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八十三 小别胜新婚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杨厚照看向张永:“王家的人?”

    张永道:“奴婢这就去核实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点头之后张永就走了,然后杨厚照看向恬娘道:“如果你真的是王家的人,如果……”

    又看向李昭:“你来,你说怎么处置她吧,她偷窥你,朕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李昭能听得出,杨厚照本来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,但是突然想起来怕她生气,所以然她做主了。。

    到底是自己的男人,主动要给自己面子。

    李昭笑眯眯的走到恬娘面前:“你真的叫恬娘?”

    眼前的一对男女,都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男人英俊女人美艳,从他们的行为和言语上看,是珠联璧合的一对。

    恬娘嫉妒的眼睛泛红,忍着心酸道:“我就是恬娘。”怎么了?她就是王家的主人,看一个外客有什么不行?

    李昭看向杨厚照道:“万岁爷,放了他们吧,人家还有好多话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眼睛一亮,眼睛不正经的挑了挑:“好呀,你说放了那就放了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们好忙正事啊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皇上就要起驾,当然要带着李昭一起走,周围女人的嫉妒目光恨不得能把李昭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不过李昭浑然不知一样,一直跟在杨厚照身边。

    等回到杨厚照的塌馆,杨厚照胳膊一挥,把所有人都退下去,然后抱着李昭就把李昭扔上床。

    他身子直接扑过来,李昭抬起手道:“万岁爷,现在是白天呢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咬牙切齿的道:“不管了,爱什么天什么天,朕现在就要,要旺仔,要你的身子,别的什么都不管。”

    李昭还是有些忌讳,又道:“不然洗了澡再说?”

    杨厚照趴在她身上闻了闻:“很香,放心,你馊吧了朕也不嫌弃你。”

    谁馊吧了,昨晚风尘仆仆的来,她都洗澡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接下来急的不行,李昭心疼他,反正他们俩现在都不是什么好人了,就这样吧。

    于是小皇帝想了两年多,做梦都想的白日宣淫,就在他们夫妻分别五个月之久后,终于实现了。

    这一实现,小皇帝前所未有的兴奋,不过也是他太想他的女人,第一次刚碰到不久,就挺不住的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方才他是怎么如狼似虎的,现在他就怎么凄凉如被抛弃的小狗,失魂落魄的躺在李昭身边。

    “阿昭,你会不会嫌弃朕?”杨厚照把毯子盖在脑袋上,瓮声瓮气的声音中透着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李昭摸清楚杨厚照的性格之后,在床事上是从来不打击他的。

    她笑道:“反正我挺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翻了个身,脑袋从毯子中钻出来,不解的道:“你为什么挺高兴啊?你不喜欢跟朕在一起啊?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当然不是了,我们分别这么久,如果万岁爷还能保持神武姿态,那我倒是要怀疑,万岁爷是不是中间泄过火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,俊脸红的跟苹果一样,开心的道:“你真的这么想的吗?你不嫌弃朕?”

    李昭笑道:“咱们两个不是亲两口子吗?万岁爷多厉害我还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重新骑在李昭身上:“来证明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不是刚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让朕雪耻一下,朕真的十分威猛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知道,不用杨大爷证明……晚上再说……哎呀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拒绝的语言,最后都变成了欢爱的愉悦音符。

    杨厚照折腾了一上午,确认自己肯定是雪耻了,而且雪的十分扬眉吐气,这才停下来,然后抱着李昭餍足的闭上眼。

    “高兴了,朕现在神清气爽,阿昭,朕的表现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为什么这么在意自己的表现?

    李昭心想我不跟他说了,说多了他又不老实,现在她全身的骨架子都疼。

    李昭问道:“万岁爷,您这几个月除了打仗,还干什么呀?”

    杨厚照想了想,除了打仗,就想媳妇呗,然后道:“背书,朕现在资治通鉴都能背下来。”

    李昭十分诧异:“这么用功?真的吗?”

    于是大床上传来朗朗的背书声。

    屋子外面,秦姑姑和张永守在门口,秦姑姑十分欣喜的问道:“万岁爷学问见长,张公公,您功不可没,如果让那些老大人知道了,肯定会褒奖您的。”

    褒奖他督促皇上读书吗?

    受之有愧的张公公:“……”

    帝后久别重逢,亲热过后终于起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怕李昭太劳累,所以想问的事打算以后再问,让李昭好好休息,他好跟下面人去寻访。

    杨厚照走后不久,秦姑姑那边得到通报,跟她们只住过一晚上的何杏花和孙青梅求见李昭。

    秦姑姑过来通报李昭,随后道:“娘娘,这两个人怕不是来给您请安的,是别有用心。”

    李昭问道:“万岁爷是怎么对外宣称我的?”

    皇上身边突然多了一个女人,但是不能说这个人是皇后,当然就得着借口。

    秦姑姑想了想道:“皇上没怎么解释啊,就说别人管得着吗?”

    那就对了,他越是这样,别人越会猜测,她的来路不正,正好她还是从那边过来的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她是和杨厚照闹着玩,最后还把杨厚照名声给搭进去了,历史上就天天被人说喜欢寡妇,现在是怎么都拔不下来这层皮了。

    李昭无可奈何道:“所以她们就都心活了,其实是来见万岁爷的。

    但是也没做什么坏事,这样,就说我不见,然后赶紧安排人给她们找合适的,如果她们不着,也别白吃王家的米饭,就打发走吧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想了想道:“这样好吗?一来会传您善妒的名声,可能现在还没身份呢,二来这些人可是给士兵准备的啊。”

    李昭道:“所以才说让她们先相看,不找的就都送走,给个半个月时间限制,到时候就没人说我们的不是了,再一个,虱子多了不咬人,我跟万岁爷现在不怕这些闲话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朝廷在治理中,杨厚照还刚打了胜仗,老百姓再喜欢八卦帝王的私事,但是她们自己日子过没过好,他们心里还是有数的,杨厚照会被人喜欢。

    秦姑姑见李昭都考虑清楚了,点头道:“奴婢这就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