,就老老实实在江西呆着,不要作小动作,你知道,做什么事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的,如今的天下,还没到了你振臂高呼,京城就溃不成军的地步,打仗只能是你自取灭亡,还会伤害很多无辜的生命。你做你的悠闲富贵王爷,我是不会找你麻烦的,不过你自己如果不老实,你知道的东西,我也知道,杨厚照也根本不是历史上写的那么一无是处,我想你现在还留在这里跟我说,就已经非常明白这一点了,你行贿无数,也伤不了杨厚照一根毫毛。”

    这也正是宁王觉得无力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开始以为他成为了宁王,他就能避免历史上宁王的错误,可以广纳贤能,可以修改进攻路线,然后挥师北上,坐上皇帝的宝座。

    但是王朝有科举制度,人才都通过科举成为了国家的栋梁,人家有正规途径晋升,谁愿意为他卖命?

    唯有两个落榜的酸秀才还不成事,那个唐伯虎依然是宁愿在街头裸奔,也不愿意投靠他。

    至于军队,杨厚照没有天人共愤,杨厚照也不是愚蠢的朱允文,所以根本没有胜算。

    老天看似给了他一把好牌,其实跟杨厚照得天独厚的自然帝王条件比,根本就是实力悬殊的较量。

    宁王看向李昭道:“我会想到别的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你知道为什么我到现在都留着你吗?”

    宁王眨眨眼,动作很轻,是在等答案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开始也怀疑,一个藩王,怎么敢在京城出现还挑衅我?原来你说你儿子病了,不能赶路,是杨厚照和太后在过年的时候准你留下来的吧?

    你看,你的事情我都知道,所以我根本不会冒冒然出手还惹的一身腥。

    既然我已经盯上了你,你要么为我买命,要么就只能老老实实呆着,不然我怎么会放过你呢?还以为我念旧情嘛?不过是你一直在我的手心中,我不怕你跳出五指山。”

    宁王一直以为,真想除掉一个人,就会努力的找他的把柄,然后来攻击他,所以李昭知道了他的身份还对他听之任之,他觉得这是一种舍不得。

    其实李昭想对付他他也不怕,皇后出宫来,这是最大的把柄,他是亲王,没有谋反罪不致死,杨厚照和王太后顶多骂他两句。

    而到时候李昭毁掉了名声,太后容不下,皇上救不了,李昭还得指望他。

    没想到李昭都看穿了,根本就不理会他。

    宁王连说了三声好,然后道;“你不愧是我喜欢过的女人,我不瞎,我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李昭并没有被他着报复性的语气所激怒,道:“我也很开心,原本还要担心江西打仗,现在我知道你打都不会打了,真是省去了一个麻烦。”

    宁王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行了,不叙旧了,我还要赶路呢,这周围全是我的人,你再不走,我就当你是登徒子让人抓你,然后就地打死,即便后来有人说你是亲王,那也只能是误会,我顶多被人诟病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预让。”

    李昭笑道:“所以我们旗鼓相当,我也不想让你坏我名声,下车吧,我还给你准备了大礼呢。”

    宁王不得不下车,但是到了车门口,他有些不甘心,回头问道:“你不是已经把我捏死在手上了嘛?还有什么礼物。”

    李昭咧嘴一笑,那精明的眸子中,有种恶作剧得逞的快乐。

    “你忘了,咱们的男神,老师,阳明先生,我已经让人把他放了,现在应该是赶往龙场悟道去了。还有兵部尚书,刘大夏那个人实在有些轴,杨厚照要打仗,后方必须要有厉害的人配合,已经把王琼升到尚书,但是还没宣布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不是宁王的克星,宁王有个天大的死敌,王阳明,宁王谋反,王阳明都没有申请政府支援,拉着几个民兵就把宁王在鄱阳湖一窝端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王琼,那是杨厚照一生的真爱,王阳明的伯乐。

    有王琼和王阳明在,一个前线一个后方,南方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但是上辈子,这些人还没这么快出场,可是李昭把人都提前放出来了,就算他想现在给京城打个措手不及,也是徒劳,而且他自己也没准备好。

    宁王气的嘴唇发青,回头道:“我把所有的东西都能给你,你却帮着外人防我,李昭,你说我忘恩负义翻脸无情,你比我有过之无不及也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我以前总被人骗,现在却能得到你的夸奖。”拱拱手:“我知道我成了,多谢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一抹白色的影子,愤愤然离去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车帘再次被人从外掀开,李昭眼前一亮,歪着头看向前方:“不上车?”

    秦姑姑问道:“那个杨宸,到底是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宁王惩治了黄四郎,但是承恩伯劫持李昭也是他的手臂,他需要一个机会带李昭走。

    预让趁着乱象把秦姑姑丢下车,但是最后宁王没有得逞,秦姑姑赶上马车,看见白影从马车上下来,当然全是疑问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是一个谁都以为很重要很厉害的人,但其实不过给大家增添了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,是个跳梁小丑罢了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挑眉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还要告状嘛?不上车我可走了,不带你。”

    他们就要去见万岁爷了,秦姑姑拉长的脸倏然就笑了,管他什么人,反正万岁爷和皇后要见面了,她直接爬上车,坐在李昭道对面;“太太,你喝茶不?给您倒茶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可惜了,我都没见到唐伯虎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太您到底说啥呢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小鹦鹉呢?怎么还不来赶车?”

    车外传来喊声:“太太,太太,承恩伯和邱刚都被陆大人带走了,咱们可以出发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