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九十五章 照照伤心了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秦姑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她是故意的,这种事当然要告诉万岁爷啊,难道真的让皇后得逞。

    不过她还说交代张公公,不要说是她说的。

    张永心想你没跑了,伸出手道:“你给咱家些好处,就不供出你,不然偏说是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叉着腰道:“你这个老太监,平时吃我的还少吗?敢威胁我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说完转身要走,张永叫住她,然后背过手去,一副大爷的样子,道:“好吧,你走了就不要再来找咱家,咱家也不会告诉你,你的那个未婚夫,咱家好像已经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诧异的看着张永,随后脸色变得苍白,但是眸子中渐渐升出希望来:“真的?找到了?”

    张永一直在帮秦姑姑找未婚夫,秦姑姑的未婚夫来西北当了,就在太原下面的一个小镇。

    见秦姑姑表现如此,分明就是在意,张永感觉自己心里像是被醋泡了一下,微微的发酸,好像明白了皇上为什么总跟别的男人生气了。

    但还是忍着难受,用傲慢的声音道:“叫做胡天明吧?咱们回去的时候正好路过,咱家可以带你去看一看,你也可以跟娘娘说你不想走,总之你怎么选择应该都行的,但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他突然不说了,然后道:“没什么事,你这几天做个选择吧,离启程的日子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秦姑姑道:“不对,公公,不对,您方才还有后话。”

    张永摇头:“真没有了,咱家要去伺候万岁爷,可不能跟你一个宫女厮混,你自己去考虑吧,不管什么情况,你是宫里的人,大家都能给你撑腰,你还有什么顾虑?”

    他越是这样说,秦姑姑越觉得这人话里有话,但是这人根本不跟他解释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那矮胖的背影,秦姑姑咬了咬唇,停了很久,然后才回去伺候李昭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张永那边则一点不含糊,说要给李昭告状,就告状,但是他顺便还阴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杨厚照为了查明情况,直接把何聪叫到书房:“动身的行李箱笼都是你负责的?”

    是呀,他想负责别的,皇上也不给他机会吧。

    何聪跪在地上看了一眼张永,见张永虽然严肃,但是眼睛里透着兴奋的光,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危机,他小心翼翼的看着杨厚照。

    杨厚照道:“皇后的箱笼另放的,为何不来回禀?”

    何聪:“……”

    放个箱子而已,为什么回禀?

    “万岁爷,箱笼太多,奴婢也不知道那些是娘娘的啊。”

    杨厚照听着不怎么舒服,张永道:“万岁爷,他的意思他是管事的,不是干活的,娘娘的箱笼都不知道,他还能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杨厚照明白不舒服在哪里了,看着何聪:“什么都不知道,留你何用?”

    何聪吓得连连求饶,张永又道:“万岁爷,这老小子曾经还诋毁过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何聪吓得一大跳,问道:“张永,你少血口喷人。”

    张永不回话,看着皇上,杨厚照现在心情很不好,何聪诋毁他的皇后,罪无可恕。

    杨厚照对张永道:“拉下去交给你审问,不用来回朕,你看着处置。”

    把一个人交给他的仇人处置,这就等于默认这个人废了。

    何聪哭的哀声震天,可还是被张永给拉出去了。

    衙门里有监狱,张永让人把何聪投入到牢房里,然后交代道:“何公公体弱,可能坚持不到明天,你们都精神点。”

    狱卒会意,齐声道是。

    何聪明白张永是不想放过他,把着栏杆道:“张永,我跟你都是小过节,你还下死手啊?”

    “小过节?”张永回头笑道:“好吧,你觉得是小过节,但是你觉得你跟主子,也是小过节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主子?我跟什么主子有过节?明明就是你诬陷我,我什么时候诋毁过主子?”

    见何聪说话的时候目光躲闪一下,张永嗤嗤笑道:“真的没有吗?为什么恬娘和王老太太敢去纠缠皇上?你以为娘娘真的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何聪身子一下就定住了。

    张永冷笑道:“这回死的心服口服了吧?你想砸了别人的饭碗,这还是小过节?尝尝别人断你生路的滋味吧,看你还说不说是小过节。”

    张永真的要走了,何聪要留下他,恼羞成怒地喊道:“我还不是都因为你?咱们一同进的太子府,我哪天不比你多干活?你凭什么压在我头上,我要超过你。”

    张永又回过来来,还是那样讥讽的笑道:“凭什么?觉得你干活多委屈?皇上身边一直流传一句话,宁可得罪皇上,不要得罪皇后,你连最起码的生存信条都记不住,还想超过咱家?

    蠢材。”

    张永一甩袖子,捂着鼻子嫌弃的离去,何聪如失了魂一样的软偶,直接就瘫软在了地上,原来他做的小动作,人家早就知道……宁可得罪皇上不要得罪皇后,皇后……记仇啊!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杨厚照不知道为何,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,李昭叫道:“万岁爷,万岁爷?谁给您受气了?”

    杨厚照像是没听见,更像是前面没有她这个人,依然顾着吃饭不理人。

    李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可能是她得罪人了。

    但是到底哪里得罪人了,李昭不知道。

    吃完饭,李昭见杨厚照在书房看书,依然是绷着脸的,有些忍不住,她走过去帮杨厚照揉着肩膀:“万岁爷,这个手劲合不合适?”

    杨厚照心里十分生气,本来想把李昭赶走,可是话到嘴边,到底舍不得,冷声道:“你知道吗?今天朕处置了一个奴才,何聪。”

    李昭知道何聪在背后做过她的小动作,以为杨厚照是为了她出气,心下一片安慰,帮杨厚照揉着肩膀的手更卖力了。

    杨厚照见李昭没问原由,长叹一声道:“李昭,你终究是要离开朕的吧?”

    他知道了啊,难怪。

    李昭慢慢放下胳膊,呆呆的看着前方,杨厚照回头一看她这表情,知道自己是猜对了,哪里能不生气呢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道:“朕对你还不够好吗?你说你爱朕,到底从哪里能看出来,三天两头就是想着离开朕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