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七十五章 镇国公府
    已经是七月份,西北的风沙少了,但是火辣的太阳晒的人不想出门。

    但是迫于生计的人哪能因为天气炎热就不走动。

    太原一个贩卖棉花和丝绸的商队,浩浩荡荡进了城门。

    一到城门里,中间的一辆马车上便跳下一个车夫,车夫跟商队领头的人道了谢,又给了一些碎银子,就要告辞。

    领头问道:“你们地方熟吗?要去哪里?用不用我派人护你们一程?”

    这个赶车的正是小鹦鹉,虽然暗卫还是跟着,但是毕竟不是军队,而且也容易暴露身份。

    李昭便让小鹦鹉找了个商队跟着,商队还雇了镖局的人,走了十几年,路上都送过钱,所以他们很平安的就到达了城里。

    城里他们家大爷就在呢,虽然不知道怎么见面,但是肯定不用别人护送。

    小鹦鹉谢过领头的人,道:“我们是投亲,剩下的就知道怎么走了,多谢您。”

    领头人拱拱手,商队去了西边方向。

    小鹦鹉回到马车旁,隔着帘子问道:“太太,咱们要找大爷,小的得先去巡抚衙门亮身份,咱们现在就过去吗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找那个镇国公府,咱们自己去见大爷。”

    他们皇上厉害了,已经不当皇上了,给自己封了个大将军的名头还不算,还封了个镇国公,据说找了个老宅当镇国公府,这是要乐不思蜀了。

    小鹦鹉道:“不亮身份怎么见大爷啊?”

    直接找到镇国公府去,毕竟是皇上住的地方,别人未必会让他们见,就好像宫门口,空口无凭的说你是皇后,人家守门官也不会开门的啊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无妨,听我的吧。”

    小鹦鹉哎了声,坐上车去找“镇国公府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在车里道:“太太,饿了。”

    为了给车子减负,他们的干粮算的正好的,已经吃没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都中午了。

    李昭看向秦姑姑,十分认真的道:“吞口吐沫垫吧垫吧吧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用气又好笑,最后也不吵着饿了。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咱们见到大爷就有吃的了,但是太太,您到底有什么方法能见到大爷?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道:“等到了,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在太原城北,有个建筑群,那已经不能用几进来形容,足足占了两条街这么大。

    这是当地出了名的煤炭商,王家的宅子。

    小鹦鹉打听到了,这王家虽然是经商的,但是王家的老太太的侄子,是太原太守,所以也算是官家人,“镇国公府”就在这王家。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皇上来,没盖房子,王家接待了。

    知道了万岁爷的下落,小鹦鹉浑身都是力气,赶着车到了王家街头。

    街头有个停车的地方。

    小鹦鹉把车停下,然后李昭和秦姑姑下车。

    李昭下车四顾,王家确实大,他们所在的地方,好像是王家的后门。

    李昭问小鹦鹉:“镇国公府在哪边?”

    这么大的宅子,杨厚照占一边就行,他总不能把人家王家人都赶出去。

    小鹦鹉道:“据说王家有个新修的园子,里面有江南楼阁,珍奇花草,奴婢猜测,咱们大爷肯定是住在那边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;“那你知道在哪吗?”

    小鹦鹉点头:“都打听过了,沿着这个巷子走到头,一个门楼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昭和秦姑姑走在前面,小鹦鹉牵着马车往前走,一路上有王家下人打扮的人在巷子里聊天,看见他们都投来好奇的打量目光,但是并没有上来问什么。

    李昭三人也没理,很快到了门楼前。

    那里有两对官兵,十六个人在守门,不用说了,杨厚照肯定站在里面。

    他们刚一走进,守门兵就呵斥道:“什么人?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秦姑姑有些害怕的拉着李昭的袖子:“太太,怎么办?不然咱们还是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回去去巡抚衙门通知人。

    李昭脸上一点惧色都没有,别了别鬓角的头发,对着那守门官一笑:“我是个寡妇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鹦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守门官放下武器,指着秦姑姑问道:“她也是吗?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鹦鹉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姑姑刚要解释,李昭点头:“她都守了老多年了,寡的不能再寡了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鹦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守成官兵合计几句,然后一个为首的官兵出列,指着旁边的一处角门,那里有个四十岁左右的老婆子,然后道:“去找她,说明情况,会有人给你们安排地方住的。”

    这样就能进入镇国公府吗?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鹦鹉:“……”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李昭和秦姑姑被安排在了一个四合院的西厢房,虽然采光不怎么样,但是房屋里过家的东西都很齐全,也是独门独屋,不用跟人住一起尴尬。

    李昭在屋里看了一圈,然后看向秦姑姑:“像不像咱们家?”

    她说的是后宫。

    这院子里正房有人住,厢房也有人住。

    就像是宫里的宫殿,一宫之主,旁边还会住品阶低的宫妃。

    秦姑姑没有听出李昭话里有话,拉着李昭的胳膊道:“太太,您玩什么呢?咱们不是要见大爷去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在边关下了政令,只要是寡妇,来镇国公府报名,都有吃有喝,还管婚配。

    李昭进来一看真是,她和秦姑姑都受到了热情的招待,小鹦鹉虽然进不来,但是说是亲人,都安排在外院了。

    这像是给官兵牵红线吗?像是他自己要开后宫,所以下面的人都帮着忙乎着,连寡妇的亲戚都不愿意得罪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不是有人说大爷有新人了吗?咱们得看看是谁啊?在这里,早晚能见到大爷的,你不用急。”

    她这是要微服私访了怎么地?

    秦姑姑劝不动李昭,只能跟着住下了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这里真的像是后宫,一日三餐都有人管饭,为了体恤大家各自的生活习惯,开饭可以自己去食堂打饭,然后拿回来吃。

    晚饭是秦姑姑打的,两人份,没什么好吃的,是西北的风味,李昭和秦姑姑口味不对,只吃了个半饱。

    吃完饭秦姑姑收拾完,没什么事,就有些心急了,跟李昭坐在炕上聊天,问答:“咱们到底什么时候能见到大爷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