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八十五章 要不要让他们相见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所以人家两个人是上辈子的情人,虽然李昭现在是杨厚照的妻子,但是阻止恬娘见杨厚照,她总觉得自己才像个第三者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是杨厚照真真正正的缘分。

    这种事,她不好跟秦姑姑解释。

    李昭看着秦姑姑反问道:“假如你上辈子有个很恩爱的丈夫,现在也有个很恩爱的丈夫,然后你上辈子的丈夫来找你了,你现在的丈夫却想办法没让你见,你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秦姑姑想了想道:“天呐,这是什么问题?为什么我上辈子的丈夫不是这辈子的丈夫?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很纳闷,为什么你抓的点这么让人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羞涩一笑,后道:“我又不知道她是是我上辈子的丈夫,我现在过的很好,就无所谓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有一天,你突然间开了天眼,能看到两辈子加一起的事,上辈子的这个人也是你爱过的,然后你发现你这辈子的丈夫没让你们见面,你会怪你这辈子的丈夫吗?”

    秦姑姑抓着脑袋想了很久,突然眼睛一瞪道;“您的意思,我这辈子的丈夫,知道那个人是我上辈子的丈夫吗?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:“对,你是希望他再次给你机会,让你们见个面,哪怕说句话也好,还是觉得她明知道这个人跟你非常有渊源,却不让你见的好?”

    秦姑姑在屋里乱走:“好难说啊,我也不知道要不要见一见上辈子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突然她又看向李昭:“可是不已经都是这辈子的事了吗?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;“是啊,但是上辈子你们也曾约定,来世还要再见,你要忘记自己的誓言吗?忘了永生永世?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又开始转圈,最后崩溃了一样回到李昭面前:“娘娘,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李昭暗暗点头,看,很难吧?

    秦姑姑突然又瞪大了眼睛:“娘娘,什么意思啊?这个恬娘上辈子是……您咋知道的?”

    她还不算真傻,还能想明白。

    李昭笑着摇头道:“我就是突然想起来这个问题,跟别人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眼睛疑惑的看着李昭,可是他们明明说的是恬娘的事,那娘娘为什么一反常态,说不管恬娘呢?

    李昭挑眉看了秦姑姑一眼,话锋一转道:“我们相信万岁爷吗?”

    秦姑姑摇头:“不信啊。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厚照都忍了五个月没有女人,这些人怎么这么看他呢?

    李昭一脸肃然,但眸子中含在淡淡的幸福光线,她看着秦姑姑道:“我相信万岁爷,就算有再多的女人来,我们万岁爷也不会眨眼睛的。”就让杨厚照自己选择,如果杨厚照抵不过命运的安排,她就祝福他们。

    秦姑姑撇嘴道:“有时候您自己也得争点气,不能把重担都放在万岁爷一个人身上啊?”

    李昭都气笑了:“人家是皇帝,想走就走,想怎么交际就怎么交际,人家要是真的有别的想法,是咱们想管就管的了的吗?人这个东西,要自觉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的意识还停留在男人看上别的女人,一定是他的女人自己不好的阶段,岂不知如果没有自我约束的人,你就算把他关爱笼子里,他都能找蚊子出轨。

    所以秦姑姑和李昭的意见十分不统一,但是李昭已经发话了,她也拗不过,最后有点生气道:“万一被人钻了空子,到时候咱们哭都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确实,她会哭的,但是天大地大,只要有她容身之处她还会活过来。

    李昭站起来拍拍秦姑姑的肩膀,道:“放轻松,生活其实很简单,努力让自己开心的活着就行了,人生除死无大事,记住这句话,你就不会有烦恼了。”

    人生除死无大事?秦姑姑细细咀嚼,然后看着空虚喃喃道:“有这么轻松吗?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白天做的太多,晚上没那么想要,杨厚照吃完饭后就把李昭拉到书房,跟他一起看公文。

    于是就提到了军队土地的弊病,如今的军队不像军队,农民不像农民,打仗也没办法士气十足,最主要的是**真的让人寒心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李昭之前就考虑过,如果是赵瑾活着,最后清理陈年旧账的事会有他提出来,还逼的藩王谋反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赵瑾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谁提这个提议,看起来都像是要惹祸,但是也不能因为怕惹祸就不提,整顿军队,杜绝贪墨,这是国家指责的根本所在。

    李昭道:“万岁爷想文明一点,还是想粗鲁一点?”

    杨厚照笑道:“两个都想听。”

    因为军人都文化素质很低,所以很难管理,戚继光的戚家军那么能打仗,是因为戚继光让大家信佛,就是用宗教统治军队。

    这跟治理国家差不多,人是因为可以想象所以才发展成今天这么强大的,也正是因为有想象,必须也得有个精神信仰。

    从世界文化上看,主流的信仰大致分三种,宗教,金钱,中国人自成一统的信仰。

    中国人自成一统的信仰又分很多种,现在是信儒家的,但是用儒家的信仰管理军队,显然有点力不从心,用宗教也不是长久之计。

    李昭对杨厚照道:“首先,要把土地问题和军政问题分开。

    如果万岁爷想文明一点,那就给官兵们开蒙吧,让他们知道他们为什么被奴役,谁拿了他们的土地,我不是办了个报社吗?现在正好派上用场,让督军们先塑造万岁爷的正面想象,然后给他们灌输忠君爱国的意识,然后将要改变的地方全部张榜出来,这样那些手中握着土地的人,就不敢不把土地交出来,不交出来,咱们不要,当地的士兵也会要。然后报纸一宣传是万岁爷要让他们翻身做主,这些人又不会反您,一举两得。”

    归根结底,李昭的意思是舆论的力量大,这种事在有报纸的时候,北洋军阀袁世凯孙中山都做过。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那不文明的呢?”

    李昭笑道:“不文明就是动用武力啊,你想陷害谁,就让他提整改意见,到时候宁夏必反。

    我们可以除掉万岁爷不喜欢的人,平反之后土地也回来了,再走我之前说的办法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