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九十四章 李昭想和杨厚照分道扬镳
    ,!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个月,杨厚照一直按照李昭的方法,兴办报社,给自己刷知名度和好形象,然后广而告之要清查土地的几个条例。

    因为条例深得人心,引得当地士兵跃跃欲试的从高级将领手下夺田,但是有的人贪心不足,就是不肯吐出来,因此引发了几场械斗,当然最后都是士兵赢了。

    思想要闹革命的时候,那种浪潮锐不可当,虽然只是几场,就给旁的人演绎了前车之鉴,所以过了这几场之后,军队的土地顺利清查出来,然后都平分了下去,没有像上辈子一样引发藩王谋反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杨厚照要做的事,就是军政改革,这事是大事,他得跟内阁商量。

    李阳东在九月份的时候还是去世了,如今内阁的首辅是杨廷和,替补上来的是兵部尚书王琼。

    杨厚照非常器重王琼的才干,也倚重杨廷和的政治手段,所以分别给两个人写了信,让两个人支持他的改革。

    这天下着雪,外面北风呼啸。

    这种天气,谁都不愿意出门,何况是晚上。

    今晚王琼和杨廷和一起值班,两个人没什么意思,就在三楼一起煮茶,王琼的手艺很好,煮好了先给杨廷和倒一杯,然后自己才分给自己。

    杨廷和尝了一口道:“子佩好手艺,怎么我就泡不出来这么好喝的茶呢?”

    子佩是王琼的表字。

    王琼便跟杨廷和说了一些关于泡茶的技巧,最后王琼总结道:“治大国如烹小鲜,也可以反过来说,不管是茶道,剑道,任何道,都是人生之道,人生之道就是治国之道。”

    杨廷和笑了下问道:“子佩对皇上说的改革,可有什么意见。”

    其实二人本不必一定坐在一起,兜兜转转多做了一些其他事,为的就是讨论皇上的旨意。

    王琼道:“卑职倒是认为,皇上说的士兵的升迁和考核让兵部自己决定很好,到底士兵还是要看打仗厉不厉害,而不是其他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在信上说,军队内部升迁由上一级将领这行决定,不过高级将领,还是上级任命,而且照样有太监监军,要给士兵传达朝廷的精神,其实是皇上的精神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军队还是由三个部门共同管理,但是跟以前相比较,明显现在的权利更大了。

    而王琼是兵部尚书,他当然希望兵部权利更大,杨廷和却有顾忌,怕军人谋反,不过太监监军还要给士兵传达皇上和内阁的忠君爱国精神,这个好像可以避免谋反。

    所以皇上自己找好了退路,他又不好反驳,但是就让他这么做决定支持,他还是觉得冒进。

    王琼的意见跟他是相反的。

    杨廷和接下来就不说了,转移话题道:“皇上想不回来过年,这个不行,虽然打了一场胜仗,但是不能总在西北呆着,得想办法让皇上回来。”

    王琼点头道:“趁着要过年,让两宫太后下旨,皇上总要给面子吧?”

    如果让两宫太后下旨这件事就闹大了,还要麻烦太后。

    王琼看出杨廷和的顾虑,突然眼睛一亮道:“咱们给皇上来个大排场的接风吧,皇上不是打了胜仗吗?肯定希望得到朝廷的认可,这样他不就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因为他们这个皇上还喜欢热闹,出风头,有这么好玩的事,肯定会回来。

    但是是不是太过纵容皇帝了?打仗也不是什么好事,这样好像鼓励他一样。

    杨廷和心中一叹,这个惺帝,做的事情他都看不惯,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杨厚照接到内阁急报,请他回京,要给他搞大型迎接活动,还有王太后那边也来信了,想儿子了,让儿子回家过年。

    内阁的人这么上道,杨厚照本来不想回京的,现在一想到那人山人海欢迎他的场面,就有些心动。

    他到衙门里的后院跟李昭商量:“你说咱们回不回去?”

    西北这边的时事情都走上了正轨,其实不需要皇上一直坐镇了,藩王没反,李昭却觉得不踏实,怕那些人突然进攻太原,来谋杀杨厚照,而且是过年,是应该回去了。

    她点着头:“臣妾也想爹和明瑞了,臣妾想回去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捏着她的下巴道:“那就回去,不过你可得跟朕回宫,跟岳父和明瑞呆不了很久的。”

    李昭咬了一下唇,然后笑道:“好,跟您回宫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皇上打算回宫过年了,从京城来的一行人都开始收拾箱笼。

    李昭让秦姑姑把他们的箱笼和杨厚照的分开放,也不要用同一辆车。

    秦姑姑不解道:“为什么?您不跟万岁爷一起回宫啊?”说完眼睛一瞪,放低了声音道:“娘娘,您不跟万岁爷一起回宫啊?咱们还去流浪?”

    怎么就成了流浪了?

    李昭道:“万岁爷有万岁爷的生活,咱们有咱们的生活,只有分开才会对各自都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不是您亲口答应万岁爷跟他一起回去吗?”

    李昭嘘了声:“别让别人听见了,我那是哄万岁爷回去,他不能一直住在西北啊,但是显然的,就算我想回去,太后也不会让我回去的,到时候万岁爷又要跟太后闹不愉快,大过年的,咱们也别让太后糟心,也别让万岁爷糟心,回到京城就跟他分道扬镳,他实在纠缠,咱们就去南方溜达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长大了嘴;“还去南方啊?”

    李昭笑道:“是啊,天大地大,生活可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明天的和后天的,与其天天烦恼,不如行万里路去散心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心想这样岂不是就要跟万岁爷分开?

    李昭突然回头看着秦姑姑:“你可别跟别人说啊,张永也别说,不然咱们就不好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忙不迭点头:“不说,不说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“娘娘打算离开万岁爷,还说要带我们去南方,我就跟你说了,你可不要告诉别人。”

    不用猜,正是秦姑姑和张永在嘀嘀咕咕。

    张永等秦姑姑告诫完,用不解的目光看着秦姑姑:“娘娘时常骂你是叛徒真的不冤枉你啊,不过你觉得咱家会不告诉别人吗?不告诉别人,咱家也会告诉万岁爷啊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