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八十七章 似曾相识
    李昭坐在树荫下看书,秦姑姑又来通传:“那个恬娘又来了,要见娘娘。”

    李昭抬起头问道:“万岁爷走了吗?”

    杨厚照要整理昨天他们商量下来的结果,他有很多事要忙。

    秦姑姑摇头:“在跟张公公他们吩咐什么事,还在院子里呢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道:“好,那让恬娘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奴婢说万岁爷在。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:“所以让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眉毛挑了挑,嘴角勾着笑容,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总之很淡定,秦姑姑真的糊涂了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院外,恬娘没想到李昭这么痛快就答应见她。

    她暗暗给自己鼓劲,其实也没什么好怕的,那女子来路不明,不照样能留在皇上身边吗?她哪里都不差,皇上就喜欢这口。

    恬娘带着素素跟在小太监身后进了院子,到了院子里摆的盆栽旁,屋子里突然走出浩浩荡荡一些人,那抹明黄色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恬娘心跳的厉害,她明白,过了这个村,再找这个店就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她迎上皇帝,去给皇帝福礼:“民妇见过皇上,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恬娘只是行了个简单的礼,没有下跪,不过杨厚照是在人家,而且他有时候不拘小节。

    微微点了点头道:“陪娘娘解闷儿吧,朕要出去。”

    所以她的作用是陪那个女人解闷的?还没有册封的人,凭什么就是娘娘了。

    恬娘嫉妒的眼睛发热,见杨厚照走,她不管不顾追上去:“皇上,民妇觉得跟您似曾相识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听了转回头。

    张永是皇上的人啊,暗暗打起精神来,这个女人手段好高,她是要勾引皇上的吧?

    杨厚照这时候点头道:“别说,朕觉得你也眼熟,挺亲切,好像哪里见过。”

    恬娘喜的眉开眼笑,道:“是不是?民妇也是这么感觉的,皇上好熟悉,像是上辈子认识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上辈子三个字突然让杨厚照心头一惊,阿昭昨天才说了上辈子有人找来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告诉自己是巧合,然后就笑了,这笑容带着无聊的自嘲,是嘲笑自己能把阿昭的事和眼前这个女子联系在一起,难道阿昭说的上辈子的人其实不是阿昭丈夫,是他妻子?

    杨厚照又暗暗打量恬娘一眼,摇摇头,反正有了阿昭他就谁都不要,几辈子的都不要。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去跟娘娘解闷吧,娘娘要是不需要你,就不用来了。”

    当他看不出?这么大胆的敢调戏他说上辈子认识,肯定没安好心。

    恬娘方才还幸福的如在云端,此刻像是被一泼冷水浇醒。

    她喊道:“皇上,皇上,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皇上已经走远,留给她的,唯有嫌弃的阻拦她的内侍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李昭那边,秦姑姑可以实况转播,然后秦姑姑先是骂了恬娘一番不要脸,后不解的看着李昭:“娘娘,万岁爷自己也说了熟悉,到底怎么回事啊?奴婢怎么感觉跟您说的上辈子有关,这么瘆的荒呢?”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能再透漏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是不是万岁爷对人家有心思了?我昨天的问题就是看画本子想起来的,我随便说的呀。”

    她那无可奈何的样子,就像是反问,为什么我这么解释你们还不信。

    秦姑姑也觉得自己的想法荒唐,她道:“不会,万岁爷都赶她走了,不会是有别的心思,这次奴婢相信万岁爷。”

    李昭暗暗撇嘴,反复无常的叛徒。

    杨厚照虽然赶恬娘走了,但是恬娘到底不甘心,还说来见李昭。

    因为是杨厚照上辈子的缘分,李昭对恬娘还是很客气的,请她到屋子里喝茶。

    恬娘这次来也不是惹事的,是来跟李昭交朋友,可是入门一瞧,今日的李娘子已经换上织金的大红衣裙,料子轻薄柔软,虽红色要看起来也不会热。

    那艳丽的眉眼,画了一点点红色的胭脂,较之昨天,多了七分媚态,脸色更如桃花一般粉嫩水灵。

    恬娘都是生过孩子的女人,岂能不知道这是被男人宠爱过的结果?

    心中顿时酸涩无比,一口银牙差点没咬碎。

    但是还是强忍着怒意,回首叫着素素:“把我的礼物拿来。”

    素素脸上十分不甘心,但是行动很听话,把一个小匣子交到恬娘手上,顺便瞪了秦姑姑一眼。

    秦姑姑在李昭身后,因为这次她是主人了,所以没有跟素素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恬娘拿到匣子后递给李昭,道:“这是我给李妹妹做的一双鞋和两双袜子,不成敬意,您请收下。”

    古人送个自己做的东西是常理,绣活好的礼物会非常受欢迎。

    李昭知道,恬娘是想跟她打好关系借机接近杨厚照,但是恬娘肯定没这个机会,所以她收了也无妨,但是这些女人反复无常,万一恬娘以后跟人说,她眼皮子浅管她要东西怎么办?

    李昭最后决定,拿人家的手短,还是不要跟这个女人走太近的好。

    她没有伸手,只笑道:“我只穿我们家下人做的东西,别人的穿不惯,多谢姨娘。另外我也不喜欢和陌生人称姐道妹,姨娘可以叫我一声娘娘。”

    其实恬娘知道李昭虽然才来了一天,但是朝廷多是见风使舵的人,现在有人叫李昭李娘娘,她就是不愿意承认罢了。

    却被李昭明明白白给告诫出来,她气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。

    但是还不好发作,最后恬娘忍着怒气道:“娘娘,皇上让民妇陪您解闷儿呢,皇上对您真好,昨天在花院子里,感觉您跟皇上之前认识,是怎么认识的啊?”

    这就是探听她的**了,李昭不介意恬娘是杨厚照的老情人,甚至愿意给他们机会,让他们上辈子有缘分的人在一起说说话,如果这杨厚照爱上她,她甚至没有埋冤都会祝福他们,但是想挖她的**,那就对不起了。

    李昭手里划着碗盖,忽然间往桌上一顿,道:“万岁爷说了,别人管得着吗?所以你是想来管我们吗?”

    这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?

    恬娘忙道:“不是,民妇只是随便问问,跟娘娘聊家常而已,没想到,没想到……”没想到这人这么不懂礼数,不过后面的话她不能说出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