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九十章 找上门
    杨厚照本能的蹙眉:“你怎么做了这种梦?”

    李昭点头:“就是做了这种梦啊。”她必须告诉杨厚照这些东西,让杨厚照自己选择,不然她隐瞒下来的话,一辈子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杨厚照见李昭眸子下垂,看着地面有些心不在焉,连睫毛都是失落的样子,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停下来把李昭抱着举起来。

    李昭吓了一条,道:“你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是不是因为朕说了对那个恬娘有点眼熟,你就吃醋了?”

    这个传闻李昭当然也知道,所以她就更得告诉杨厚照。

    不过李昭没否认自己的难受,谁听到自己的男人对老情人说我们好像哪里见过谁不难受?

    李昭兴致缺缺道:“万岁爷还是放我下来了吧,兴许我的梦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见李昭真的不高兴了,放她下来,却也哄着她:“你可真是的,咱们昨天不是谈过了?就算是真的又怎么样?朕现在有你,你有朕,咱们最好了,要永远在一起,来十个上辈子的人都打出去。”

    李昭一歪头:“真的打出去?不会因为上辈子的事心痛?反正人家梦到了,可跟万岁爷说了,您自己选择。”

    她微微嘟起嘴,挑瓣一样肉嘟嘟的红色,看了让人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杨厚照心想一百个女人,也不如我的阿昭出色,他强势的把李昭背起,道:“睡在朕的身边却梦见别的女人,看来朕不够勇猛啊,小李昭,这下你要吃苦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借口也能邀请她上床吗?李昭故意在杨厚照身上蹬腿:“我不去,快放我下来。”

    她越挣扎杨厚照越兴奋,什么都不说,背着人风一样往院子里跑:“哈哈……”不在宫里的感觉,真是太爽了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书房中传来轻快的江南小曲。

    秦姑姑来送茶,听见了,问守门的张永:“万岁爷怎么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张永用嫌弃的目光看着秦姑姑:“这个问题你不应该去问娘娘吗?难道娘娘不高兴?”当然就是爽到了,一大早满屋子飘着的都是男人女人的暧昧气息,还用问。

    秦姑姑只不过随便问一句,更多的是想听这个老太监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竟然对她没好气,秦姑姑把茶盘放到张永手上:“自己送去,奴婢是伺候娘娘的人,您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送茶本来就是张永的职责,张永故意欺负秦姑姑,不然这女人跟他没交集。

    张永接过茶碗道:“老宫女,你是不是又不听话了,那咱家有你的好事可不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没理她,回屋要去找李昭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大门口传来凌乱的脚步声,随后有内侍道:“老夫人您稍等,奴婢先去通报一声……”

    秦姑姑和张永又走到一起,秦姑姑道:“好想是王家人,那个轿子里的是谁?”

    张永低声道:“可能跟昨天的事有关呢,来者不善,你先去跟娘娘说,我这边看万岁爷什么态度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赶紧回后院了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书房里,杨厚照神色有些意外:“王老夫人?王老夫人为何要见朕?”

    通报的人没说话,张永走上前去道:“万岁爷,不光是老夫人,还有那个恬娘,被人用小轿子抬着,现在是丫鬟扶着,看着病歪歪的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心想难道是来求太医的?

    ***

    杨厚照回到客厅,这才召见王家一行人。

    王老太太今年六十五岁,虽脸上没有褶子,但是满头银发,一手拄着个拐杖一手扶着丫鬟,走路都颤微微的。

    她走到地中间要行礼,杨厚照是个心软的人,抬手道:“老人家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看向左右道:“给老人家赐座。”

    张永亲自搬了个小杌子给王老太太,王老太太谢过后坐下来。

    杨厚照这时问道:“老人家,您求见朕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王老太太脸上十分为难,道:“说起来民妇实在不应该给圣上添麻烦的,但是恬娘她重病不起,我们家中郎中医术有限,只能求皇上开恩,赐个御医给恬娘瞧瞧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已经看见恬娘,跪在地上,人一直抽泣,看那耷拉的肩膀,一点力气都没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心想还真是求医的啊。

    可是求医派个人来就行,怎么病人还跟着来了呢?

    杨厚照让张永去传太医,然后道:“来都来了,那就在这里诊治吧,你们也不用太拘谨,这不算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恬娘和王老太太都在等皇上问恬娘的是什么病,这样他们就可以跟皇上告状,恬娘被李娘娘逼的寻死了。

    但是等了很久,皇上都没有询问的意思。

    恬娘自己受不了,一下子哭出来,道:“皇上,请您替小女子伸冤,小女子从未引诱过皇上,没有存过非分之想,若是李娘娘还不信,民妇可以再死一次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要往柱子上撞,被王家人拦住了,王老太太在一旁劝慰道:“你的为人我老婆子十分清楚,还能冤枉了你不是?这里还有皇上在呢,皇上会为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堂下突然就乱了起来,杨厚照听了一下,忽然脸一沉,明白了,什么求医问药,是来给李昭告状的。

    告他的女人?这些人活的不耐烦了吧?

    杨厚照突然道:“行了,朕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随即看向恬娘:“既然是没有的事,你也就别闹了,本来朕都没听说的事,你这么一闹,好想朕跟你真有其事一样,你若是真的病了,朕会派太医去给你瞧病,没有就算了,朕今日不追究你们诬陷之罪,回去思过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因为他住在王家,王家人才会有这样的面子的,否则一律掌嘴。

    恬娘听了气的满脸通红,随后一副哭腔道:“皇上,民妇是女子,女子名声何其重要?如果,如果……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她一副说不下去的样子,她以后还要留在皇上身边,太强势不合适。

    王老夫人接过恬娘的话道:“皇上,恬娘虽为姨娘,但是在我王家民妇一直拿她当女儿对待,恬娘恪守妇道,从来都没行差踏错过,今日却受了这般冤枉,人都上吊了,差点活不成,所以皇上不应该严惩造谣生事者吗?还恬娘一个公道,也让天下人知道皇上是公正无私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